13

傷寒論新編    16

讀傷寒論須知    16

風病    17

總論    17

太陽病證總綱    17

中風涼病證總綱    18

病欲解(一)  20

病欲解(二)  20

病欲解(三)  20

何以辨之,癒與不癒?(一)  21

體健者,何時愈?(一)  21

體健者,何時愈?(二)  22

病欲解,而未愈者(一)  22

病欲解,而未愈者(二)  22

治病準則(一)  23

治病準則(二)  23

風傷衛,用桂枝湯    23

【桂枝湯】    24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一)  25

【玉屏風散】    26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二)  26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三)  26

【牡蠣散】    27

用桂枝湯之禁例(一)  27

用桂枝湯之禁例(二)  28

【葛花解酲湯加枳椇子】    28

【消渴殺蟲方】    28

用桂枝湯之禁例(三)  29

太陽病外證未解注意事項(一)  29

太陽病外證未解注意事項(二)  29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一)---熱在足太陽    29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二)---熱在足太陽    30

【桂枝加附子湯】    30

陽明病表證仍在,且表陽虛者    30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三)---熱入膀胱(1)  31

【五苓散】    31

【導尿利水法】    32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四)---熱入膀胱(2)  32

辨小便利與不利之變證    33

服桂枝湯,汗後之忌(一)  33

【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34

服桂枝湯,汗後之忌(二)  34

桂枝去芍藥加茯苓、白朮與五苓散比較    35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一) ---無表證,餘邪入肺    36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36

太陽陽明合病,太陽之邪初入陽明    37

【桂枝加葛根湯】    37

邪由太陽入陽明,兩陽合病    37

誤下之的變化:    38

皆有『喘而汗出』與以比較之    38

【葛根芩連湯】    39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二)---熱入胃經    39

【白虎加人參湯】    39

邪傷太陽十餘日後之辨證    39

何以辨其太陽病轉屬陽明    40

陽明病證總綱    40

陽明病有三    41

陽明病外證總綱    42

何緣得陽明病?    42

分別陽明胃火之盛衰    43

陽明病發熱而不惡寒(一)  44

陽明病發熱而不惡寒(二)  44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三)---熱入胃腑    44

熱邪入胃腑    45

熱邪入胃腑    45

【麻仁丸】    46

【增液湯】    46

【益胃湯】    46

餘熱入胃    46

熱結旁流,下利污水    47

熱耗腹中水氣,而有燥屎者    47

耗其津液,咽必痛    47

腎水大耗,胃中有熱(一)  48

腎水大耗,胃中有熱(二)  48

津液大耗,致使胃中燥    49

亡陽,不可下之之證    50

大熱在胃腑    50

大熱入陽明胃腑,穢氣衝頭    50

大熱入胃,穢氣上衝而煩    51

熱在陽明胃腑之變證(一)  51

熱在陽明胃腑之辨證(二)  52

小便數少,可知不久必大便    53

分別便不通譫語之虛實    54

用承氣湯之原則    54

若下之過早,言語必亂    55

能食與否之辨證    55

辨可攻與不可攻(一)  56

辨可攻與不可攻(二)  56

論攻病與否    57

辨其死證    57

陰液大耗,則絕也    58

熱火已退,雖便鞕,不可攻矣    58

【蜜煎導法】    58

【豬膽汁方】    59

【土瓜根方】    59

心下鞕滿,不可攻之(用下法之治則)  59

諸虛者,不可下(用下法之治則)  60

大下後,津液大耗,不可復下(用汗法之治則)  60

熱入陽明腑與膀胱腑之別    60

熱入手陽明    61

風邪傷及太陰脾    62

風邪入太陰脾之病理變化    62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四)---邪入肝膽    63

飲家有表媄牷G【十棗湯】VS【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64

【十棗湯】    64

邪由太陽初入少陽    65

【柴胡桂枝湯】    65

少陽病證總綱    65

少陽中風證病綱(一)  66

少陽中風證病綱(二)  66

【小柴胡湯】    67

少陽證辨證法    68

不解者,復與之,汗出則解    68

少陽證已解,渴者,為陽明病    68

表裡俱病,與少陽病別之    69

分別少陽與少陰之不同    69

邪入少陽經(一)  70

邪入少陽經(二)  71

熱入血室(一)  71

熱入血室(二)  72

熱入血室(三)  72

三陽合病,不可下之    72

三陽合病之治病準則    73

【豬苓湯】    74

三陽俱病之治則    75

太陽病,醫反下之之變證    76

反下之之變證(一)---表證未除,而胃中有寒    78

皆成痞證的寒熱在胃,何以辨之:    78

經云:桂枝湯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與葛根黃芩黃連湯。此則又與桂枝人參湯。何用藥有溫涼之異?    78

【桂枝人參湯】    79

反下之之變證(二)---邪在太陽,寒凝水氣嗆肺    79

【桂枝湯加厚朴杏仁湯】    79

反下之之變證(三)---虛證之熱邪入肺    79

反下之之變證(四)---實證之熱邪入肺    80

【瓜蒂散】    81

【參蘆散】    81

反下之之變證(五)---無表證之餘邪入肺    82

辨氣上衝,可否與桂枝湯---邪在肺,而氣上衝    82

同為邪在肺中,氣上衝咽喉,如何辨別『桂枝湯』與『瓜蒂散』證    82

反下之之變證(六)---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1)  83

承氣湯輩與大陷胸湯比較    83

【大陷胸湯】    84

反下之之變證(六)---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2)  84

結胸項強、太陽病項強、柔痙、瓜蒂散證比較    84

【大陷胸丸】    85

結胸---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3)  85

結胸---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寒)(4)  86

下表為體虛不得抗寒,致使寒邪內陷,但病位不同之比較    86

【三物白散】    87

結胸證之治則(一)  87

結胸證之治則(二)  87

辨結胸與痞    88

結胸VS痞證    89

辨結胸與疸    89

【茵陳五苓散】    90

辨結胸與瘧    90

辨結胸與藏結    91

結胸VS藏結    91

藏結---體虛,寒邪直陷入脾(一)此屬傷寒    92

藏結---體虛,寒邪直陷入脾(二)此屬傷寒    92

反下之之變證(七)---邪在心下(胃體)  93

【小陷胸湯】    93

辨邪入陽明經,妄用下法之變證    93

邪傷太陽十餘日後之辨證    94

風病論治    95

真中風:腦血管病變    95

類中風:狀似中風,但非中風    95

中風:風邪耗傷足太陽之衛氣    96

風涼    〔桂枝湯〕三錢,咳者:〔加厚朴、杏仁〕    96

風熱入胃    97

伏火(胃中久積之火)    97

熱入下焦    97

熱邪入足少陽    97

風溫    〔桂枝湯〕六錢,咳者:〔加厚樸、杏仁〕    98

風溫變證    98

榮血熱    98

心中有熱(心主不可傷,傷者死,故心包代心主受邪)    98

傷風:風邪雜於衛氣中,令其混濁,故傷風者,咳嗽痰涎、鼻塞流涕、頭痛惡寒壯熱…外感與內傷混合為病,謂之傷風。    98

春風    99

秋熱之風〔消風散〕    99

秋涼之風〔參蘇飲〕    99

冬寒之風〔大青龍湯〕    99

傷風變證    99

傷寒論新編---傷寒篇    101

前言    101

寒凝衛中之水氣    101

【桂枝薑附湯】    101

傷寒概論    102

後論    104

傷寒病證總綱    105

辨傳與不傳(一)  105

辨傳與不傳(二)  106

寒傷兩太陽,榮衛皆受寒所傷    107

【桂枝二越婢一湯】    107

寒傷兩太陽,寒邪獨留手太陽---<麻黃湯>  107

【麻黃湯】    108

邪已入肺,病初入陽明    109

傷寒宜汗之與否    109

不可太過發汗    110

宜用麻黃湯之時機    111

表未解,脈浮弱,宜桂枝湯    111

表解後,復感外邪    112

特別案例    112

衄者,熱隨血去則愈    113

脈浮緊,衄者,宜麻黃湯    113

陰陽自和者,必自癒(一)  113

陰陽自和者,必自癒(二)  114

病欲解    114

病欲解,而仍有媯    115

表病已解,虛而惡寒者    116

【芍藥甘草附子湯】    116

辨不惡寒之變證    116

表病已解,虛而體痛者    117

【桂枝新加湯】    118

表病仍在,當發汗,不可下    118

汗下後,內外俱虛(一)  119

汗下後,內外俱虛(二)  119

【六神散】    119

汗下後之變證(一)---元氣大傷,胃中虛寒    120

【乾薑附子湯】    120

汗下後之變證(二)---元氣大傷,陰盛格陽    120

【茯苓四逆湯】    121

表病當汗,反下之則心悸    121

胃陽傷,心陽不足    122

【小建中湯】    123

心陰不足    123

促脈、結脈、代脈之別    124

【炙甘草湯】    124

【十四味建中湯】    125

心陽大虛(一)  125

心陽大虛(二)  126

【桂枝甘草湯】    126

寒傷兩太陽,榮中有寒,衛中有熱    126

【桂枝麻黃各半湯】    127

寒傷兩太陽,榮中有寒,衛中大熱    127

辨桂枝二麻黃一湯與麻桂各半湯,有何差別?    128

【桂枝二麻黃一湯】    128

邪在太陽、陽明間    128

發汗多,不可更重發汗    129

足太陽有寒熱二氣交雜    130

太陽陽明合病,其病理傳變    130

太陽陽明合病,表邪猶在,不可攻下    131

太陽陽明合病,成媢磢怴A當下之    131

寒邪直入足陽明經(一)  132

【大青龍湯】    132

寒邪直入足陽明經(二)  133

誤用【青龍】,以【真武】救治之    133

寒入足陽明經,誤治之變證    133

熱入膀胱腑    134

辨其渴與不渴    135

【茯苓甘草湯】    135

熱入小腸腑,下血者    136

【桃核承氣湯】    136

熱入小腸腑,蓄血證    137

【抵當湯】    137

熱入小腸腑,蓄血證    138

熱入小腸腑,蓄血證輕者    138

【抵當丸】    138

餘熱入肺    139

【梔子豉湯】    139

吐劑之別    139

餘熱入肺    139

餘熱入肺    140

餘熱入肺    140

餘熱入肺    141

大熱入肺    141

【梔子甘草豉湯】    141

餘熱入肺和胃體    142

【梔子厚朴湯】    142

用梔子湯須知    142

妄用吐法,而胃中虛寒    143

餘熱入胃,成痞者    144

【大黃黃連瀉心湯】    145

餘熱入胃,成痞者    145

餘熱入胃,表陽虛,成痞者    145

【附子瀉心湯】    146

痞家治則(一)  146

痞家治則(二)  146

辨傷寒感傳與中風感傳之別    147

太陽之邪初入陽明    147

【葛根湯】    148

【葛根加半夏湯】    148

傷寒感傳初入陽明(一)  148

傷寒感傳初入陽明(二)  149

寒化大熱入陽明經    149

大熱入足陽明經    149

熱結在裡,表裡俱熱    150

大熱入足陽明經    150

寒化大熱入陽明經    151

大熱在陽明經而成厥    151

傷寒感傳陽明脈大    151

表證未解,不可攻    152

病在堙A不可更發汗    152

此為欲解也    152

熱入胃腑    153

寒化熱入胃腑    154

【調胃承氣湯】    154

熱火伏在陽明胃腑    154

論病的流變    154

黃疸治則    155

陽明溼熱黃疸,必小便不利    155

表證未解,溼熱入陽明,成黃疸    156

【麻黃連軺赤小豆湯】    156

媄狺揭b,溼熱入陽明,成黃疸    156

【茵陳蒿湯】    157

無表媄牷A溼熱入陽明,成黃疸    157

如何分別這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茵陳蒿湯、梔子柏皮湯三證    157

【梔子柏皮湯】    158

火劫取汗,溼熱入陽明,成黃疸    158

瘀熱在堙A溼熱入陽明,成黃疸    158

虛熱入肺,夾濕,成黃疸    159

熱瘀在胃中(一)  159

熱瘀在胃中(二)  160

熱入血室(一)  161

熱入血室(二)  161

熱在榮中(一)  161

熱在榮中(二)  162

三焦大熱    162

少陽證不可單用發汗法    163

少陽病欲解    163

傷寒邪不復傳之病理    164

傷寒邪由三陽轉屬三陰之病理    164

太陽之邪轉入少陽,兩陽合病    164

陽明少陽合病,成媢磢怴A當下之    165

太陽少陽合病之治則(一)---不可汗    165

太陽少陽合病之治則(二)---不可下    166

太陽少陽合病之治則(三)---不可下    166

邪入少陽經    166

邪傷少陽經    167

邪已深入少陽,又兼有陽明媢篜    167

【柴胡加芒硝湯】    168

邪傷少陽肝木剋胃土    168

汗下後未解,反使邪傷少陽之表    168

【柴胡桂枝乾薑湯】    169

復下後,邪陷少陽或少陽陽明併病    169

邪入少陽、陽明併病    170

辨三陽合病    170

三陽合病,陽明經有大熱    171

寒熱交雜在胸、胃中(一)  171

【黃連湯】    171

寒熱交雜在胸、胃中(二)  172

熱入少陰,傷其腎水    172

熱邪入少陰腎,殃及手少陰    173

【黃連阿膠湯】    173

腎中有熱    174

少陰有火    174

【豬膚湯】    174

邪傷少陰,腎水不得上潮    174

【甘草湯】    175

【桔梗湯】    175

腎水不能滋咽,使致喉中有痰    175

何以辨其【半夏散及湯】咽中痛,與【桔梗湯】之咽痛之異    175

【半夏散及湯】    175

腎水不能滋咽,使致生瘡    176

【苦酒湯】    176

邪入少陰,腎水虧虛    176

少陰有邪,無水潤腸(一)  177

少陰有邪,無水潤腸(二)  177

熱邪入小腸腑    177

體功能生熱入厥陰    178

熱入厥陰    178

熱入厥陰,後欲自解之病理(一)  178

熱入厥陰,後欲自解之病理(二)  179

濕熱之邪傷厥陰,成熱痢證    179

【白頭翁湯】    179

寒邪上浮入肺(一)  180

【梔子乾薑湯】    180

寒邪上浮入肺(二)  180

【梔子生薑豉湯】    181

寒邪入胃,成痞者    181

【甘草瀉心湯】    181

寒邪直入下焦    182

【赤石脂禹餘糧湯】    182

寒凝衛氣為水,積於肌表細胞中    183

【桂枝去芍,加茯苓、白朮湯】    183

寒凝胃氣為水,積於胃中    184

【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    184

比較苓桂甘棗湯與苓桂朮甘湯之不同:    184

若其人有宿疾,傷寒之後的用藥就要多加斟酌:    185

水濕在胃體,復感寒邪傷足太陽(一)  185

【小青龍湯】    186

水濕在胃體,復感寒邪傷足太陽(二)  187

寒入膀胱腑,使邪水凌心    187

【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    187

寒邪入胃,凝胃氣為水,而嘔者    188

中風、傷寒所造成的痞證結胸    188

【生薑瀉心湯】    189

寒邪入陽明經    189

胃中有寒(一)  190

胃中有寒(二)  190

陽明胃腑有寒(一)  191

陽明胃腑有寒(二)  191

陽明胃腑有寒(三)  192

寒凝胃氣,泛化為痰    192

寒傷足陽明,殃及足太陰與足少陰    192

【真武湯】    193

胃中虛寒,殃及厥陰肝經    193

論胃中虛冷之病理    194

胃中虛冷,不可攻,攻之必噦    195

胃中虛冷,不可飲水,飲之則噦    195

誤攻、飲冷,皆可致饐    195

誤攻、飲冷,皆可致饐    196

便不通,致使噦而腹滿    196

邪傳入少陽之變證    197

【半夏瀉心湯】    197

病解後,胃中虛寒(一)  197

【旋覆代赭石湯】    198

病解後,胃中虛寒(二)  198

吐、嘔、噦、呃逆、欬逆、吃逆、噫氣:    199

直中陰寒    199

【參附湯加茯苓】    200

太陰病證總綱    200

寒邪傷及太陰脾(一)  200

寒邪傷及太陰脾(二)  201

【理中圓】    201

寒邪入足太陰    202

脾中有寒    203

【四逆湯】    203

寒傷足太陰    204

【回陽救急湯】    204

表陽衰,而奡H盛(一)  204

表陽衰,而奡H盛(二)  205

寒氣過重,傷及太陰,下利尤甚    205

皆是太陰脾寒,其【白通湯】與四逆湯之異,在於寒傷足太陰之輕重之別。    205

【白通湯】    205

寒傷足太陰,成陰盛格陽,下利甚    206

【白通加豬膽汁湯】    206

論太陰病,小便色白之病理    207

辨太陰病可否用吐法之證    207

脾中有熱之熱格證    208

【乾薑黃連黃芩人參湯】    208

明辨表裡救治先後(一)  209

明辨表裡救治先後(二)  209

表病仍在,堣ㄚ瑼怴A當發汗    210

脾中有寒之治則    210

脾中有寒,誤汗救治之法    210

【厚朴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    210

誤汗,表仍不解為媢    211

表證誤下後,邪氣入太陰(一)---別其寒熱之證    211

【桂枝加芍藥湯】    212

【桂枝加大黃湯】    212

表證誤下後,邪氣入太陰(二)---別其寒熱證之用藥    212

邪傷太陰,邪正皆衰    213

寒傷足太陰,影響手少陰    213

【通脈四逆湯】    214

少陰病證總綱    214

脈弱者,不當汗下    214

脈弱汗之,則亡陽    215

治病原則---病在堙A不可發汗    215

病在堙A勿汗之壞證---下厥上竭    216

少陰病,欲自解    216

邪欲離少陰之病理(一)  216

邪欲離少陰之病理(二)  217

寒傷手足少陰    217

麻黃附子細辛湯VS.蒼耳散    218

【麻黃附子細辛湯】    218

【蒼耳散】    218

寒傷手少陰心    219

麻黃附子細辛湯VS.麻黃附子甘草湯    219

【麻黃附子甘草湯】    219

寒傷足少陰腎(一)  219

寒傷足少陰腎(二)  220

【附子湯】    220

少陰痙(一)  220

少陰痙(二)  221

寒阻經脈,使致四逆    221

【四逆散】    222

邪在太陰,而成痢證    222

【桃花湯】    222

邪在太陰,轉虛寒久痢(一)  223

邪在太陰,轉虛寒久痢(二)  223

明辨表堣妥H熱    223

少陰病,反不臥寐者,死    224

寒凝腎氣,不能上腦,死    224

寒凝腎氣,腎水不能疏佈全身,死    224

厥陰病證總綱    225

治病原則(一)  225

治病原則(二)---寒閉,不可下    226

厥陰病,欲自解    226

欲自解之病理(一)  226

欲自解之病理(二)  227

【瀉青丸】    227

以脈象辨,濕盛、邪盛、欲自解    227

脈證不和,寒熱交雜之厥證    228

寒傷足厥陰    228

寒邪入足厥陰    229

【吳茱萸湯】    229

寒傷厥陰肝    229

寒傷手足太陽,殃及足太陰與手少陰    230

【當歸四逆湯】    230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231

厥陰壞證,利不止者,難治    231

厥陰死證    231

厥陰死證(一)---正虛邪盛者,死    231

厥陰死證(二)---汗出不止者,死    232

厥陰死證(三)---脈不還者,死    232

厥陰死證(四)---陰陽相背者,死    232

寒傷厥陰之藏厥    233

藏厥與蚘厥之別    233

【烏梅丸】    234

說明邪氣在體內之寒熱進退    235

說明厥證之陰陽進退(一)  235

說明厥證之陰陽進退,其後之病理變化(二)  235

說明厥證之病理流變    236

論厥證之邪陷深淺,與病變之狀    237

肝廱瘍,不可治嘔    237

【散群湯】    237

寒厥之證不可用寒藥    238

厥證之水濕積於胃中,使邪水凌心    238

厥陰受邪,而下虛,面帶陽    238

厥證,殃及手少陰血脈    239

勞復、食復、陰陽易病    240

勞復、食復、陰陽易病證總論    240

差後,過勞,邪傷經表---勞復    240

【枳實梔子豉湯】    241

【調榮養衛湯】    241

差後,體虛,邪在半表半媔    241

差後,胃虛,土虛不能治水    242

【牡蠣澤瀉散】    242

差後,榮衛不調,身體轉虛寒    243

【炙草乾薑湯】    243

差後,榮衛不調,虛熱傷氣    243

【竹葉石膏湯】    243

差後,胃虛,強食積胃---食復    244

差後,行房,自復病,傳易伴侶---房勞復、陰陽易    244

中寒(增補)  246

寒邪直中陽明胃腑    246

【參附湯加茯苓】    246

直中故,而殃及足厥陰    246

【救腑回陽湯】    247

直中故,進而傷及足厥陰    247

【蕩陰救命湯】    247

寒氣直入足厥陰    248

【寬肝湯】    248

太陽陽明合病,太陽之邪初入陽明    248

【桂枝加葛根湯】    249

 

    不知源自何時,中醫界竟然分門別派,大致上言,有經方派、溫病派、火神派、時方派、李東垣的胃氣為本派、朱丹溪的生活起居失常引發諸病派,更有筋骨推拿,不一法師的棍棒按摩,又有疼痛療法,伸筋療法,更有針灸、內功、氣功、腳底按摩,不勝枚舉,各有各的說法,各有各的療效,誰說不行的,又有誰敢保證哪一派才是正治?經方派瞧不起溫病派,溫病派認為經方派的膚淺,火神派信誓旦旦可治百病,為何卻有一堆人使用後出大事?皆是未明病理病因所致,未能真正瞭解天地運化與人體運作的一群人,以管窺天,自以為是,我非常反對這種言論,天地有天地運作的模式,人體有人體應對的方式,當人體的運作無法循天地的運作時,人的氣血運作就出事了,體健者尚可自我調適,體弱者則病矣!外邪的風寒暑濕燥火,內傷的七情之傷,皆可為病,更有那不內外因的突然傷害,豈可一視同仁,雖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但人若能順應天地之變而造作適當的調適,不就沒事了嗎?因此各種調適的方法出籠,各有所長,各有所短,自在難免,又何苦手殘抱缺,而不接受其他人的方法呢?我不是經方派的,但是我要用人體運作的機制,來註解傷寒論,並把它重新排列,有問題的條文重新整理,以利後學者能看懂此書所言何物,張前輩把寒氣傷人由肌表入所造成的病變,寫得很清楚,祇因排列上有出入,造成許多人看不懂,再加上過去醫學初起,或許是各派未能溝通交流,造成傷寒論用藥有攻無補,是為美中不足,前輩也用宜、與、可與之類字眼帶過去,意要後人有更好的方法來修正,為何還是那麼多人墨守成規不敢修正,是能力不足還是敬老尊賢?我不知道,但是我認為醫本來就是要救人的,不是病好了就算了事,修正後能使人更健康,豈非好事一樁,所以大膽的修正有問題的條文,並指出該方劑使用上的缺失,作為比較,而且用中醫生理學的角度,來說明病理的變化,讓大家能看得懂並瞭解,才是最重要的。

    中醫生理學請參考草菅人命一書所說的,你不用懷疑,也不用到處找經典找出處,那是我從醫方集解裡的方劑說論與註解堙A點點滴滴累積整理出來的,若你不信,自己去核對,在初級班上課時,都曾指明那一段在寫什麼,學員們也都清楚了解,用它來解析傷寒論,更可以明白書中在講甚麼,缺失在何處,要如何修正,但請務必清楚,這本書只是談傷寒論,至於濕、暍、暑、溫,也只是稍微提一下,這本書也就不再列入,日後再來補溫病三焦辨證的正誤,讓外淫六邪能分門別類的敘述開來,免得後學者混淆不清。

    六邪各有其性,寒則凝,性遲滯,氣血不通,這是寒,不能代表其他的邪氣也相同,許多人就犯這錯誤,也因前人的註解,說是寒化熱,可能嗎?又不是西遊記,盡說些牛鬼蛇神,千變萬化,也因這個錯誤的註解,造成多少人誤以為溫病暑病也一樣,這是食古不化的論調。必須要瞭解,寒傷人則人必生熱以抗寒,這個熱是體功能的熱,是不能瀉的熱,所以病初起則必以辛溫散寒之法以逐之;若為溫熱者,是外邪之熱,故必清之而後能康復,治病的基準就不同了;若體功能無法阻寒氣內侵,才會有寒傷臟腑的四逆湯類。若體功能強者,則生熱化寒,造成寒熱共存於體內,才有甘草瀉心湯、黃連湯,寒熱並施之治;若寒為熱所化,則餘熱在體內,造成體熱不化的熱病,當施以清熱泄實法以除餘熱。反是溫熱病,以熱性急速,病勢蔓延較快,殺人更快,所以治病者要用跳躍式的清瀉,因為變化太快,但是邪熱必傷陰,所以病後當大補其陰,不若傷寒的體熱,傷陰較輕,大都不須補陰,但是有大熱傷陰者,不補行嗎?此美中不足所在。看這本書之前,先要對六邪之性要瞭解。再如秋燥必刑肝木,木必生火以平金,此即燥氣化火,請問此火可以瀉或清嗎?此為木生火,是體功能的火,心火若清泄,,豈非要人命,故必治以辛涼,佐以甘潤,豈可見火清火瀉實,更何況客氣秋燥乃天地之氣,你能改變它嗎?學者當於正化、對化、復氣、標氣、邪氣中求其標本之治,切莫以為病就是傷寒之屬,那可是會誤治要人命的。

    這本書所列的,純為傷寒之變,有一小撮是寒濕,秋傷於濕,復感於寒的小青龍湯證,以及心下停飲的苓桂朮甘湯,與膀胱水邪的苓桂甘棗湯而已,寒濕還有一大堆未提,更惶論濕與濕溫,學者不可固步自封,以為這就是疾病的全貌,那樣會害死人的!在此特別提醒,等我有空,其他的溫病與暑、濕、燥、火,以及風濕、濕溫、風火再好好整理給各位參考,不懂傷寒者溫病更不會懂,所以要先把傷寒的根基打好,才有辦法瞭解,溫病、時方是在說甚麼,暫且稍安勿躁。


 

 


傷寒論新編

讀傷寒論須知

【基本須知】

l   氣血論與其生理循環→須熟知基本中醫生理學,以及氣血在體內循行的途徑,才能明白疾病的傳變,如某一臟腑氣血不行時,會如何影響其他臟腑。

l   筋表深淺與經絡的關係→須熟知三陰三陽脈,由體表至骨的深淺位置。

<須熟知其表媦h次,才能理解其病理變化>

         手太陰肺經   (皮毛)

足太陽膀胱經 衛     細胞            足少陽 (筋表)

          手太陽小腸經 榮            小腸     足厥陰 (筋裡)

足陽明胃經         

          足太陰脾經         手少陰心經

足少陰腎經 骨                       膀胱  

 


【專有名詞】

l   何謂虛實→實者,邪氣盛也,並非臟腑強盛之意。虛者,自身元氣虛弱。

【讀傷寒須注意】

l   古文簡樸,須前後貫通,例:

n   第一條、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n   第二條、太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

n   看第二條時,有看到太陽病,可知道這是此系列的,所以必須把太陽之為病的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融入此中風條文堶情C由此可知,中風者,發熱、汗出、脈浮緩、頭項強痛而惡風寒。

l   莫被註解所囿,例:

n   第一條、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n   此處『太陽』不僅是註解()所謂之足太陽,尚包含手太陽。

l   咬文嚼字須細辨

n   桂枝湯『主』之:意指非用桂枝湯不可。

n   『宜』桂枝湯:這些標病成因不一,所以除了桂枝湯之外,仍可考慮其他藥方。

u  以『自汗出』為例:除了風中衛的桂枝湯證,也可能是表陽虛而中風邪的玉屏風散證,或是表陽不固而汗出的牡蠣散證。

n   『可與』桂枝湯:出現這些標病,姑且用桂枝湯一試,萬一不行,要再想其他辦法。

l   多方審思:條文中『醫反下之』後的變證,千萬別被侷限於用寒藥攻下,要從不同角度去思考,當知並非誤下後才會得此證,體虛者無能量抗邪,邪也會循經入堙C

【臨床運用】

l   不隨書生病,條文所述之病理探討,臨證仍須活用,不囿限於原文順序,例:

n   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則愈。

n   臨床上,應該在初病時即先用針法瀉熱,再與桂枝湯,而非條文所述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才可刺之再與。

l   不隨書生病,條文所述之標病,未必樣樣皆合才可用藥,也未必樣樣都合就可用藥。應注意四時節氣,與當下氣候之變化,地理位置的不同用藥就不同,怎能以『有是證用是藥』之詞來塘塞。當記『盡信書,不如無書』,要讀就要讀透,不可偏執。

風病

總論

()太陽主表,為一身之外籓,總六經而統榮衛。

() (1)凡外因百病襲人,必先於表。

    (2)表氣壯,則衛固榮守,邪由何入!

      經曰:「雖有大風苛毒,勿之能害」是也。

    (3)若表氣虛,則榮衛之氣不能禦外,故邪得而乘之。

      經曰:「虛邪不能獨傷人,必因身形之虛而後客之也。」

() (1)衛,陽也。榮,陰也。

    (2)風,陽邪也。寒,陰邪也。

    (3)邪之害人,各從其類。

    (4)故中風,則衛受之。傷寒,則榮受之。

() (1)衛分受邪,則有汗,為虛邪à桂枝證也。

    (2)榮分受邪,則無汗,為實邪à麻黃證也。

    (3)榮衛俱受邪,均無汗,皆為實邪à大青龍證也。

    大綱三法。用之得當,其邪立解,用違其法,變病百出。

【註】

l   「太陽」→包括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陽膀胱經。

l   百病必先從肌表侵入,氣壯不管外邪何等強盛皆不得入,唯體虛時,外邪才有辦法可趁虛而入。

l   虛者,元氣虛;實者,邪氣實也:

n   風吹水耗,衛外之氣(水氣)轉虛,故風邪亦稱為虛邪。

n   寒傷心火,則使火衰,此火乃榮血也,然寒氣入侵而腠理閉,抗邪之熱與寒邪之氣皆不得出,二氣在堳h氣盛,故寒邪亦稱為實邪。

l   此言風傷衛,係指風涼風冷而言,非指風寒,若為風熱,則常有傷及榮分之時,而為諸瘡斑疹,如消風散、人參敗毒散等。

l   此言寒傷榮,係指傷寒寒邪入榮中者,但寒入榮中,必過衛而入榮,而在衛未傷及榮分,則當以桂枝薑附湯溫之。

l   外邪傷人各從其性,不可單以傷衛傷榮論治。此為單指傷寒而言。

太陽病證總綱

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此乃表病必有之證)

【註】

l   這一條是太陽病的總綱:後面所有會提到太陽病的地方,都要自動加上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l   「太陽」→包括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陽膀胱經。後面所說的太陽皆是如此。

l   風邪中衛,寒邪傷榮,均表病,故會出現:

n   脈浮→表病脈,表有邪體功能必起而抗邪,故脈浮,其有脈不浮者,表示體功能不足,傷寒論中所有用藥都不適合,必須調整使用。

n   頭項強痛、惡寒→表證。氣血為邪所阻,頭為六陽之會,邪傷則陽氣為邪所阻,故頭項強痛。

n   風邪傷,循行足太陽,由上額,交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連風府。

n   寒邪傷,循行至頭、兩頸側,故寒邪造成的頭項強痛遍布兩側,較風邪嚴重,可揉後谿、合谷、列缺以緩解之。

l   病理解析:

n   脈浮:邪客太陽經,病位在表,元氣抗邪,阻邪內侵,故浮。

n   頭項強痛:火性上炎至頭頸項背,而熱則脹,故頭痛項強。

n   惡寒:衛被邪傷,元氣耗,故惡寒。

n   惡風跟惡寒之起因有何分別,然其理同源,皆是元氣受傷,故有惡寒必會有惡風。

【補註】

l   由此條可知,感冒不一定會咳嗽、流鼻水,嚴格說來,當外邪干擾榮衛之氣的交換運作,造成缺氧而呵欠連連時,即已感冒,不必等到頭項強痛。

l   凡太陽之為病,皆有脈浮,頭項強痛,惡寒等證,故後太陽病皆須加之。

l   若有證狀而脈不浮者,是為元氣不足,無法使邪浮於表,有汗宜補中益氣湯加減,無汗宜再造散,氣虛者宜六神散,而氣虛兼有高熱不退者宜銀白湯。

中風涼病證總綱

太陽病,發熱,汗出,惡寒,脈緩者,名曰中風。

【註】

l   此中風與傷風有別也:仲景論中,而不直言傷風者。恐後學不察,以咳嗽、鼻塞、聲重之傷風,混同立論。故以「中」字別之。

l   咳嗽、流鼻水,屬內傷,屬傷風,無表證時,忌用表藥,否則腠理大開,更易招邪內侵,有表裡證才是傷風,學者當謹記。傷寒也兼有內傷,用藥小心。

l   汪琥曰:此中風,非東垣所云中府、中藏、中血脈之真中風。

l   綜合第一條,則太陽中風者,脈浮緩、惡風寒、汗出、發熱、頭項強痛。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指脈浮、頭項強痛、惡寒,後文皆須如此加之。

n   發熱:風傷衛,衛氣(水氣)弱則不足以制榮血之火,榮火獨亢,則發熱。

n   汗出:衛中有邪,則把榮中水氣(心液)蒸出以排病邪,故會自汗出而黏膩。

n   惡風寒:風傷衛氣,而衛外之氣不足,故惡風寒。

n   脈緩:衛傷,衛氣為了排邪,造成衛氣流動較快且柔軟。

【補註】

l   以後凡提到「中風」,都是指脈浮緩、汗出、發熱、頭項強痛而惡風寒。

l   一般而言,心肺脈俱浮、脾在中、肝腎俱沉,而在腎之下、潛伏在骨邊者為伏脈。

l   脈概略介紹:

n   人一呼一吸脈四動,正常而言每分鐘呼吸18次,脈動72次。

u  前二脈為中風脈。

u  浮脈:為浮到肌表,嚴重者目視即可見。

u  緩脈:風傷衛、熱在衛中,會使衛氣流動較快,每分鐘脈動80~90次。

u  正常脈:每分鐘呼吸18次,脈動72次。即所謂一息四至。

u  遲脈:寒氣造成的,一呼一吸脈三動,每分鐘動54次。

 

 

 

衛氣 ︵         風傷衛的浮

 

 

 

榮氣          寒傷榮的浮

 

 

 

1.

肺俱

 

 

 

2.  

心浮

 

 

 

3.     

脾胃在中

 

 

4.        

肝俱

 

 

 

5.           

腎沉

 

 

 

  伏脈

 

 

 

 

l   發熱之異:

n   風邪熱,屬外邪傷人所致,為外邪熱。

n   寒氣入體,體功能起而發熱抗之,然因腠理密閉,熱氣悶在堶悼眶o高燒,故寒邪熱為體功能的熱。

n   暑邪發熱,屬外邪熱火直入陽明,熱不得出,故暑邪傷人也會發高熱。

n   濕邪,屬內熱:濕氣在表,身痛、腰痛、骨節痛,甚則一身盡痛,微熱昏倦,係自身為排濕而產生的熱,是為微熱。

n   虛者,腎水不足以制心火的,陰虛火旺亦會發熱,這時的熱在傍晚會感覺特別熱。

l   結論:只要有外邪傷人,則體功能必會起而抗之,接著會發燒,因火性上炎,所以會頭痛。

l   題外話:夏天熱得受不了,必開冷氣才能睡?

n   暑氣在身,然被冷氣壓住,出不來,惡性循環,變成沒冷氣會活不下去。

n   用【附子理中湯】、【四逆湯】輩好好溫一溫,可以嗎?

u  體內一直在加溫,奈何外寒實在太重,氣血凝住,則藥力無法見效。

u  須配合吹風機,用溫熱之氣,把寒氣吹掉,讓氣血動,熱氣才能外洩。所以然者,脈靜身涼,哪裡還要冷氣,連電扇都可不用。

病欲解()

欲自解者,必當先煩,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

脈浮,故知汗出自解也。

【註】

l   「欲自解而未解,先煩」者→為邪正相爭,作汗之兆也。

l   汗為五穀之精,即胃氣也。

l   病理解析:

n   必當先煩:因代償性體功能起而凝聚,故會感到煩。

n   脈浮,可期之汗出則解:此時的脈會越浮越高,乃因衛氣為了排邪故也,然汗出則可帶走邪熱,邪出則自解也。

【補註】

l   由此條可知,發燒時非但不可退燒,把汗壓制不出,反而要用吹風機等方法來加溫,以幫助體功能,使汗出邪解,發燒退。

病欲解()

病六七日,手足三部脈皆至,大煩,而口噤不能言,其人躁擾者。

必欲解也。

【註】

l   手足三部脈皆至→為正氣盛。

l   邪氣雖盛,必欲解也。

l   病理解析:

n   病六七天,三陽三陰已行一輪,然邪亦被體功能消耗殆盡。

n   大煩:代償性體功能起而抗邪,故會大煩。

n   其人躁擾:肝腎亦起而抗邪,故也。

n   口噤不能言:為了抗病邪,以致元氣耗傷,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則口噤不得言。

l   此時可與【六神散】、【補中益氣湯】補其元氣,防止邪趁虛復入。

【補註】

l   病了六、七天,三陰三陽已走了一圈了,邪已被體功能消耗的差不多了,然而因為體功能也大耗,所以代償性體功能起來代之,會有大煩的感覺,甚至肝腎功能都起來抗病邪,致使其人躁擾。

l   為了抗病邪,自身的元氣也會跟著消耗,人會很煩、牙關咬得緊緊的、不能說話、也會躁煩,最後打贏了,邪就排出了!

l   雖說打贏了,但體功能也受到相當大的摧殘,所以口噤不得言,故病後必須大補元氣,才不會在青黃不接時復感病邪,而病更重。

病欲解()

若脈和,其人大煩,目重瞼,內際黃者,此欲解也。

【註】

l   病理解析:

n   脈和:表示邪已退。

n   其人大煩:體虛,而元氣傷,則以代償性體功能以代之,故會煩。

n   目重瞼:元氣耗傷,想睡,用休息以恢復元氣。

n   內際黃者:眼睛內眥泛黃,胃氣來復之徵,胃氣化五穀之精,以補衛氣。

增補

l   欲自解之文,雖曰自解,此元氣勝邪也,然元氣亦大耗,故病後須大補其元氣,免生後患。可與之補中益氣湯、腎氣丸等,隨證以治之。

【補註】

l   綜合前病欲解()()

n   均在闡述體功能與病邪的強弱進退。

n   雖打贏了,然元氣大傷,故回過頭來,要趕快用補中益氣湯、腎氣丸等,補強肝腎功能。

何以辨之,癒與不癒?()

問曰:病脈欲之愈、未愈者,何以別之?

答曰:寸口、關上、尺中三處,大小、浮沉、遲數同等,雖有寒熱不解者,此脈陰陽為平和,雖劇當愈。

【註】

l   此條是講,如何以病脈來分別,其病會好或不會好。

l   病理解析:

n   若脈皆為平和,則可知榮衛之氣能互相協調,雖身上有寒熱不解之證,或病邪仍盛之感,因榮衛平和,故當癒。以邪不勝正故也。

體健者,何時愈?()

病有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

發於陽者,七日愈。發於陰者,六日愈。以陽數七,陰數六故也。

【註】

l   「病」,謂中風、傷寒也。

n   有初病,「發熱而惡寒者」:是為中風之病,發於「衛陽」者是也。

n   有初病,「無熱而惡寒者」:是為傷寒之病,發於「榮陰」者是也。

l   以陽數七,陰數六何也?

n   陽病發於日,陰病發於夜,循經六日當癒,故陽病頭尾雖是七日,然總時辰還是六日,以循經盡故也。

l   病理解析:

n   發於陽,係風傷衛;發於陰,係寒傷榮。

n   陽者七日愈,陰者六日愈,為何?因一日之始以陰為首,類推以行三陰三陽,應為六日,然一日之陽於陰後,故陽者會多一日愈。

【補註】

l   此條是對於體健者而言,與六經循行和病癒的關係。

n   體健者,體功能可自行排邪,不需藥物輔助,大致可合此數而愈,但現今之人,體健者少,大多是不健康的。

n   體弱者,那就沒那麼幸運啦!

體健者,何時愈?()

問曰:凡欲知何時得,何時愈?

答曰:假令夜半得病者,明日日中愈。日中得病者,夜半愈。

      何以言之?

      日中得病,夜半愈者,以陽得陰則解也。

      夜半得病,明日日中愈者,以陰得陽則解也。

【註】

l   此條講,體健者,藉由天候、陰陽之變化,使氣血調和,以排病邪。

l   病理解析:

n   夜半得病係陰寒之時,至日中屬陽極之時,便可調和;反之亦然。

【補註】

l   體健者感邪,雖無法當下便將邪排出,但靠著氣候、陰陽的變化,輔助體內血氣的調和,一樣可把病毒排出。

l   由此條可知,服完藥後,未必能在一、二個時辰內,速見效果,有時仍須天時配合。現在用吹風機,立即可解,也不必等太久。

病欲解,而未愈者()

太陽病,頭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其行經盡,故也。

若欲作再經者→鍼足陽明,使之不傳則愈。

【註】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頭痛,至第七天好了,是因為六經已經繞過一圈,體功能已把病邪消耗殆盡所致。

n   若病邪較強,至七日後,會再次循行六經,此時以堵截法,刺足陽明之足三里、衝陽穴,以瀉其熱,使邪不得入陽明,則愈。

病欲解,而未愈者()

風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醫宗必讀:不愈者死。)

【註】

l   病理解析:

n   風病,已與桂枝湯汗出表解,而仍有餘邪在身,此時因循行六經二輪而邪盡除,故十二日愈。

n   不癒者,元氣敗,而難治。

l   醫宗必讀:不癒則死。→因病邪已行三陰三陽兩輪,此時元氣必大耗,若不癒,病必難治也,未必言死。

治病準則()

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下之為逆。

                  欲解外者,宜【桂枝湯】。

【註】

l   此條講若診病時,仍見有外證者,不可用下法,若下者,乃錯誤療法。

l   若此時想解外證者,可用桂枝湯解之。

l   王肯堂曰:但有一毫頭痛惡寒,即為表證未解,不可下也。

治病準則()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愈。

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

今脈浮,故知在外,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

【註】

l   太陽病已先發汗,但表仍不解,此時不繼續想其他辦法解表,反而用下法→若脈浮者,可知表仍未解,故未痊癒也。

l   脈浮表示病邪在表,不趕快解表,反用下法,當然不會痊癒,以病位不合故。

l   脈浮表示病邪並未內陷,而仍在表,所以當務之急是解表。欲解外證,還是得用桂枝湯發汗以解之。

治病準則()

本發汗,而復下之,此為逆也,若先發汗,治不為逆。

本先下之,而反汗之,為逆,若先下之,治不為逆。

【註】

l   此條再次強調治病的原則,反之則不癒也。

l   治病基本原則:

n   病在外,當汗不當下。

n   病在內,當下不當汗。

l   汪琥曰:治傷寒之法,表證急者即宜汗,媄珓瑼怬Y宜下,不可拘於先汗後下也。治病要找對病位與病因,相合者,病可隨手而解。

風傷衛,用桂枝湯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

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註】

l   「陰陽」→指榮衛而言。非指寸尺、浮沉。

l   榮分之浮較之衛分之浮,則無力而弱→故曰:「陽浮而陰弱」也。

l   皮毛內合於肺。皮毛不固,則氣壅而「鼻鳴」矣。

l   胸中者,陽氣之本。衛陽為風邪所干,不能疏布→胃氣上逆,而為「乾嘔」。

l   病理解析:

n   太陽中風:脈浮緩,發熱,汗出,頭項強痛,而惡風寒。

n   陽浮:足太陽有邪,則氣會上浮以排邪。

n   陰弱:手太陽水氣被蒸散,以排邪,故榮氣會不足而轉弱。

n   惡風寒:風邪所傷,使衛氣不足,榮衛不合,元氣弱,故惡風寒。

n   發熱:風邪續在足太陽中,蒸手太陽水氣()上浮,因汗出可瀉熱,故熱而不致高熱也。

n   鼻鳴:足太陽有風邪時,衛氣為其所阻,而無法順行入細胞,則反壅入肺,故會噴嚏。

n   乾嘔:胃氣欲入肺,然肺氣已壅塞,胃氣不得順行,則胃氣上逆,故乾嘔。若壅塞過度,胃氣不得疏泄,而吐者,臨床也常見到。

l   以上皆為風傷衛所生之標病,故用【桂枝湯】溫化水氣,以補衛氣、祛風邪。然亦有二方配合溫風灸之,可解其病:

(1)  【補中益氣湯】

(2)  【蔥豉湯】加生薑熬濃湯。

n   然足太陽行經腦後,若處理不當,熱脹破血管、形成瘀血,則腦後皺如沙皮狗,而有脫髮、視網膜剝離...等等的病變。

l   傷寒論中,以後會提到:寒氣入侵,若自身陽氣不足,要用小建中湯慢慢補陽;若心陰不足者,要用炙甘草湯的補陰之法。

圓角矩形:      空氣                                     膀胱
                                            
胃          衛氣在       細胞      手太陽
    肺                            小腸腑  腎 肝 心 胃
氣          足太陽     氣血交換    小腸經
                                                                       十
                                                                    
                                                                       二
                                          脾臟     肝     膽汁    
                                                                       指
                                                                    
                                                                       腸
(氣跑到心臟,刺激竇房結跳動)   心                   榮氣              
                                            
                                 (補充消耗的血)
(脾疏布到胃腸道,胃腐熟水穀    腎    脾    肝   肺   心                衛氣循行
會耗水,血轉濃,故在腎補充水氣)       脾統血                                       
                                 (脾散精,主疏布)
                                                排出廢氣                    榮氣循行

 

 

 

 

 

 

 

 

 

 

 


【桂枝湯】

桂枝[三錢]、芍藥[三錢]、炙草[三錢]、生薑(切)[三錢]、大棗(擘)[二枚]

(1)  水覆煎,香氣大出即取服。

(2)  啜熱稀粥,以助藥力。

(3)  溫覆,令一時許,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且會元氣大傷。

(4)  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後服,不必盡劑;若不汗,刺風池、風府,更服,依前法;又不汗,服後當小促其間,半日許,令三服盡。

(5)  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觀之。

(6)  服一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乃服至二、三劑。

(7)  禁生冷、黏滑、肉麵、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註】

l   記法:芍桂草薑棗。

l   不可久煎,須知久煎取質,香氣大出取其氣,今取其氣發散之功,故不可久煎。

l   不可久服,此為溫補之劑,久服令人生瘡

l   區域性用藥:(以北半球而言)

n   北方:宜溫覆法,地域關係,腠理皆閉,以溫覆使腠理開,則邪易出。

n   南方:宜啜熱稀粥,以助藥力即可,若用溫覆法,使大汗出,病雖可除,但腠理大開,邪氣易再長驅而入。

l   服一劑盡,證猶在者,因邪氣強故,速刺風池、風府,瀉其風邪,再與桂枝湯,則愈。若不愈不可用藥猛攻,改用攻補兼施的再造散。

n   臨床治病:先針再藥,而不是一味用藥猛攻,徒受其害。

l   黏滑物指糯米類;肉麵分指肉和所有小麥所製成的食物,因小麥為寒涼之品;五辛指辛辣之品;酒酪指酒與一切奶製品;臭惡物指油炸品與一切高營養食品,而易傷血,致使日後易生瘡腫。

【方義】

l   主要用在升發胃氣,以補衛氣之不足。

l   桂枝為君:辛溫,辛能發散,溫通衛陽。桂枝能制木,除風邪,又可溫散脾津。

l   芍藥為臣:酸寒,酸能收斂,寒走榮陰。

l   生薑之辛:佐桂枝,以解表。

l   大棗之甘:佐芍藥,以和中。

l   甘草甘平:調和中氣、表堙A和諸藥。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

太陽病,發熱,榮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

【註】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已有發燒,又自汗出,乃榮中水氣被熱蒸出,榮氣轉弱,而衛中邪強的表現,可與【桂枝湯】或【玉屏風散】,隨證施治。

【補註】

l   【玉屏風散】:治表陽虛而受風邪者。

l   咬文嚼字:主之vs.vs.可與

n   主之:必須。

n   宜:可考慮。

n   卻與、可與:可以用此方,不癒再另想它法。僅供參考用方。

l   汗出位置的不同:

n   自汗出:全身性的。

n   頭汗出,躋頸而還:陽獨亢而陰不足,如大陷胸湯證。

n   腰以上有汗,腰以下無汗。此是陰不足,陽上脫。

n   左半邊有汗,右半邊無汗:所謂的半身汗為榮衛大失和之兆,小心真中風。

l   汗的性質:

n   汗出黏膩:此時的汗為心液,榮中之水氣。

n   汗出如水:此時的汗為五穀之精,衛中的水氣。

【玉屏風散】

炙黃耆[一兩]、防風[一兩]、炒白朮[二兩]

共末,每服三錢。

【註】

l   主治:氣虛表弱,而受風邪者。

l   桂枝湯亦可治玉屏風散證,因它也是溫化水氣以補衛氣之藥,故亦可用。

l   跟桂枝證之差別:玉屏風散證,亦會發熱,但無鼻鳴、乾嘔之證。

【方義】

l   主要用以益衛固表,故名玉屏風。

l   黃耆為君:補氣,專固肌表。

l   白朮為臣:益脾,脾主肌肉。

l   防風為使:去風,為風藥卒徒,而黃耆畏之。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

病人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癒者→衛氣不和也。

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

【註】

l   病人臟腑無其它毛病,但常會發熱,而一直不好者,是衛氣不和、內有邪氣的表現,可考慮用【桂枝湯】補氣。

l   臟:即臟腑也。

l   此條用【玉屏風散】較多,因氣虛表弱,而病不易癒故。

宜桂枝湯之時機,與其變異()

病常自汗出者,此為榮氣和。

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諧和,故爾。

以榮行脈中,衛行脈外。

復發其汗,榮衛和則愈,宜【桂枝湯】

【註】

l   榮行脈中,衛行脈外:此係榮衛相對而言,然榮有榮之脈管,衛有衛之脈管,而榮氣為血氣,衛氣為水氣。榮氣行於有形的血脈之中,而衛氣行於無形脈中。EX:無菌性腦膜炎乃衛氣脈管爆裂造成。

l   病理解析:

n   常自汗出,係為榮氣正常運作,然榮氣外的衛有邪,此所謂的榮衛不調,則發汗以排邪,榮衛調和,則病癒,可考慮【桂枝湯】。

n   此條證若為表陽不固,無發熱,汗不黏膩而大出者,夏日甚者,會膚爛,宜【牡蠣散】。

n   牡蠣散證之病理解析:

→表陽不固,陽為陰之衛,陽氣虛,則衛不固。

→汗不止:汗為心液,心中有火,而表又不固,則汗不止。

→無發熱:因汗不止,以致熱隨汗出,故無發熱。

→夏日甚者,膚爛:濕浸傷皮膚故也。

【補註】

l   比較桂枝湯、玉屏風散、牡蠣散之不同:

n   桂枝湯:風傷衛

u  可治【玉屏風散】證,但無助於表陽不固大汗出的【牡蠣散】證。

n   玉屏風散:表陽虛而受風邪

u  由黃耆、白朮、防風組成。

u  會發熱,但無鼻鳴、乾嘔等證。

u  有時亦可代【桂枝湯】而用。

n   牡蠣散:表陽不固大汗出。

u  陽氣因汗而大瀉,體功能大耗,故不會發熱,嚴重的,夏天會導致皮膚潰爛。

【牡蠣散】

牡蠣[一錢]、黃耆[一錢]、麻黃根[一錢]、浮小麥[百粒]

水煎服。

【方義】

l   以牡蠣、浮小麥之寒涼,去煩熱而止汗。

l   以黃耆、麻黃根之甘溫,走肌表而固衛。

用桂枝湯之禁例()

《桂枝》本為解肌→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不可與也。

常須識此,勿令誤也。

【註】

l   夫「桂枝湯,本為解肌」→中風表虛之藥也。

l   「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乃傷寒經表之病,「不可與也」。

l   當須識此為【麻黃湯】證,勿令誤與【桂枝湯】也。

l   病理解析:

n   桂枝湯可刺激胃產生胃氣,進入肺和空氣混合後,產生衛外之氣,以補受邪所傷的衛外之氣。

n   桂枝湯證,為脈浮緩,發熱汗出,由此可知,緊脈為寒之病脈,而有無汗,可知腠理是否密閉,然今見脈浮緊,發熱無汗,則為寒傷榮之【麻黃湯】證。若誤用桂枝湯,則病更重,熱更高。

n   為何用桂枝湯,會病更重?然因傷寒腠理閉,而內有熱以抗邪,若再用桂枝湯溫補,而不開腠理瀉熱,反熱上加熱,故病更重矣。

用桂枝湯之禁例()

若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之則嘔。

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註】

l   酒客:好飲酒之人。

l   酒客病:過飲所生的病。

l   病理解析:

n   酒客病:頭痛、發熱、汗出、嘔吐。此狀似桂枝湯證。

n   得之則嘔:因桂枝湯乃溫補之劑,然酒乃濕熱之品,酒客為濕熱所傷,故若以桂枝湯與之,熱上加熱,火性上炎,則嘔。

n   酒客不喜甘:此甘乃指溫補也,濕熱為病,故不喜。

n   此條正確治則:應與【葛花解酲湯加枳椇子】。

→葛花解酲湯,除濕熱;加枳椇子,解酒。

本草備要:屋外有枳椇樹,屋內釀酒多不佳。

【補註】

l   腹中有酒蟲的人,不喝酒無以度日,須以【消渴殺蟲方】治小酒蟲。大酒蟲者,書上有記載,烈日下把人綁在下風處的樹幹上,上風處放一桶酒,酒蟲會從嘴巴鑽出,待其入酒缸中,密封後,入火中煆之,以免害人。

【葛花解酲湯加枳椇子】

葛花、豆蔻、砂仁、木香、青皮、陳皮、人參、白朮()、茯苓、神麴()、乾薑、豬苓、澤瀉、枳椇子

【註】

l   飲食無度→濕熱之毒積於腸胃。

l   主治:治酒積,解酒除濕熱。

【方義】

l   葛花:獨入陽明,令濕熱從肌肉而解。

l   豆蔻、砂仁:辛散解酒。

l   神麴:解酒化食。

l   木香、乾薑:調氣溫中。

l   青皮、陳皮:除痰疏滯。

l   二苓、澤瀉:驅濕熱從小便出。

l   飲多則中氣傷,故又加參、朮,以補其氣。

l   枳椇子:解酒。

n   東垣曰:『葛花解酒而發散,不如枳椇。』由此可知枳椇之妙,故必加。

【消渴殺蟲方】

苦楝根。

(1)  治新白皮一握,切焙,入麝香少許,煎,空心服。

(2)  雖困頓,不妨取下蟲三、四條,類蚘而色紅,其渴乃止。

【註】

l   主治:治飲酒消渴有蟲。

l   消渴一證,有蟲耗其津液而成者。

l   此病是因為好飲酒,食高營養品、油炸等,久積成胃熱,胃中濕熱則蟲生,故以此方解之。

【方義】

l   苦楝根:能引濕熱下行,利小便,苦寒有小毒可殺蟲。

用桂枝湯之禁例()

凡服【桂枝湯】吐者→必吐濃血。

【註】

l   此條應對照前條酒客病。

l   病理解析:

n   凡服桂枝湯吐者,必吐濃血:酒乃濕熱之物,此熱已傷其榮血,然復以桂枝之甘溫,使熱更盛,而更耗血中之液,血轉濃則吐濃血。甚者,吐血塊。

【補註】

l   在此須辨別『濃』與『膿』的不同:

n   膿:白色的,為細胞腐敗之物。此條若為膿是不可能的,都已成胃癌,怎可能還去喝酒變酒客病!

n   濃:濃乃為水耗故,是為濃度變高的濃。熱盛,耗血中之液,則血轉濃。

太陽病外證未解注意事項()

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下之為逆。

                  欲解外者,宜【桂枝湯】。

【註】

l   此條講表證者,不可以用下藥,只要有絲毫表證者,下之,則會有很多變證,學者當須識此,勿令誤也。然為風傷衛之表證者宜桂枝湯。

太陽病外證未解注意事項()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愈。

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

今脈浮,故知在外,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

【註】

l   太陽病,已用發汗法,而仍不解者,不繼續想其他解表之法,反用下法→若脈浮者,可知邪仍在表,而病未癒也。

l   脈浮表示邪尚在表,然反用下法下之,則病必不癒。

l   今雖反下之,然見脈浮,表示邪未內陷,仍在表,故應解表,而表解則愈,宜用桂枝湯發汗矣。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在足太陽

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刺風池、風府,再與【桂枝湯】

【註】

l   病理解析:

n   煩者:代償性體功能起故也。

n   反煩不解:代償性體功能已起而抗邪,然邪強難除,故反煩不解。

n   刺風池、風府:風池屬膽經,風府屬督脈,然肝膽為木,主風,風為陽邪,而督脈為諸陽之會,刺之,令風邪無所藏。

n   服桂枝湯係再補足衛氣,然體功能不足致津不化氣,故代償性體功能起而抗邪,當代償性體功能仍不足,或邪太強時,則必須刺風池、風府以瀉其熱,再與桂枝湯補之。

l   臨床須知:先針再藥,而非一昧用藥猛攻,徒受其害矣。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在足太陽

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

【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註】

l   此條為太陽本病,或因與桂枝湯、用溫覆法、飲熱粥而致使發汗過當之變證。

l   病理解析:

n   遂漏不止:汗如流水,而不止。

n   惡風:汗出不止,使其表陽不固,元氣虛,故惡風。

n   小便難:水皆由汗而出,故無尿可出,小便難矣。

n   四肢微急,難以屈伸:津液大耗,筋失所養,無液潤筋,故也。

l   太陽病,或用桂枝湯、或用溫覆法,所造成的壞病。

【補註】

l   由此條可知,真中外邪的真中風,必有手足攣急之狀。然世上常說的中風,則多為類中風。

n   痰火內發型的真中風,亦有攣急的現象。

l   辨風邪傷人,所會產生之風病,大致可分:

n   中風:風耗傷足太陽之衛氣。

n   真中風:腦血管病變。

n   傷風:風邪入足太陽,令衛氣混濁。

n   另有破傷風:此乃傷口被風邪所襲,而潰流膿水。

    【防風通聖散加全蠍】主之。

      ※類中風:狀似真中風之證,但非風病。

u  此條並非風病,但放於此以對比較之。

u  類中風有暑中、寒中、中惡...等等,由此可知非風邪所引起。

【桂枝加附子湯】

於【桂枝湯】方內,加附子[兩錢]

餘依【桂枝湯】法

【方義】

l   桂枝湯:和榮衛,解風邪。

l   附子:汗為心液,故加之以補心陽,更有斂汗之功。

陽明病表證仍在,且表陽虛者

陽明病,脈遲,汗出多,發熱,微惡寒者,表未解也→可發汗,宜【桂枝湯】。

【註】

l   此條為汗出過多,造成表陽虛,以桂枝湯溫補衛中水氣。

l   病理解析

n   脈遲:汗出過多致使元氣大耗,故會脈遲。

n   發熱:體功能為了要溫化水氣,以補不足的衛氣,故會發熱。

n   惡寒:體虛,故惡寒也。

n   此處既然已經表陽虛了,當以桂枝湯再加【附子】補其心陽,防止日後因表陽虛衰,造成手足瘛瘲。以邪已入陽明,仍宜加葛根,以除進入陽明之邪。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入膀胱(1)

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

煩燥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衛氣和則愈。

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註】

l   病理解析:

n   胃中乾:大汗出後,衛氣大耗,然衛氣乃為胃氣與肺氣相合而成,故衛氣大耗,則胃氣亦大耗,大耗則乾。

n   胃氣無法正常運行,則陽入陰之路無以順行,故躁擾不得眠。

n   少少與飲之:想喝水,微飲潤胃,解胃中熱火,使胃和則愈。此時亦可用五汁飲微和之。

n   脈浮:表示邪尚在肌表。

u  水喝入時,雖可轉成衛氣,但因足太陽微有小熱,水氣馬上被熱所耗,且因無水氣下行入膀胱,故小便量少。整個人成消渴狀→喝進去的水都沒有從尿道出來,不知道哪去了,故曰消。

u  熱邪循經入膀胱,造成尿不能凝成水下流,故小便不利,而少腹脹滿。

【補註】

l   此時宜以【導尿利水法】,利其小便,若病不解,再與【五苓散】則愈。

l   此條為小便不利,反觀若尿多者:

n   陽虛(日間)多尿→【補中益氣湯加益智仁、白菓】。

n   陰虛(夜間)多尿,下焦寒→【腎氣丸去澤瀉,加益智仁、白菓】。

n   日夜多尿→【生地、知母、黃柏、山茱萸、五味子】。

n   濕熱所造成的尿數而欠→【桑螵蛸散】。

n   寒入膀胱的漏尿→【豬小肚納白胡椒子燉服】。

【五苓散】

豬苓(去黑皮)[三錢]、茯苓[三錢]、澤瀉[七錢]、白朮[三錢]、桂[五錢]

(1)  上五味,為散,更於臼中杵之。

(2)  每服三錢,服之,日三服。

(3)  多飲暖水,汗出則愈。

【註】

l   內利水腑:把膀胱水氣往下導。

l   外解表熱:用桂枝以外解太陽之表。

l   兩相作用:使邪能從小便出。

【方義】

l   二苓為君:甘淡入肺,而通膀胱。

l   澤瀉為臣:甘鹹入腎膀胱,而利水道。

l   白朮為佐:苦溫以健脾去濕。

l   肉桂為使:辛熱,熱因熱用,引入膀胱以化其氣,使濕熱之邪,從尿而出。

【補註】

l   若發熱不解

n   以『桂』易『桂枝』。

n   服後多服暖水,令汗出則癒。

l   此方不只治停水、小便不利之堙A而猶解停水、發熱之表也。

l   加『人參』名【春澤湯】,其意專在助氣化以生津。

l   加『茵陳』名【茵陳五苓散】,治濕熱發黃,表堣ㄨ瞗A小便不利者,無不效也。

【導尿利水法】

(1)  蔥管導尿法

(2)  坐浴法

(3)  坐蔥法

【註】

l   方法解說:

n   蔥管導尿法:將蔥管切開,捲成管,汁液潤其表,再入尿道,尿即可順管道而出。

n   坐浴法:浸泡冷水及腰,降膀胱的溫度,尿即可出。

n   坐蔥法:蔥切細,炒熱,脫褲而坐,可將尿氣利出。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入膀胱(2)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者,有表媄牷A渴欲飲水,小便不利,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註】

l   病理解析:

n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此是太陽表證。

n   渴欲飲水,小便不利,水入則吐:是為膀胱腑證。

n   熱入膀胱,熱則氣不得凝,凝才可成尿而出,此時因熱故尿不得出。氣不得凝,反上壅於胃,胃氣壅塞,故水入則吐也。然因體內有熱而耗水,而欲補太陽之水,則渴而欲飲。

n   煩,乃因尿不出故也。

【補註】

l   此時因水入則吐,所以不當先服藥,應先以導尿利水法,尿出則胃氣不壅,這時再與藥才不會吐出來。

l   此時用【五苓散】,須在口內慢慢含化,讓藥力到達膀胱。

l   此時為水入則吐,不宜再多服暖水,都飲水即吐了,多服豈不是吐更凶?但若是上條條文會消渴者,才可多服暖水,且不須含化。

l   題外話:若夜多尿者:係因下焦虛寒,故須溫腎,宜【腎氣丸去澤瀉,加益智仁、白果】。

辨小便利與不利之變證

太陽病:小便利者,以飲水多→必心下悸。

        小便少者→必苦堳璊]。

【註】

l   此條可參照上上條之少少與飲,可知少飲不可多,多飲反生他病也。

l   此條是講,原本只是少少與飲之,但如果喝太多,會有心下悸、苦裡急等變證。

l   病理解析:

n   小便利,飲水多:

→胃中水寒之氣無以化,邪水凌心,故會心下悸。亦因心為火臟,而水多則受制也。

→治法:【苓桂朮薑湯】解胃中水寒之氣。或苓桂术甘湯瀉胃中之水。

n   小便少:

→必苦堳獢A然因尿不通,難受不已故。

→治法:【導尿利水法】→【五苓散】。

【補註】

l   太陽初病,不欲飲水,將傳陽明,則欲飲水,此其常也。今太陽初病,即飲水多,其人平素必胃燥可知。但小心!溫病亦有渴證。

l   假設胃陽不衰,則所飲之水,亦可以敷布於外,作汗而解。今飲水多,而胃陽不充,即使小便利,亦必停中焦,而為心下悸。若小便少,則水停下焦,必苦堳獢C

服桂枝湯,汗後之忌()

發汗後:飲水多→必喘。

        以水灌之→亦喘。

【註】

l   病理解析:

n   汗為心液,發汗傷手少陰心經,然心與小腸相表裡,則用足太陽之衛氣以補之(請參照生理循環圖.附圖一)

n   若衛氣有缺氧?應從更上游的胃氣來補。(參照生理循環圖.附圖一)

u  原本稍稍與飲,使胃氣和即解。

u  偏偏水喝太多,為了氣化進來的水,水寒之氣令胃熱大耗,反而無法順利繼續產生胃氣。

u  肺一方面沒有胃氣進來,一方面又不斷消耗衛氣(送去給手太陽補汗後不足)。衛氣不足則缺氧,呼吸急促而喘,此時應與【苓桂朮薑湯】解胃中水寒之氣。

u  此處所說的水寒並非水屬寒性,然因化氣必耗胃熱,故水多則會使胃熱大耗。

n   以水灌之,則是以冷水澆洗或如西醫用酒精瀉熱者。

u  邪熱在身,卻硬讓身體冷卻,使得足太陽忽然受寒,會造成衛氣凝在細胞中。

u  衛氣無法進入細胞,則反壅入肺,加上細胞內氧的替換率不夠,故會喘。

【補註】

l   此二種發喘之治法:

n   飲水過多:【苓桂朮薑湯】解胃中寒濕。

n   以水灌之,細胞水腫:【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桂枝湯:解風邪。

→去芍藥:為酸濇之品,使水難以利。

→茯苓、白朮:均為利水之劑,可將細胞內的水滲出。

→另外有兩種治法:

1.  現代科技方:吹風機溫化寒凝亦可。

2.  用【瓜蒂散】吐上焦之邪亦可。

【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1)  於『桂枝湯』方內去芍藥,加茯苓、白朮各三錢。

(2)  餘依『桂枝湯』法煎服。

(3)  小便利,則愈。

【註】

l   此方即『苓桂朮甘湯』,而有生薑、大棗。其意專在解肌,利水次之,故用生薑、大棗佐桂枝以通津液而取汗也。『苓桂朮甘湯』,不用生薑、大棗,而加茯苓,其意專在利水,扶陽次之,故倍加茯苓,君桂枝,於利水中扶陽也。然『苓桂朮薑湯』是再加生薑以溫中散寒水,此為胃中有水寒故也。

【方義】

l   桂枝湯:解風邪。

l   茯苓、白朮:均為利水之劑,把細胞內的水氣,透析出來。

l   生薑、大棗:佐桂枝以通津液而取汗。

l   去芍藥:為酸濇之品,會使水與細胞扣得更死,故宜去之。

服桂枝湯,汗後之忌()

病在陽,應以汗解之。反以冷水潠之,若灌之:

其熱卻不得去,彌更益煩,肉上粟起,意欲飲水,反不渴者→服【文蛤散】。若不差者,與【五苓散】。其人渴者→與【五苓散】。

身熱,皮粟不解,欲引衣自覆者。若以水潠之、洗之:亦令熱被卻,不得出。當汗而不汗,則煩。

假令汗出已,腹中痛,與【芍藥二兩】如上法。與【桂枝湯加芍藥】。

【註】

l   此條應與上條對照著看,此條是將以水潠之的變證,與辨其傷寒中風之異。

太陽風病:

l   病在陽,應以汗解之:邪傷到了足太陽,應用解肌發汗法解其邪。

l   反以冷水潠之,若灌之:不發汗除邪,卻用蓮蓬頭沖淋冷水,或用整桶冷水沖灌。

l   其熱卻不得去,彌更益煩,肉上粟起:因為突然間感到水寒之氣,反造成腠理密閉,起雞皮疙瘩。由於熱被肌膚封住、人會更為煩躁。

l   意欲飲水,其人更渴,服【五苓散】:

n   由於衛氣被水寒之氣凝住,水不能順行,熱又被肌膚封住,其人必想飲水以解之。

n   應直接與以【五苓散】:外解太陽表寒,內利太陽膀胱水腑→膀胱水動則衛氣動,凝結在足太陽的水寒之氣就會解開。

n   原文為『意欲飲水,反不渴者,服【文蛤散】。若不差者,與【五苓散】』:

u  體功能欲飲水解熱,但足太陽氣不行,喝下去的水積著,故嘴不乾渴;是為意欲飲水,反不渴者。這種情況可用【文蛤散】。

u  然根本不可能不渴,故改為:『意欲飲水,其人更渴,服【五苓散】』。

l   太陽風病,不解肌發汗,反用水沖淋,或以酒精擦拭:

桂枝去芍藥加茯苓、白朮與五苓散比較
 

桂枝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五苓散

水凝之處

細胞內

足太陽經表兼膀胱腑病

症狀

全身微水腫,皮膚泛水光色,頭項強痛,身熱,無汗,喘

身熱,煩渴,尿不出來,或是飲水則吐

藥理

桂枝解肌發表,茯苓白朮引細胞內濕氣下小腸、入膀胱。

外解太陽表寒,內利膀胱水腑。利足太陽水,以行足太陽衛氣,消散表寒。

傷寒:

l   身熱,皮粟不解,欲引衣自覆者:由於惡寒而引衣自覆,可看出傷於寒。寒邪傷人,造成腠理密閉,故會發燒、起雞皮疙瘩。

l   若以水潠之、洗之,亦令熱被冷卻,而不得出。當汗而不汗,則煩:

n   傷寒本身就會腠理密閉,熱不得出而發高燒,當用【麻黃湯】發汗。

n   不發汗反用冷水沖灌,則腠理更為密閉,熱更不得出,擾其心主,而人更煩。

n   太陽病不汗,反用冷水沖灌,搞成外寒內熱,屬於風寒兩傷,可考慮【大青龍湯】和解之。

l   假令汗出已,腹中痛,與芍藥甘草湯。

n   用水沖灌,再用麻黃湯、大青龍湯...等輩發汗,致表堶捄瞗A寒氣入胃,造成肚子疼痛。

n   此時不宜用『芍藥三兩』,應用【芍藥甘草湯】,以和其肝平其胃,木不剋土,則胃和而不痛。

n   若兼有表邪未清,宜【桂枝湯倍芍藥】。

【補註】

l   此段條文總結:不論太陽風證,或傷寒,身體發熱時,萬不可逕以水寒之物退燒。

n   若如此,將會使足太陽之氣凝結,而病勢更重。

n   用冰枕比冷水更為猛烈,會使腦袋氣凝、遺憾終生。例如:會有變呆子、鬼剃頭...等難治之證出現,當避免之。

n   寒傷榮,再投以水寒之物,無異是寒上加寒,心火受不了,則心臟會出事。例如:寒傷心主而心悸的炙甘草湯證...等等。

n   由此反思,熱火燙傷,照西醫說法,用冷水沖泡、睡冰枕或酒精擦是對嗎?當三思,勿令誤也。

n   西醫亂搞,感冒退燒又點滴,心臟倒大楣就換心,能有幾顆心可換?存活率會高嗎?就算存活,又是那樣活的苦不堪言,每天與抗排斥針打交道,何苦來哉!!

u  針灸時,若有針斷在肉堙A不理它,久而久之,身體體液就會將它溶解,既然如此體液就不會將心臟溶掉?抗排斥藥是打心酸的嗎?當藥力失效時,死的比沒換心的更快。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 ---無表證,餘邪入肺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

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註】

l   病理解析:

n   不可更行桂枝湯:已無表證,且餘邪入肺,故不可再用風傷衛之表藥。

n   無大熱:五臟六腑皆有大熱,唯肺無大熱,因肺主皮毛,可直接散熱。

n   汗出而喘:肺中有熱,須汗出以散熱,則耗胃氣,汗為五穀之精,即胃氣也。然胃氣被耗,則無氣入肺,缺氧,故喘。此時非咳嗽,乃因邪獨在太陰肺,阻肺氣入足太陽造成缺氧,故喘,火刑金也會有咳證。

【補註】

l   風傷衛,桂枝湯主之,寒傷榮,麻黃湯主之,發汗後,邪已衰,然餘邪入肺,故喘,但無大熱,用麻杏甘石湯。

l   此條須注意,麻杏甘石湯非用於咳嗽濃痰。患症初起,辨證時,必見其汗出而喘、無大熱,邪在肺中,才可用。當慎之,今人誤用者多矣。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麻黃(去節)[四錢]、杏仁(去皮尖)[五錢]、炙草[二錢]、石膏(綿堙A碎)[五錢]

(1)  先煮石膏,因其屬礦石,氣味難出故也。

(2)  再納諸藥,微煮令香氣大出,即取服。

(3)  去滓,溫服,頻飲,令藥力接續。

【方義】

l   麻黃:清肺中之邪,此時並非清太陽之表邪。

l   杏仁:降肺氣。

l   甘草:緩肺急,而和中。

l   石膏:清肺熱。

太陽陽明合病,太陽之邪初入陽明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註】

l   此條是說明邪氣初由太陽轉入陽明之兩陽合病,當與【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l   病理解析

n   風邪傷其太陽層,耗其中之水氣,並殃及陽明經,陽明乃多氣多血之經,而邪氣會轉入陽明,可知在榮衛層已擋不住,且榮衛層之氣血兩耗,無氣血以潤經,衛氣行於足太陽膀胱經,此經循行於項背,故項背之筋,無液潤而燥,燥則拘急緊縮,所以言其項背几几。

n   反汗出者,可知邪為風涼而非風寒,寒則腠理俱閉,當是無汗,今反汗出,可見人為風涼所傷,故以桂枝湯解衛水不足,再加葛根清陽明微邪即可。

n   汗出則表氣必虛,衛外之氣不足,畏外邪復傷,故會惡風。

【桂枝加葛根湯】

於桂枝湯方內加葛根[三錢],餘依桂枝湯法。

【方義】

l   桂枝湯:溫脾補衛水。

l   葛根:引衛水入陽明,清陽明之熱。

邪由太陽入陽明,兩陽合病

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芩連湯】主之。

【註】

l   此條是在說桂枝證,反用下法使邪入陽明經而成的協熱利,當用葛根芩連湯。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當用桂枝湯解表,卻用下法,引風邪傷衛之熱大部分內陷陽明胃經,造成協熱利。

n   表未解也:指的是仍有病邪在太陽經,只是大多已轉入陽明。

n   脈促者:乃陽明經表邪未解。

n   汗出:陽明乃多氣多血之經,熱蒸太陽,故使汗出。

n   喘者:胃氣被耗衛氣不足使人缺氧,故喘。又火刑金,其人必咳。

n   協熱利:此邪在表反下之,虛其腸胃,表邪趁虛入堙A故協熱而利不止。而協熱與糟粕共出,所以會腐臭如爛泥。

n   葛根黃芩黃連湯

u  方中四倍葛根以為君,芩、連、甘草為之佐。

u  專解陽明之肌表(經表),兼清胃中之媦騿A此清解中,兼解表堛k(表裡,是為胃經胃腑)

n   醫反下之---意義

u  告誡醫者,不要用錯藥。

u  就算無下藥,體弱者,病數天後,病邪亦會內陷。

誤下之的變化:

 

桂枝杏仁厚朴湯

桂枝人參湯

葛根黃芩黃連湯

理中湯加葛根

病理

風中為寒凝衛氣嗆肺。

病全在衛氣層。

表有風邪傷衛之熱。

埵酗U藥之寒。

風邪傷衛之熱,大部分內陷陽明胃經。

病在太陽經少,而陽明經多。

風邪傷衛之熱已退。

埵酗U藥之寒。

表:太陽肌表

表:太陽肌表

堙G陽明胃腑

表:陽明胃經

堙G陽明胃腑

表:陽明胃經

堙G陽明胃腑

邪全在表

表邪媯

表埵頃

媯磪B寒

脈象

脈緩有力

脈緩無力

脈促有力

沉遲或微弱

症狀

微喘、無痰

下利而喘、

心下痞

汗出而喘、

協熱利、

不惡寒

腹痛、身痠痛、欲嘔

治則

解表(太陽)

發表(太陽)

+(胃腑)

表堥漜M()

協熱利

體功能內熱

外邪熱

寒利

 

【補註】

皆有『喘而汗出』與以比較之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葛根黃芩黃連湯

病位

胃經

下利

X

協熱利

發燒程度

無大熱

→因為汗下法後僅剩餘熱()

大熱

→陽明多氣多血,邪入陽明不得出,必成大熱

 

【葛根芩連湯】

葛根[八錢]、甘草()[二錢]、黃芩[二錢]、黃連[二錢]

(1)  先煮葛根,再納諸藥煎。(或加薑、棗)

【註】

l   不治利而利自止,不治喘而喘自止矣,又陽明表堥漈悀妒k也。

【方義】

l   此方用於散陽明表邪,清陽明媦騿C

l   葛根為君:能升陽明清氣,專治陽明之表,又為治瀉聖藥。

l   黃芩、黃連:苦寒,以清媦騿C

l   甘草:調胃氣以和中。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入胃經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註】

l   此條為過劑生邪,造成陽明大熱之證,但也有可能是體功能所生的熱,不能執著於過劑生邪,只要能造成胃經大熱者,就可考慮白虎湯證。

l   服桂枝湯後,大汗出,邪非但不往外走,反而內陷入足陽明胃經,由於津液已為大汗所傷,致使胃中乾躁,故會口渴。用白虎湯以清熱,加人參以生津。

l   病理解析:

n   大汗出:此處的大汗出,汗不黏膩,而狀如雨下。

n   大煩渴:此時邪應汗出而解,反不解,而陷入胃經,而津液已為大汗所傷,以致胃中乾,故會煩渴。此為陽明證。

n   脈洪大:陽明脈也。

l   然未服桂枝湯,邪已內陷亦應與之白虎加人參湯。

【白虎加人參湯】

知母[五錢]、石膏()[一兩]、甘草()[三錢]、粳米[一合]、人參[三錢]

【方義】

l   石膏為君:為辛寒重墜之品。辛能解肌熱,能走外;寒能勝胃火;重墜之性以沉內。

l   知母為臣:苦潤,苦以瀉火,潤以滋燥。

l   甘草、粳米為佐:和中,使瀉火時不傷土。

l   加人參:以固正陽,補中益氣而生津。

邪傷太陽十餘日後之辨證

太陽病,十日以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

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湯】。

脈但浮者→與【麻黃湯】。

【註】

l   太陽病,生病已經十幾天了,這麼長的時間邪正之氣相戰,正氣必大傷,這時候,如果見到脈浮細,而且很想睡覺的患者,這表示表邪已經被正氣所排出了。假設這時候胸口悶悶脹脹的、兩脅下會痛,雖然表病已經解了,但仍有落網之魚的病邪溜到少陽來,此時宜以【小柴胡湯】解之。

l   然這時若脈浮仍有表病者,無汗用【麻黃湯】、【葛根湯】等解其表寒,有汗則以【桂枝加葛根湯】汗解之。

l   病理解析

n   已經十幾天的耗傷,必大耗元陽,雖然如此邪亦大耗也,如果這時候邪氣已經被元氣耗盡,身體總算鬆了一口氣,會以嗜睡來恢復體力,而脈浮細則表示現在體功能虛弱之徵。如果可以的話,雖說欲解,還是以【補中益氣湯】補補所耗傷的氣,一來加速恢復的速度,二來不令外邪再次趁虛而入矣。

n   假設此時元氣大傷,而外邪雖然已經沒有全在表層,而在半表半堣坐硍孛g者,邪氣壅阻經脈則胸口滿悶,肝膽經脈過兩脅,所以會有兩脅痛之證,此時可知邪入少陽,當以【小柴胡湯】和之。

n   反之未必人人都會欲解,若十餘日,其人仍脈浮而不細,且有頭痛項強、發熱惡寒等證,當知邪仍在太陽層,還是要以解太陽表藥解之,此處有兩種可能,條文只列出傷寒無汗時,當用的【麻黃湯】,若為有汗呢?則是【桂枝湯】等,如果也有些微邪氣進入陽明者,無汗以【葛根湯】,有汗則以【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何以辨其太陽病轉屬陽明

本太陽,初得病時,發其汗→汗先出不徹,因轉屬陽明也。

【註】

l   此處是講因發汗不當,致使太陽轉陽明的病理過程。

l   病理解析

n   太陽得病,陽明會生熱以排邪,醫者用汗法以助排邪,然汗更耗其津液,而邪氣沒有因此而驅除乾淨,胃為了產生元氣排餘邪,只好排出更多的水氣來排邪,水又再次被耗,使得胃生熱的火與其水氣(元氣),不得平衡,火氣更旺,水越虧。

n   這個火氣則滯留在太陽經、陽明經,或陽明腑。

n   在陽明腑則大便不通,謂之胃家實

n   在太陽經,則為外證

陽明病證總綱

陽明之為病,胃家實是也。

【註】

l   此條乃陽明病證之總綱。

l   相對於太陽而言,陽明主

n   內,候胃中,即胃腑也。

n   外,候肌肉,即陽明經也。

l   辨陽明病,重點是如何分別病在經、在腑,若能明辨則用藥才不致誤也。

n   身熱,煩渴,目痛,鼻乾,不得眠,不惡寒、反惡熱者→此陽明經病也。

n   潮熱,譫語,手足腋下濈然汗出,腹滿痛,大便硬者→此陽明腑病也。

n   由此大綱則可清楚分別之。

n   然而經與腑,又各有其分類:

u  經病則

è  邪初入陽明,而太陽之表證仍在:【桂枝湯加葛根】。

兼見頭痛、惡寒、無汗之太陽證者:【葛根湯】。

è  邪已入陽明,而太陽之表證未罷,協熱利者:【葛根芩連湯】。

è  邪全入陽明,太陽表邪已罷,見汗出、煩渴、脈大:【白虎湯】。

è  有陽明之邪未解,復轉少陽。兼見胸脅痛,寒熱往來,口苦而嘔,目眩,耳聾之少陽證者:【柴胡白虎湯】。

u  腑病則

è  太陽陽明:太陽病,或汗、或吐、或下、或利小便,亡其津液,胃中乾燥。致小便反少,大便鞕者,所謂『脾約』是也。

è  正陽陽明:陽氣素盛,或有宿食。而邪氣與糟粕共併,致使大便不通者,所謂『胃家實』是也。

è  少陽陽明:陽明之邪,殃及少陽,此時水氣不足,法當以和解法治之,反用發汗、利小便,亡其津液,胃中燥熱。致大便結燥者。所謂『大便難』是也。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經病與腑病之胃家實者,乃『邪氣與糟粕共併』是也。這是相對於脾約、大便難而言。若真要講胃家實者,乃是正邪二氣相爭於陽明,實者,正氣加邪氣,若以陽明病總綱來講,是包含陽明經與陽明腑,此處的實為兩氣相合於陽明也。

l   言『陽明之為病』,以經脈與臟腑而分之:

n   由太陽之邪,傳於其經→則為陽明病外證,『陽明經病』是也。

n   由太陽之邪,傳入胃腑→則為『胃家實』。陽明腑病是也。

陽明病有三

問曰:病有太陽陽明,有正陽陽明,有少陽陽明,何謂也?

答曰:太陽陽明者,脾約是也。

      正陽陽明者,胃家實是也。

      少陽陽明者,發汗,利小便已,胃中燥煩實,大便難是也。

【註】

l   此條是分別解釋太陽陽明、正陽陽明、少陽陽明之不同。

l   病理解析

n   邪傷太陽層,復入足陽明,然太陽表邪未解,裡又有熱耗胃中之水氣。即所謂『太陽陽明』,不會想上廁所,因為腸胃道的水氣都被熱火所耗,屎硬不出,渾身不對勁,此『脾約』是也。

n   在太陽層的邪氣,全部轉入陽明,而此邪熱與腸胃道的糟粕和在一起。即所謂『正陽陽明』,病位主要就在胃腑(腸胃道),而邪熱會耗乾腸胃道的水氣,亦會把糟粕的水氣給耗掉,則大便硬而不出,卡在肚子堙A會硬脹而痛滿,名『胃家實』者是也。

n   太陽層的邪氣入陽明後,復入少陽,此時應當以和解法,解少陽之邪,不如此反而用發汗法、利尿法,而在邪入陽明時已經耗其津液了,這時又再次被耗,不僅邪氣沒有去除,更使腸胃道乾燥得更厲害,即所謂『少陽陽明』,此時大便雖然還出得來,但乾澀難出,仍是非常不舒服,故名『大便難』是也。

陽明病外證總綱

問曰:陽明病,外證云何?

答曰:身熱,自汗出,不惡寒、反惡熱也。

【註】

l   此條是在講陽明外證的總綱,而後凡講陽明經病者,當知必身熱、汗出、不惡寒,反惡熱。

l   病理解析

n   身熱:陽明經有熱,必是高熱,因上有太陽經榮衛層擋著,熱不得出,故高熱。

n   自汗出:陽明經有熱,熱蒸太陽層的水氣,故會自汗出。

u  此時的汗出不會黏膩,是為『五穀之精』→衛中水氣。

u  若汗出黏膩者,太陽中風是也,此汗為『心液』→榮中之水。

n   不惡寒,反惡熱:陽明主肉,內有熱,所以不會感到惡寒,反而會很怕熱。

l   陽明病,有外證與內證的分別

n   潮熱,自汗,不大便→內證也。

n   身熱,汗自出,不惡寒反惡熱→外證也。

n   此是單以陽明而言分其表堙C

n   所謂外證者,經病是也。

n   所謂內證者,府病是也。

l   如何可以知道太陽之邪已入陽明?

n   太陽病:會惡寒。

n   陽明病:身熱,不惡寒、反惡熱。

n   可以惡不惡寒,以別之。

何緣得陽明病?

問曰:何緣得陽明病?

答曰:太陽病,若發汗、若下、若利小便,此亡津液,胃中乾燥,因轉屬陽明。

      不更衣,內實,大便難者,此名陽明也。

【註】

l   此條在解釋,什麼原因會生陽明胃實之病。

l   病理解析

n   條文所說的是邪由太陽感傳陽明,若以發汗、或下、或利小便,而造成津液大耗,使得腸胃道乾燥者,即為邪傳入陽明。

n   但也未必,若體功能較強者,初遇外邪入侵,就產生過多的熱排邪,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一定要經過醫者誤治,才會轉陽明。

n   因為腸胃道堛漱纁藋荌恕F,所以屎硬不得下,則不會想上廁所,即使想上,也放不出來,所謂『不更衣』是也。

n   肚子裡的糟粕也因為熱邪,水氣也都耗盡,故會內實,大便難也。

n   這就是所謂的陽明媢篜牷A『胃家實』是也。

l   可由以上病理解析,看出陽明病的輕重

n   脾約,自輕於大便難,大便難,自輕於胃家實。

u  病脾約、大便難者:每因其人津液素虧,或因汗、下、利小便,施治失宜所致。

u  胃家實者:其人陽氣素盛,熱邪與糟粕共併,即未經汗下,而入胃成實也,故病較重矣。

n   治療方向

u  已經汗下者→因汗下而津液大耗成燥者,以補水滋燥為主。

u  未經汗下者→為熱盛致燥者,以清熱瀉火為急。

分別陽明胃火之盛衰

陽明病,若能食→名中風。

        不能食→名中寒。

【註】

l   此條是以能否食,加以辨其胃火之盛衰,而更進一步的了解是中風或中寒。

l   病理解析

n   此處所言的胃火,是指胃本身的腐化功能的熱,而非外邪熱。

n   若能食,是因為風從熱化,就算是風涼所傷,也不至於使胃火不得腐化食物,頂多降低功能,消化不良而已。

n   若不能食者,可知胃火根本沒辦法腐化食物,可以推知寒則水穀不化,故曰中寒也。

n   然不可執於能食,則為中風;不能食,則為中寒。何也?若其人平素胃中寒,就算是微中風涼,亦會不得食也。反之,其人平素胃熱(超過正常體功能腐化食物,所需的熱)盛,或體功能強壯者,根本不被寒氣所傷,此時尚能飲食。另外還有,像大便不通...等,亦會造成不能食,所以臨證當細琢,不可執著於條文也。

陽明病發熱而不惡寒()

問曰:陽明病有得之一日,不發熱,而惡寒者,何也?

答曰:雖得之一日,惡寒將自罷,即自汗出,而惡熱也。

【註】

l   這一條是在講剛成陽明病之病理變化。

l   病理解析

n   我們應先了解為何會惡寒,為何會惡熱,才能清楚了解此條所云之病理。

n   惡寒者,乃外邪傷衛氣,衛外之氣不足,身體機制起來,提醒自身要小心寒邪,所以會對寒氣,格外敏感,故會惡寒。

n   惡熱者,是體功能起而生熱,陽明生熱以排邪,陽明胃主肉,故一身拒邪向外推,此時體外若有熱,兩熱相合,體熱不得外泄,人更難受,所以會惡熱。

n   陽明病雖然一開始會有惡寒,而後因為體功能的熱起來排邪,這個熱會同時溫化太陽層,此時問題就不在足太陽衛氣不足,而是胃經生熱散佈肌表,蒸太陽水氣,所以會汗出,而惡熱也。

陽明病發熱而不惡寒()

問曰:惡寒何故自罷?

答曰:陽明居中,主土也。萬物所歸,無所復傳。

      始雖惡寒,二日即止,此陽明病也。

【註】

l   此條解釋上條,為什麼惡寒會自罷,而轉為惡熱。

l   病理解析

n   陽明,屬土居中,而土為萬物之所歸,故邪熱歸胃,則無所復傳也。

n   惡寒是太陽衛氣層,受到外邪侵襲,所產生的機制反應。然此時體功能也因此而起,熱生則入太陽溫化被寒邪所凝的衛氣,既然水被溫化了,衛氣就不會不足,相對的就不惡寒,而熱在陽明層,所以反惡熱,而不惡寒也。

n   熱邪久積在胃中,會成胃中伏火,而消穀善飢的【瀉黃散】證。

n   若邪過強時,照樣會傳少陽,不可拘於陽明也。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熱入胃腑

太陽病三日,發汗不解,蒸蒸發熱者→屬胃也,【調胃承氣湯】主之。

【註】

l   太陽病發病三日,邪循經入陽明胃腑,肚子、腸胃道如火爐般發出熱氣,會蒸散足太陽經脈的水氣,使背上出汗,用調胃承氣湯瀉胃中之熱。

l   病理解析:

n   蒸蒸發熱:堹f,埵頃鰬G,肚中如蒸籠之感,汗出而不黏。

n   此條為熱入胃腑,耗胃中之液,亦耗足太陽之衛氣,然耗足太陽之衛氣則汗出,耗胃液則便祕。

n   此條應分別之:不可輕用調胃承氣湯,應辨識是否有便秘,若無秘者,與以【五汁飲】甘寒補水即可,若秘者,才可與調胃承氣湯。承氣湯輩皆會傷人,能不用盡量避開,但臨證必要時也不要畏縮。

【補註】

l   太陽病三日,發汗不解:若仍『陣陣發熱』,有汗,而不解者,是太陽表證未罷。少陽已受邪,當以【柴胡桂枝湯】和之。或仍『翕翕發熱』者病仍在足太陽,當以【桂枝湯】和之。

l   太陽病三日,發汗不解:今以『蒸蒸發熱』,有汗,而不解者,是陽明媄狺ㄘM也,故用【調胃承氣湯】。

熱邪入胃腑

太陽病,若吐、若下、若發汗後:微煩,小便數,大便因鞕者。

                              與【小承氣湯】和之愈。

【註】

l   此條講邪氣初傷太陽表層,我們用汗、吐、下法來逐邪,表邪雖解,必耗其津液,元氣大傷,所以會覺得很煩,小便仍然正常,但是因為排邪傷腸胃道水氣,無水滋糟粕,故會大便硬。

l   病理解析

n   汗、吐、下法→必耗津液元氣。

n   微煩者→尚有微熱在胃中,此熱影響心主,所以會煩。

n   小便數,大便因鞕者→可知腸胃道乾燥,而身體沒有將前陰之水救其後陰,致使大便乾硬難出也。

n   此時可與小承氣湯,然問題出在無水滋腸胃道,而有微熱,若能滋燥補水,用增液湯甘寒退熱,補水潤腸,大便一樣可通,且不會傷人。

熱邪入胃腑

趺陽脈浮而濇:浮則胃氣強,濇則小便數。

浮濇相搏,大便則鞕,其脾為約→【麻仁丸】主之。

【註】

l   此處講邪氣在胃中,體功能為了排邪,故數下小便,以利邪熱,由小便出,然胃中津液仍被耗,使得無液潤腸,而大便硬也,此時可與【麻仁丸】。

l   病理解析

n   脈浮所謂之胃氣強,是指胃中正、邪二氣相爭,兩氣相合,故氣盛。

n   脈濇者,是體功能為排熱邪,而身體自然增加尿量,希望邪隨尿而解也。

n   然熱邪耗水氣,再加上體功能增加小便量的機制,皆為耗津液,津液被耗,沒有水氣可以滋其糟粕,故會大便硬而難出也,此時可與【麻仁丸】主之,既然知道它的病根在水不足以潤腸,若以麻仁有攻無補之法,恐傷其身,此時可考慮【增液湯】、【益胃湯】等甘寒之品,既可補水亦可瀉火,不失一兼二顧之妙也。

n   『脾約』者→謂脾為外邪所約束,不能為胃行其津液。

【麻仁丸】

麻仁[三錢]、芍藥[兩錢]、枳實[兩錢]、大黃[兩錢]、厚朴[兩錢]、杏仁[三錢]

(1)  上六味,蜜合丸,如桐子大。

(2)  飲服十丸,日三服。

    漸加,以和為度。

【註】

【方義】

l   麻仁、杏仁:滑腸潤燥。

l   芍藥:歛液以輔潤。

l   厚朴、枳實:能導固結之滯,泄痞滿實滿。

l   大黃:瀉胃熱,下燥結。

【增液湯】

元參[一兩]、麥冬(連心)[八錢]、細生地[八錢]

(1)以水八杯,煮取三杯。

 

【益胃湯】

沙參[三錢]、麥冬[五錢]、冰糖[一錢]、細生地[五錢]

玉竹(炒香)[一錢五分]

(1)以水五杯,煮取二杯。

(2)分二次服,渣再煮一杯服。

 

餘熱入胃

陽明病,不吐不下,心煩者→可與【調胃承氣湯】。

【註】

l   此時是未經吐、下之法排邪,而造成心煩者,可以參考【調胃承氣湯】。

l   病理解析

n   不經吐、下排邪,然體功能生熱將邪排出,而後留下的餘熱,積在胃中,胃中有熱殃及心主,故會感到心煩不安,此處沒有到便秘,無需用到調胃承氣湯等重劑攻之,宜以【增液湯】、【益胃湯】等甘寒補水,水足則熱亦削減,既不傷人,又兼可瀉火而愈矣。

熱結旁流,下利污水

下利,譫語者,有燥屎也→宜【小承氣湯】。

【註】

l   此條是在講所謂的熱結旁流,下利污水。

l   病理解析

n   熱邪積在腸胃道,造成部分的糟粕,得不到水分的滋潤,而成硬屎,卡在腸胃道上。

n   津液無法正常的運化,順著腸胃道流出,而硬屎附著在腸胃道上,又不被津液給沖刷下來,故會有下利污水的情形,此種情況是為『熱結旁流,下利污水』也。

n   胃中穢濁之氣上沖於頭,故會神昏譫語,此時若用小承氣湯,強力的將穢濁之物清下,必傷人,當宜調胃承氣湯,以甘草緩芒硝急趨之性,使之留中解結,否則結不下,而水獨行,徒使藥性傷人也。

【補註】

l   以脈辨別之

n   脈實,或滑疾者,有燥屎→小承氣湯。

n   脈不實而數,三焦大熱,無便秘→黃連解毒湯。

n   脈實,下利污水→調胃承氣湯。

熱耗腹中水氣,而有燥屎者

大下後:六、七日不大便,煩不解,腹滿痛者→此有燥屎也。

所以然者,本有宿食故也→宜【大承氣湯】。

【註】

l   大下後,必重傷津液,而後六、七天都不大便,肚子裡塞滿了大便,又痛又煩,很不舒服,此時宜【大承氣湯】。

l   病理解析

n   先從大下來看,其人的津液必大耗,而後所產生的大便不出,是因為沒有水氣可以滋養腸道,糟粕乾枯而硬,故會不大便、腹脹滿痛,且心煩也。

n   此時仲景云,宜大承氣湯,是給予治病的方向,而非必用不可,既然津液已經大耗了,可以增液承氣湯等類,甘寒補水之方,一來可護住其元氣,二來又可瀉腹中燥屎,這豈不是一舉兩得嗎?

耗其津液,咽必痛

陽明病,但頭眩,不惡寒,故能食而咳,其人咽必痛。

若不咳者,咽不痛。

【註】

l   此條是講津液大傷,腎主一身之水,故腎水必枯耗,其耗傷腎水所會產生的症狀,及其病理關係。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者→惡熱而不惡寒也。

n   頭眩→腎水不足以上達於腦,腦得不到供應,故其人會頭暈目眩也。

n   能食→因為胃中有熱火可以腐熟水穀,故曰能食也。

n   咳者,其人必咽痛→腎水不能上滋咽喉,水不足則火越旺,心火獨亢爍咽,火刑金則做咳,咽必痛也。不咳者,火未刑金,故咽不痛。

n   既然腎水不足以滋咽喉,所以在用藥時,必須大補腎水,兼利大便,亦可加桔梗等,引其腎氣上肺,滋咽潤喉。

腎水大耗,胃中有熱()

傷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無表媄牷A大便難,身微熱者。

此為實也→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註】

l   傷寒六、七天,腎水為了要補足,因傷寒所耗傷的元氣,而被大耗,腎水不足以滋潤眼睛的瞳子,則視物能力降低,沒有其他的表堣岔牷A只是大便難出,且身體感覺到有點悶悶熱熱的。此是胃實也,應急用下法,宜【大承氣湯】。

l   病理解析

n   傷寒六、七天,身體的體功能必大耗,不管是衛外之氣,或榮中的水氣,皆因排邪而被耗,此時腎水為了要補其不足,故亦大耗也。

n   目中不了了,睛不和:十二經脈之精氣,皆上注於目,胃氣不足,則元氣不足,再加上腎之精,瞳子也。所以然者,腎氣不足,則曈子無所養,則視物不了了。肝主筋,氣不足以潤筋,則使目活動的筋,不得收放自如,故會睛不和,即眼睛不能很自然的活動。而目不了了,亦因腎水枯耗,水火不平衡,榮衛不調,水枯火旺,火旺則上燻於目,使之朦朧不明,也是目不了了之因也。

n   此處所云無表媄牷A指的是以太陽經與陽明經的表堙A而邪已入陽明腑,故曰無表媄牷C實則為無經表證。

n   大便難、身微熱者:這是很明顯的陽明媢篜牷A無疑的陽明有熱身必為熱,胃腑有邪,大便必硬而難出也,此屬危急之證。

n   此處治療方向應以,瀉陽救陰,兼補水滋燥,故仲景云:宜『大承氣湯』,然今既有【新加黃龍湯】等補水之妙法,既不離治病方向,攻補兼施,急下而不傷人也。用【增液承氣湯】亦可。

腎水大耗,胃中有熱()

病人,小便不利,大便乍難乍易,時有微熱,喘冒不能臥者→有燥屎也。

宜【大承氣湯】。

【註】

l   今見病人,小便不利,大便有時通有時不通,身體有時感到微熱感,氣喘得不能睡臥,這是陽明有熱,而肚子裡面有燥屎的緣故,宜【大承氣湯】。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之人,小便自利者,大便當鞕;小便不利者,大便不鞕。為什麼呢?小便自利的,表示胃中的熱太多,身體自然的會想排出更多的尿,以瀉熱,然這樣的瀉熱只能疏散一些,仍有不少熱在胃中,故胃熱不解,大便當鞕也。那小便不利的呢?此胃中熱火較輕,身體上能以前陰之水(尿),去解後陰之燥結,其燥得以滋,便出則熱隨利下而去。

n   今小便不利,應大便不鞕,那為何又乍難乍易呢?雖說小便不利,是為取前陰之水,以救後陰,但若胃火未除,仍不斷耗其津液,火旺津枯,那大便哪有不鞕之理呢?總而言之,此時是在津液尚可治其燥,而又不夠,此左右難為之時,故會乍難乍易也。

n   有時微熱:熱邪入陽明,故會發熱也,水滋陽明則熱又減。

n   喘者:衛中水氣不足以供應細胞,缺氧故會做喘。

n   冒者:腎水不能上潮於頭目,故會昏冒。

n   不能臥者:熱火上擾巔頂,陽不得下交於陰,故不能臥。

n   這是一派的熱結便鞕之徵,神昏譫狂之漸,雖然腹中沒有硬滿痛,然必有燥屎也。

n   宜【大承氣湯】,此處既有水不足之徵,施以【增液承氣湯】,會更好。

津液大耗,致使胃中燥

陽明病,其人多汗,以津液外出,胃中燥,大便必鞕,鞕則譫語。

【小承氣湯】主之。

若一服,譫語止者,更莫復服。

【註】

l   上面前條條文,是腹中燥屎已成之徵,就要趕緊以增液承氣湯解之,若等到這個條文這樣,那可就不好受了。

l   陽明病,其人汗出太多,使得津液大瀉,胃中津液不足,不能滋糟粕,此時大便必硬,很有可能會造成神昏譫語,這時以【小承氣湯】主之。如果服一帖,沒有胡亂說話、神智不清的情況,就不可以再服此藥了。

l   病理解析

n   其人汗多,津液大出,不夠滋潤腸胃道,腸胃道過於乾燥,則裡面糟粕的水分被耗盡則變鞕,硬則難出,積在腸胃道,穢氣出不來,反而上衝於頭,整個人會神智不清,像發神經一樣,胡亂講話。

n   仲景云:『此時以【小承氣湯】主之。若一服,譫語止者,更莫復服。』由此可知,小承氣湯乃攻之重劑,非輕劑也。所以然者,大便下了,穢氣不會再上頭,而使之譫語,就應該立即停藥。再說,前面已經説『其人汗多,津液外出』,既然津液都大傷了,若復下之,使津液枯絕,是會死人的!既然是津液大傷之證,施以【增液承氣湯】,一來補其將絕的水,又可排穢邪,此應為更佳之方也。

亡陽,不可下之之證

發汗多,亡陽,譫語者→不可下。

                      與【柴胡桂枝湯】,和其榮衛,以通津液後自愈。

【註】

l   承上條,一樣是發汗多,而譫語,然此時講亡陽,反不可下之病理也。

l   發汗太多,造成心液大傷而亡陽,這時候的譫語,不可以攻下法下之,應該要以【柴胡桂枝湯】,調和榮衛,津液補足了,自然就可痊癒。

l   病理解析

n   汗多亡陽,所造成的譫語,是因為汗為心液,心液大耗必傷心主,心主神明,所以然者,必譫語神智不清。並非有燥屎在腹中,穢氣上衝於腦的譫語,故不可下,當以解表為先,且調和榮衛為主,故用【柴胡桂枝湯】解之。

n   桂枝湯補衛外之氣可知,然何以加其『柴胡』耳?當知,一身之氣得動,必以肝風推之,肝風不動,則氣不得行,氣不得行,何以調其榮衛也。故加之以助肝行其氣也。再者子虛救其母,心火受邪而虛,補其母氣故也。

大熱在胃腑

陽明,發熱,汗多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註】

l   此條講大熱入陽明,故需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不大便、發熱、汗多不止,此是有內實證,亦當急下之,瀉胃中之火也。蓋因陽氣大蒸於內,恐致陰液暴亡於外,故以保全津液為急務也。宜【大承氣湯】再加【增液湯】主之。

n   若是陽明經病,亦會發熱、汗多,若兼有渴證而無便秘者,此為陽明經病,應以【人參白虎湯】主之。若為三焦大熱者,與以【黃連解毒湯】主之。不可拘泥於條文。

大熱入陽明胃腑,穢氣衝頭

傷寒,若吐,若下後,不解。

不大便五、六日,上至十餘日,日晡所發潮熱,不惡寒,獨語如見鬼狀。

若劇者:發則不識人,循衣摸床,惕而不安,微喘,直視。

        脈滑者,生,濇者,死。

微者:但發熱、譫語→【大承氣湯】主之。若一服利,則止後服。

【註】

l   今得傷寒之病,若以吐法或下法,仍然不解。而後不大便五、六天,甚至多達十幾天都不大便,傍晚的時候還會感到潮熱,不會怕冷,且會胡言亂語,好像見鬼一樣。若嚴重的,發作時,六親不認,循衣摸床,就好像有鬼神要抓他,著急的趕走鬼神之狀,心慌慌而不安,且氣喘,並且目不轉睛似呆滯像。

l   在這嚴重的情況下,如果摸到滑脈的有救,若摸到澀脈的,則難治也。

l   如果此病輕者,只有發熱、譫語等證,則與【大承氣湯】主之,若服一劑,後下利,等下利停了之後再隨證施治。

l   病理解析

n   吐下後,必耗傷元氣,而後會造成不大便,必定是津液大虧之證。而此既為陽明熱證,所以會日晡所發潮熱,不惡寒也。獨語如見鬼狀,是穢氣上腦,故也。此時可以【大承氣湯】主之。

n   如果嚴重的,穢氣傷腦,心主亦被胃火所傷,則不識人,循衣摸床,惕而不安。

n   微喘者:熱傷水氣,衛氣不足以供應細胞而缺氧,必喘也。

n   直視:十二經脈之精氣,不得上注於目,故直視,眼神呆滯也。

n   脈滑者,生,濇者,死:滑者,元氣還足以抗邪,此是裡有熱邪之徵。濇者,熱快把血中水氣耗乾,血黏流動變滯,故濇,此是津液已經耗到連血脈的津液都受到牽連,故曰死而難治也。以新加黃龍湯救之,活人甚多。

n   較輕微的,只有發熱、便不出而譫語者,可以【大承氣湯】主之。然病都拖這麼久了,元氣必大耗,若以【新加黃龍湯】既養元補水,亦可下其硬屎,就不必擔心用重藥過當之患了。後面的止後服,宜再加【加減復脈湯】急補腎水,免生後患矣。

大熱入胃,穢氣上衝而煩

病人,不大便五、六日,繞臍痛,煩躁,發作有時者。

此有燥屎,故使不大便也。

【註】

l   這條是在講,胃中燥屎的穢氣上衝於頭,會成躁煩之證,下之即可也。

l   病理解析

n   繞臍痛者:是腸胃中燥屎無去路,故繞臍痛也。

n   煩躁,發作有時者:是燥屎穢熱,上攻則煩躁,不攻則不煩躁,故發作有時也。

n   都已經五、六天沒有大便了,再加上腹中痛,裡面都塞滿大便,所以可直接與【大承氣湯】攻之則愈。

熱在陽明胃腑之變證()

得病二、三日,脈弱,無太陽柴胡證,煩躁,心下鞕。

至四、五日,雖能食→以【小承氣湯】,少少與微和之,令小安。

至六日→與【承氣湯】一升。

若不大便六、七日:

小便少者,雖不能食,但初頭鞕,後必溏,未定成鞕→攻之必溏。

須小便利,屎定鞕→乃可攻之,宜大承氣湯。

【註】

l   這裡是要我們辨別,胃中寒與胃實熱證的不同,用藥方向是剛好相反,若誤用則可能使病變成壞病矣,當慎之。

l   得病已經兩、三天了,這幾天元氣為了排邪,也相對損耗,所以脈會微弱,此時沒有太陽表證,與柴胡證,熱邪傷陰,陰液被耗,熱火擾心則煩躁不安,心下胃腑硬滿,可知埵鹿磭芊A不得出故也。

l   到了四、五天,雖然肚子沒有塞滿大便,仍然可以進食,但還是以【小承氣湯】微微的把胃中的胃火清一清,順便將昔日的宿便清掉,即可。如果到了六天,那就不是微微掃一掃就可以了,而必須用正常的劑量來清。

l   若不大便六、七天,小便不多,雖然不能吃東西,但大便一開始很硬,後面必會便溏,不一定會是鞕的,這種情形時不是胃實,若以攻下法,反而會下利便溏得更嚴重,這是因為胃中有寒的原因,而非胃中燥也。然若是小便利,大便硬者,仍然是【承氣湯】證,一樣是用攻下法解其病邪也。

l   病理解析

n   脈弱者:體功能不足,故也。

n   煩燥:熱擾心主,會煩;穢氣上頭,亦會煩躁也。

n   心下硬:心下者,胃體也。硬者,有燥屎積於內也。

n   此條文所說的能食與不能食,是別其胃中有無火的關鍵,胃中有火,雖為邪火,仍可腐化食物,故能食也。不能食者,胃中虛寒,體功能已經被耗的差不多了,已經沒有多餘的胃熱可以腐化食物,故不得食矣。

n   為什麼會『初鞕、而後溏』呢?這是因為初起是有足夠的體功能排邪,而過多的體功能熱,造成大便鞕,日久體功能不足者,反轉虛寒,所以先硬者,是之前體功能尚足時所成的燥屎,而後胃中虛寒,根本就無力腐化糟粕,故如漿泥而出矣。此時再用苦寒攻下,胃中虛寒必更甚也,所以然者,攻之必溏,嚴重的甚至還會下利清穀呢!此時可與【理中湯】輩,溫之即可。

n   小便利,屎定鞕→如此可知,其人體功能強健,排熱由小便下,但胃火仍在胃中,水氣又被小便所耗,大便必硬,所以還是以【承氣湯】輩,瀉下之。

熱在陽明胃腑之辨證()

陽明病,脈遲,雖汗出,不惡寒者。

其身必重,短氣,腹滿而喘,有潮熱者→此外欲解,可攻堣]。

手足濈然汗出者→此大便已鞕也,【大承氣湯】主之。

若汗多,微發熱,惡寒者→外未解也。

其熱不潮→未可與承氣湯。

若腹大滿不通者→可與【小承氣湯】,微和胃氣,勿令大泄下。

【註】

l   此條主要是在講,病邪由表而入裡的病理變化,還有仍有表證者不可攻下之證。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受寒邪所傷,故脈遲,然而表已經解了,才會有汗出,而不惡寒,雖說如此,因為寒凝氣所留下來的水濕積於一身,則身必重矣。

n   氣被寒凝,無氣入衛氣層,而造成細胞缺氧,則會短氣而喘,又因邪入陽明使得陽明胃中水氣被耗,必成燥屎,所以會腹滿,陽明經有熱,熱耗水氣,腎中缺水,則日晡所發潮熱也。此是為表未解,媄狺w成,需表裡兼治。

n   脾胃主四肢,手足濈然汗出者,即陽明胃中有火,蒸其經表之水氣外散故也。既然知道了胃中有熱火,當然可推知大便鞕也,此時以大承氣湯似乎重了些,用【脾約丸】,微通之即可矣,當知過劑則傷人,今以脾約丸下之可通,就不需用重劑攻下,以脈遲故也。

n   若此時汗出多,微發熱,而惡寒的,這是表未解,且其人不發潮熱,可知未全入陽明也,這時候不可用【承氣湯】輩攻之。即使有腹大滿、便不通之堳磌牷A也只能暫時以較輕的攻下法下之,微和胃氣即可,不可以用重劑令其大瀉下,也可用【防風通聖散】輩解表攻堙C

小便數少,可知不久必大便

陽明病,本自汗出。

醫更重發汗,病已差,尚微煩,不了了者→此大便必鞕故也。

以亡津液,胃中乾燥→故令大便鞕。

當問其小便日幾行,若本小便日三、四行,今日再行→故知大便不久出。

今為小便數少,以津液當還入胃中→故知不久必大便也。

【註】

l   此條是在講,人體有自我調節功能,可以取前陰之水以救後陰之燥結。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本身就會自汗出了,今天醫者更重發其汗,使得病已好的差不多了,然而尚有餘熱在陽明,故微煩而不了了者,此時是因為大便鞕,積在腹中大不出的煩悶。是以亡津液,故胃中乾燥,則大便無水軟化則必硬也。

n   這時醫者可以問患者,小便一天幾次,若本來小便都一天三、四次,今日反而減少至一、二次,表示大便不久就會出來。

n   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身體自然調節,將前陰的水氣,拿來滋潤後陰腸胃道,腸胃道堛瑭V粕,得到應有的滋潤,自然而然就會下了,所以由小便變少,可以推測出不久必大便矣!

分別便不通譫語之虛實

夫實則譫語,虛則鄭聲。鄭聲者,重語也。

【註】

l   此條是藉由譫語與鄭聲,來分別虛實也。

l   譫語一證,有虛有實:

n   實則為譫語

陽明熱火,耗乾糟粕水氣,腹中糞屎之穢氣,上入腦中,亂其心神。

語無倫次,其聲高朗。

ƒ邪氣實也(正邪二氣交爭在胃中)

宜【承氣湯】輩。

n   虛則為鄭聲(重語也)

水氣不行或被耗,腎水不足以上滋於腦,使之不能自主。

語言重複,一直說同樣的話,像跳針的唱片,其聲低微。

ƒ此正氣虛也,是為虛祕寒祕之類。

宜【半硫丸】、【三物備急丸】等輩。

用承氣湯之原則

陽明病,讝語,發潮熱,脈滑而疾者→小承氣湯主之。

因與承氣湯一升。腹中轉失氣者→更服一升。

                若不轉失氣者→勿更與之。

明日又不大便,脈反微濇者→媯磥],為難治,不可更與承氣湯也。

【註】

l   陽明病,譫語,既是陽明病,此譫語可知是大便不通所致,發潮熱而脈滑急者,此是陽明有熱之徵,都已經發譫語了,必是燥屎悶結在胃體,滿肚屎的情況下,用【小承氣湯】藥似乎輕了些,宜用【大承氣湯】急解其內實,免得屎毒再繼續傷腦也。若人虛者,宜以【新加黃龍湯】,補元氣兼下燥屎也。

l   承氣湯已經服了一劑,如果見到患者放屁,表示裡面的大便仍鞕,仍須再用承氣湯以解之,若沒有放屁的,就不可以再服了。

l   而後隔天又沒有大便,醫者摸脈,原本是滑急的脈,反而變成濇脈者,這是因為下法的藥,還有外邪,耗傷腸胃道的元氣,造成虛弱,這樣就難治了,不可以再用【大承氣湯】、【小承氣湯】等重劑,這時就非用到【新加黃龍湯】一類的藥不可了。

l   病理解析

n   以失氣來看是否用對藥,而前提是患者服藥後仍不下的辨證法,若服一劑則燥屎立下,那病即可痊癒,若今天服了一劑,還是沒法下燥屎,有兩種可能,若放屁表示胃腸已經有因下藥而蠕動,此時可以再服一劑,下其燥屎也。

n   反之若沒放屁,那是因為胃中有寒溼氣,寒濕則使胃中糟粕黏滯不出,也會使得腸胃道蠕動不良,而放屁乃為胃腸蠕動之徵,由此推之,此不可下也,反倒應以【升陽除濕防風湯】等輩下其濕秘,再以【五積散】輩溫之,方為其治療方向矣。

n   隔日不大便,脈反濇者,這是因為下法和外邪所傷,元氣不足以推動榮血,流速減慢故會脈濇也。此時仍須下燥屎,當以【新加黃龍湯】,攻補兼施以治之。

【補註】

l   失氣者:即放屁也。

若下之過早,言語必亂

汗出,譫語者,以有燥屎在胃中,此為風也。

須下者,過經乃可下之。

下之若早,語言必亂,以表虛媢磟G也。

下之愈,宜【大承氣湯】。

【註】

l   此條提醒醫者,過劑則傷人,且若有表證未解,不當攻下也,攻下則造成表虛媢磥]。

l   風邪傷人,則自汗出,又見到譫語,那可知因風性本燥,其燥耗胃中水氣,故推知必有燥屎在胃中,若要用下法解其病,必確定是否邪已陷入胃腑,若沒有而病在表,當先解表才可下矣。然若下之過早,會使邪氣內陷,而表陽大虛,傷其心主,必胡言亂語也。也可用【桂枝加大黃湯】,兩解表裡。

l   這時既然有媢篜牷A理所當然以承氣湯輩瀉其堥腹A故仲景云:宜【大承氣湯】,而這只是給後人指引之方,今見表陽大虛,可知津液大耗,既然如此必兼補水之劑→【增液湯】會更好,若徒以攻下法攻之,雖然可治其疾,然易傷人矣。

l   病理解析

n   汗出:可知風邪傷人。

n   譫語者:屎中毒也。

n   燥屎在胃中,此為風也:所謂風病本燥之故也。

n   此條不可被『譫語』和『言語必亂』給搞混了。當之前所云之譫語是為屎氣入腦所成,而後的言語必亂,乃為表陽大傷,傷及心主所致。

n   此時津液耗傷,而大便不通,體健者,宜【大承氣湯加增液湯】,若體虛弱者,宜【新加黃龍湯】。

能食與否之辨證

陽明病,譫語,有潮熱,反不能食者,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

宜【大承氣湯】。

若能食者,但鞕爾。

【註】

l   陽明病,有潮熱,這時大便已經塞到,不能吃東西了,表示滿肚硬便,這時候穢氣上沖,又會造成譫語,此時宜【大承氣湯】。急下五、六顆燥屎。如果這時可以吃東西,表示胃氣將和,雖然大便變硬,還是不宜用攻下法,只要用潤下之品,【增液湯】、【益胃湯】一類即可。

辨可攻與不可攻()

陽明病,下之,心中懊憹而煩,胃中有燥屎者→可攻。

腹微滿,初頭鞕,後必溏→不可攻。

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氣湯。

【註】

l   此處是在分別,可攻與不可攻之法。

l   陽明病,已經用過下法後,見到心中懊憹而煩者,若單單只見到此證,那是虛熱在肺中的【梔子豉湯】證。

l   若兼有腹滿,就有兩種情況了,一種腹硬滿痛,按之會有一點痛,且不大便者,這是腹中有燥屎,這時仍可用【承氣湯】類,攻下法攻之,建議醫者可以再加增液輩補水也,何也?因為前已用下法攻其病邪,必傷元氣,故宜加之,以補津液,否則徒耗水,更傷人。

l   第二種狀況,腹微滿而未必會痛,大便時一開始硬,而後溏泄,此為胃中有寒也。此為【五積散】類之證。

辨可攻與不可攻()

陽明病,潮熱,大便微鞕→可與大承氣湯。

                不鞕者→不可與之。

若不大便六、七日,恐有燥屎。

欲知之法,少與小承氣湯,湯入腹中,轉失氣者→此有燥屎也,乃可攻之。

若不轉失氣者→此但初頭鞕,後必溏→不可攻之。

攻之:必脹滿,不能食也,欲飲水者,與水則噦。

其後發熱者→必大便復鞕而少也,以小承氣湯和之。

不轉失氣者,慎不可攻也。

【註】

l   這條是在講病的流變、誤治,與其可攻不可攻的情況,須細以別之,在臨床上,才不會重蹈覆轍,犯前人所犯之過。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初起,水氣被耗故會潮熱,如果大便有些微變硬的,這時候胃中熱邪還沒有很強,不可以用大承氣湯,應該與【增液湯】或【益胃湯】等,甘寒補水瀉熱即可,若不會硬的,這更是不可與承氣湯等攻下藥。

n   如果得病至今已經有六、七天,沒有大便了,很可能是肚子裡有燥屎,若想要確定知道是否有大便積在腹中,可以少少的用【小承氣湯】,服此湯之後,有放屁的,則確實是有燥屎在腸胃道,那就可以再下一、兩劑承氣湯輩,令燥屎下即可。

n   那如果今天用了小承氣湯後,沒有放屁,且大便先硬而後溏泄呢?這表示說胃中有寒,而非熱結在堛瑰磭芊A這時不可以再下,再用攻下只會使胃中寒氣更重,寒聚於胃中,使胃氣不得順行,必脹滿,不得腐化食物,故不能食也,這時候患者可能會想喝水,因為身上的水氣都被凝住了,身體以為缺水,自然會感到口渴,然這時胃中寒凝氣為水積在裡面,外面又灌水進來,所以然者,必噦也。此噦,是為胃中寒氣上沖也。

n   若醫者不識其理,犯攻下之忌,而後患者體功能反而上來生熱者,則此時的大便,反而變硬而且不多,這時仲景云以小承氣湯和之,然久病必虛,再加上前誤用藥的藥傷,建議醫者還是攻補兼用為良,宜以【增液湯】,大便不通嚴重的再用【增液承氣湯】,體過虛者【新加黃龍湯】主之。

論攻病與否

(一)脈浮而大,心下反鞕。

(1)有熱:屬藏者→攻之,不令發汗。

         屬府者→不令溲數。

(2)溲數,則大便鞕。

   汗多,則熱愈。

(二)汗少,則便難,脈遲→尚未可攻。

【註】

l   病理解析

n   脈浮而大:浮者,排邪之脈也。大者,正邪二氣在體內故大。

n   心下反鞕:表示說邪已入陽明腑,而有燥屎在裡也。

n   此處的藏府,分別是指經與腑也。藏者,陽明胃腑;府者,陽明經也。

n   如果是熱邪入陽明者,邪入其腑,使得燥屎在內,當然應以攻下之法,而不該發其汗,若汗之,則裡面的熱邪更盛也,怎麼說呢?病在表,常用的發表藥就是麻黃、桂枝一類,這些溫熱的藥服之,想必必是火上加火也,所以條文曰不可發汗也。

n   反之,若邪入其陽明經者,其熱在經,必耗其津液,故云不可溲數,溲者,小便也,意指不可以利其尿,這時津液都已經被耗,還讓水下隨尿而出,津液不足以潤腸,則大便會變硬,故熱邪在經時,不可以利小便。

n   另外,還有一例,如果汗少、大便難且脈為遲者,此時脈遲為寒脈也,再由有汗可以推知,乃為風涼所傷,然風病本燥,風吹則水乾,腸胃道水氣被耗,當然大便硬而難出,這時不可以攻下法攻之,當以治風病之法治之也,像麻仁蘇子粥一類。

辨其死證

直視,譫語:喘滿者,死。

            下利者,死。

【註】

l   這裡講的是傷寒死證,別其喘滿與下利之成因不同。

l   病理解析

n   十二經脈之精氣皆上注於目,此時見直視者,表示精氣耗盡,不得上注於目也。

n   譫語者:有幾種可能,一是大便不通,穢氣上腦的譫語,二是心主受傷所成的譫語還有多種可能,如今不外乎傷『心主』或『腦』也。

n   喘滿者,足太陽衛氣不足,缺氧故喘,下入腎之氣不足,而腎水為生命之本也,故絕脫者死矣。

n   下利者,液隨利亡,脾胃已經不得納穀物,而人無胃不活,胃乃人身之根也,所以然者胃敗則人亡矣。

n   若無直視譫語,單獨出現喘滿或下利,未必言死。

陰液大耗,則絕也

脈浮而芤,浮為陽,芤為陰。浮芤相搏,胃氣生熱,其陽則絕。

【註】

l   此條是以脈象,來推知胃熱愈生,其津液愈亡之理也。

l   病理解析

n   脈浮者,邪氣傷其經表之象,而芤脈者,是為內虛,既然都已經內虛,然而體功能又不得已,為了排邪而產生大量的熱,然此熱亦消耗身體本身的水氣(元氣),而以榮()()分別之,榮為陰,衛為陽,所以會說其陽則絕也,意為胃氣敗亡。

熱火已退,雖便鞕,不可攻矣

陽明病,自汗出,若發汗,小便自利者,此為津液內竭→雖鞕,不可攻之。

當需自欲大便,宜【蜜煎】導而通之。

若【土瓜根】及【大豬膽汁】,皆可為導。

【註】

l   陽明病,這時候身體機制為了排體內熱邪,而自汗出、小便利,由此即可知津液必大耗也。既然如此,雖說津液耗,使得大便硬,但也不可妄攻之,這時候宜以甘寒補水的【增液湯】、【益胃湯】等,補其津液,其便即可潤下。

l   然另有它法,可用【蜜煎】、【土瓜根】、【大豬膽汁】等,似西醫之灌腸法,通導之,但這在當今較不合時宜,若真要用那西醫的灌腸劑效果更好矣!

l   【蜜煎】→潤竅滋燥,導而通之。

l   【土瓜根】→宣氣通燥。

l   【豬膽汁】→清熱潤燥。

【蜜煎導法】

()

(1)[七合],一味,納銅器中,微火煎之,稍凝似飴狀,攪之,勿令焦者。

   欲可丸,併手捻作挺子,令頭銳大如指,長二寸許。

(2)以納穀道中,以手急抱,欲大便時乃去之。

()

(1) 【內台方】用蜜[五合]

    煎凝時,加皂角()[五錢],蘸捻做挺。

(2)以豬膽汁、或油,潤穀道納之。

 

【豬膽汁方】

()

(1)大豬膽[一枚],瀉汁,和法醋少許,以灌穀道內。

(2)如一食頃,當大便,出宿食惡物,甚效。

()

(1)【內台方】不用醋。

(2)以小竹管插入膽口。

   留一頭,用油潤,納入穀道中。

   ƒ以手將膽捻之,其汁自入內。

(3)此方用之甚便。

 

【土瓜根方】

()土瓜,即俗名『赤雹』也。

()

(1)【肘後方】治大便不通,採根搗汁,用筒吹入肛門內。

(2)此與上【豬膽汁】方同義。

()

(1)【內台方】用土瓜根削如挺,納入穀道中,誤矣。

(2)蓋:蜜挺入穀道,能烊化而潤大便。

   【土瓜根】不能烊化。

   ƒ如削挺用之,恐失仲景製方之義。

 

心下鞕滿,不可攻之(用下法之治則)

陽明病,心下鞕滿者→不可攻之。

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

【註】

l   這條是在講,若不是大便硬而不出的胃脹痛,就不可以用攻下法。

l   胃脹痛者,非燥屎之因者,蓋不可攻之。當辨其胃脹,心下鞕滿之因,

    例如:瀉心湯證、胃寒、小結胸證等等。總而言之,只要胃體脹痛,而沒

    有便秘者,皆不可以用攻下法。

l   若此時還妄用攻下法,使其人下利不止,那可是會造成陰液脫敗而亡,不可不慎也。然其人若誤下後,自然利止者,表示說體功能還算強,且也因攻下法,可順道把邪氣給脫出,如此元氣必然大傷,所以醫者不可存此僥倖心態而妄用也。

諸虛者,不可下(用下法之治則)

諸虛者→不可下。

下之:則大渴。求水者,易愈,惡水者,劇。

【註】

l   這條提醒醫者,患者都已經元氣虛了,若再用下法,必復傷其元氣,而生後患。若真的到非下不可的時候,可以【新加黃龍湯】攻補兼施。

l   元氣已經大虛,這時仍妄用攻下,津液內脫,所以會大煩渴,此時若會想喝水,表示身體還有些微反應,尚能化水氣,而體功能尚未敗亡,但如果不會想喝水的,此是陽氣已絕,不能化水為氣,此時要治就難了。

大下後,津液大耗,不可復下(用汗法之治則)

大下之後,復發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

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

【註】

l   這裡是再次強調不可亂瀉身上的津液,不管是用汗法、下法、利尿法,當明辨其證方可用之,不然津液敗亡,可是會送人入黃泉的,不可不慎也。

l   其患者,已經被大下之治法,重傷津液,而後更用發汗再次傷之,既然體內的水氣都給這麼一耗,腎陰不足,那還有什麼水氣可以隨尿出呢!所以會小便不利,這是津液即將敗亡的徵兆。

l   勿治之,不是叫醫者不予理會,而是提醒不可以再用這些傷津液的方法治病,而後若患者小便自出,表示身子自然調節,仍有足夠的津液(元氣),可知其病必自愈。

l   體健者,身體可自動調節,若其人本虛,自癒甚緩,甚至不癒,那應如何處理呢?無論如何,仍當以【加減復脈湯】,急補其腎水,勿令敗亡也。就算津液尚足,必自愈者,建議還是補一下,畢竟前面攻病之法,已耗傷了不少津液了,津液不足,人必虛也。雖無立即的危險,却有提早衰老的事實。

熱入陽明腑與膀胱腑之別

(一)太陽病,寸緩、關浮、尺弱,其人發熱,汗出,復惡寒,不嘔,但心下痞者。此以醫下之也。

(二)如其不下者,病人不惡寒而渴者→此轉屬陽明也。

小便數者,大便必鞕,不更衣十日,無所苦也。

渴欲飲水,少少與之。若小便不利,渴者,宜【五苓散】。

【註】

l   整條條文是在講邪氣由太陽經入,若誤治或體虛,更進一步內傳,則有可能轉入陽明,亦有可能轉入太陽腑,說明其病理與其治則。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脈浮緩而弱,這是中風之脈也。

n   既為太陽病者,必發熱、汗出而惡寒。

n   回顧一下,太陽中風者,發熱、惡風寒而自汗出,其脈浮緩。

n   此處所言不嘔者,是對應於桂枝湯證之『乾嘔』做比較,其乾嘔是為胃氣無法順行入衛,反壅入胃,所以會乾嘔,由此可知此時衛氣得以順行,故不嘔也。

n   然心下痞鞕,雖然衛氣是可以順行的,但因為醫者用下法或其人本自虛,故胃中虛寒,而成痞也。

n   如果其人體功能尚可,或者沒有以攻下法,使其人胃體轉虛寒的,這時患者反而不惡寒而渴,表示熱邪已經到陽明經了,熱耗陽明胃中之水,所以會感到口渴,而陽明層有熱,故會惡熱而不惡寒也。

n   既然邪已經到了陽明,若又沒有好好醫治,熱邪積在陽明胃體,一直耗乾胃體中的水氣,則大便必轉鞕,此時小便數是因為身體為了要排熱的關係,但也因此也更消耗身上的水氣,這麼一來身上的津液大耗,不能如廁十天,也不為所苦,以熱微故也。

n   這時是虛燥不實的鞕,已經沒有真正的火毒,無需用攻下,可與【增液湯】或如條文所言,渴欲飲水,少少與之,腸胃道受到滋潤即可。

n   以上這個情況是小便數,如果此時小便不利而渴者,是熱循經入膀胱腑,而非在陽明,那就不是用增液湯了,應與【導尿利水法】若尿出即可,甚者再與【五苓散】清膀胱熱邪。

熱入手陽明

太陽病,吐之:但太陽病當惡寒,今反不惡寒,不欲近衣→此為吐之內煩也。

【註】

l   太陽病,用吐法吐之,但是太陽病應當會惡寒,今反成不惡寒者,且不想穿衣服,想必是惡熱故也,此為熱邪入陽明,邪氣沒有因為吐法而排除,反倒因為吐法使得津液傷,又熱邪入內,使氣液耗傷之內煩,這時宜以【竹葉石膏湯】益氣生津,清熱寧煩可也。

l   病理解析

n   看到不惡寒、不欲近衣,就可知邪已入陽明也。

n   這時是因為吐法,使得元氣耗傷,而表病已經沒有了,水不足以制火,虛熱內生,所以此時的煩為虛煩也,虛熱影響心主之故。

n   蓋以『煩熱』來看

u  無汗,煩熱→熱邪在太陽,【大青龍湯】證。

u  有汗,煩熱→熱邪在陽明,【白虎湯】證。

n   吐下後:所造成的『心中懊憹』

u  無汗,煩熱,大便雖鞕→熱邪在肺,【梔子豉湯】證。

u  有汗,煩熱,大便不通→熱邪在胃,【調胃承氣湯】證。

n   由上兩條的比較中,大青龍湯證與梔子豉湯證,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此條很明顯的說明邪在陽明,所以在肺在太陽都不對,而大熱在陽明的白虎湯證與調胃承氣湯,乃是實邪在胃、胃經,此條條文所講的是吐下後,身體轉虛的虛熱,所以然者,應以生津清熱的【竹葉石膏湯】較為適宜,邪因吐由足太陽轉屬手陽明大腸經故也。

風邪傷及太陰脾

太陰中風,四肢煩痛,陽微陰濇而長者→為欲愈。

【註】

l   病由深往淺,由臟出腑之象。

l   病理解析

n   太陰中風者,謂此太陰病是從太陽中風傳來,故有四肢煩疼之證也。

n   此處之陰陽,是以浮沉而言。

n   浮微沉濇而長,乃是太陰病脈與陽明長脈併見,陰病見陽脈,邪由太陰轉屬陽明,由臟出腑,病勢向外,是體力恢復,病將癒之前兆。

風邪入太陰脾之病理變化

傷寒,脈浮而緩,手足自溫者→繫在太陰。

太陰,當發身黃。

若小便自利者,不能發黃。

至七、八日,雖爆煩,下利十餘行→必自止。

以脾家實,腐穢當去故也。

【註】

l   此條主要講太陰之為病之中風證,其溼熱瘀在太陰,則發黃,並云體功能起而自癒之病理變化。

l   病理解析

n   傷寒,脈浮而緩:此為中風邪也。

n   既是中風邪,反而手足自溫者:脾主四肢,故可知其病繫在太陰,手足當溫也。手足熱者,仍屬足太陽病。

n   太陰屬濕,濕與熱瘀交雜為病,身當發黃也。

n   小便自利,則水濕之邪可隨尿而走,熱亦隨小便出,故熱不瘀、濕不蓄,則不能發黃疸也。

n   若此病發之七、八天,病邪正準備進入太陰,那麼此時若見暴煩者,是為代償性體功能起而抗邪,邪隨下利而出,所以然者會下利十餘行也。

n   邪氣在此時下利會隨之而出,這是什麼原因呢?乃因邪循經入太陰,脾主胃中內分泌液,其中有邪,液入其胃,代償體功能再提一把勁,則可順勢由腸胃道將邪氣帶出。所以條文言其腐穢當去也。雖然利止,病有沒有痊癒,仍當辨證施治,但邪必轉輕則是不爭的事實。

服桂枝湯後之變證()---邪入肝膽

太陽中風,不利,嘔逆→表解者,乃可攻之。

其人漐漐汗出,發熱有時,頭痛,心下痞鞕滿,引脅下痛,乾嘔,短氣,

汗出,不惡寒者。此表解,堨憬M也→【十棗湯】主之。

【註】

l   病理解析:

n   太陽中風,沒有下利,但有嘔吐,可知已殃及肝,邪已入堙A然必須看有無表證,表證除,才可攻堙C

n   漐漐汗出:體功能為了瀉熱,故微汗不停。

n   發熱有時:肝膽為半表半堣巫式A邪出陽則熱,邪出陰則寒,似瘧病。

n   頭痛:此為少陽陽明證的偏頭痛。

n   心下痞鞕滿:胃體腸道均有脹脹的感覺,乃因水濕在腹中。

n   引脅下痛:已殃及肝膽經故,又肝主筋,故兩脅下痛。

n   乾嘔:肝膽經水氣不化,又木剋土,故膽氣上逆則嘔。

n   短氣:肝主風,肝膽有邪,故風不得動,風不動氣不得行則缺氧。

n   汗出、不惡寒:可知邪已不在表,而入堣]。

【補註】

l   此條乃西醫所謂肝硬化之腹水,在腹水慢慢集成之時,就可用。

l   王太醫註:審其人微汗漐漐不輟,發熱有時,頭痛。若仍惡寒,是表未解,尚不可攻。若不惡寒,則為表已解矣。而更見堨憬M之心下痞鞕滿,引脅下痛,乾嘔短氣,水蓄無所從出之急證,故逕以十棗湯峻劑,直攻水之巢穴而不疑也。

l   程應旄曰:所可惑者,頭痛外,為身汗一證,表媄蠵諢C汗出發熱惡寒,則微有表;若汗出發熱不惡寒,則祇從不惡寒處認證,知表已解。堮藇偉憎虞i結不和,雖頭痛亦屬堥舅W攻,非關表也。

l   張志聰曰:頭痛,表證也。然亦有在堛怴A如傷寒不大便五六日,頭痛有熱者,與承氣湯。與此節之汗出不惡寒而頭痛,為表解埵雀慼A用十棗湯。則凡遇風寒頭痛,表未解之證,當審別矣。

l   表未解:

n   傷寒表未解,不可攻堣孜撳牷A嘔逆者→是寒束於外,水氣不得宣越也,宜【小青龍湯】汗而散之。

n   中風表未解,水停心下而吐者→是飲格於中,水氣不得輸洩也,宜【五苓散】散而利之。

n   中風表未解,小便利,以飲水多心下悸→胃中水寒凌心,宜【苓桂朮甘湯】。

飲家有表媄牷G【十棗湯】VS【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十棗湯

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主治

治頭痛、發熱、汗出、不惡寒之表已解,而有痞硬滿痛之堨憬M。

治頭痛、發熱、汗出之表未解,而兼有心下滿微痛之堣ㄘM。

藥理

表解堨憬M,專主攻

不主攻堙A當先解表

病理

肝氣過旺、木多水滯,造成水停積在腹中。

足太陽忽受冷,水凝在細胞內。

表證

從兩側腫到前面

全身性的細胞水腫

 

【十棗湯】

芫花()、甘遂、大戟、大棗()[十枚]

(1)  上三味,等分,各別搗為散。

(2)  以水一升半,先煮大棗肥者,十枚。

(3)  取八合,去滓,納藥末。

【註】

l   記法:早睡晚起(棗遂芫戟)

l   十棗湯乃峻利之藥,為壯實者宜之。體虛者慎用,不宜輕用,要用也是用幾分,通常要用是一分一分慢慢加。一般用於肝病腹水,不可隨便亂用。

l   以瀉法將邪排出後,當以糜粥慢慢調養,不可病後馬上吃好料。

l   注意!!

n   遂芫戟三味係強力的利水藥,與甘草為寇仇,任一均不可與甘草混,會要命的!

n   但卻有人以此特性破無名腫毒→內服甘草水,外敷甘遂末,可使癰腫潰破。

【方義】

l   芫花、大戟:辛苦以逐水飲。

l   甘遂:苦寒,能直達水結之處,以攻決為用。

l   大棗:芫戟遂三藥過峻,以甘緩之。益土所以勝水,使邪從二便而出也。

【補註】

l   此病輕者用【香附旋覆花湯】,重者【控涎丹】,仍無法攻破水巢,祇好用【十棗湯】。(溫病條文)

 

  以上諸條,須先弄懂氣的循行,才能理解某一節點受阻時,受影響的上下游臟腑為何。

         空氣                                                     膀胱

   胃氣衛氣在足太陽細胞血氣交換手太陽小腸經小腸腑

 

邪由太陽初入少陽

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疼,微嘔,心下支結,外證未去者。

【柴胡桂枝湯】主之。

【註】

l   此條是邪由太陽漸入少陽,同時兼有太陽表證與少陽之半表半媄牷C

l   病理解析

n   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疼,微嘔,心下支結者。此是太陽之邪傳少陽也。

n   太陽證者→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疼。

n   少陽證者→微嘔、心下支結。

n   故以桂枝解太陽未解之表證,以柴胡解少陽半表半堣岔牷C

n   心下支結者,乃木剋土,造成消化不良胃中有積結的現象。

【柴胡桂枝湯】

柴胡[四錢]、桂枝[一錢半]、人參[一錢半]、甘草()[一錢]

半夏()[二錢]、黃芩[一錢半]、芍藥[一錢半]、大棗()[二枚]

生薑()[二片]

(一)上九味,以水三碗,煮取一碗,去滓。

(二)溫服。

【註】

【方義】

l   桂枝之半:以散太陽未盡之邪。

l   柴胡之半:以散少陽嘔結之病。

少陽病證總綱

少陽之為病:口苦,咽乾,目眩也。

【註】

l   此條是為少陽病證之總綱。

l   病理解析

n   少陽者:膽經、三焦經也,然視病多為膽經病為多。

n   膽經脈,起於目銳眥,從耳後,入耳中,夾咽,出頤頷中。

n   三焦經脈,起自小指次指端,上出臂外兩骨間,肘後循肩,下散絡心膈鬲堿鵅A再上肩循耳後耳角旋,屈下至頤仍循頰,一支出耳入耳前,卻從上關交曲頰,至目內眥乃盡焉。

n   由上三焦經脈之巡行可知,雖然云少陽經多為膽,然同樣也是在講三焦經,像會有胸悶等證,或心下支結,也可說明不單指少陽膽經也。

n   邪傷其經,故口苦、咽乾、目眩,這是邪傷少陽的病症總綱,凡診病時,見其三種狀況,即可推知邪傷已及少陽了。

u  口苦者,膽經受邪,邪蒸膽氣入胃上出於口,故會感覺口苦也。

u  咽乾者,肝膽主風木,其受邪則風木旺,風吹水乾,必耗其津液,津液被耗,所以會咽乾也。

u  目眩者,少陽屬木,木主肝,肝開竅於目,所以然者,風木受邪,故病目眩也。

n   凡篇中稱少陽中風、傷寒者,即具此證之謂也。意指後面見少陽病者,不管傷寒、中風,皆須加入『口苦、咽乾、目眩』等症。

少陽中風證病綱()

少陽中風,兩耳無所聞,目赤,胸中滿而煩者,不可吐下。

吐下:則悸而驚。

【註】

l   此條為少陽中風之病綱,所以其病為口苦、咽乾、目眩,兩耳無所聞,目赤,胸中滿而煩。

l   『少陽』,即首條口苦、咽乾、目眩之謂也。

l   『中風』,謂此少陽病,是從中風之邪傳來也。

l   病理解析

n   少陽肝木受邪,乙癸同源,腎也受傷。又肝木主風,風吹則氣耗,風木得病,必耗其腎水,然腎開竅於耳,嚴重的會兩耳聾無所聞也。

n   風助火勢,火仗風威,少陽肝木受邪,則風動火亦旺,火性上炎再加上肝開竅於目,故會目赤。火旺則傷其心主,心主傷故煩也。肺中氣受風邪而乾耗,榮血水氣不足,難以順行則壅塞至胸肺,所以會胸中滿悶。

n   這時候元氣已為風邪傷而乾耗,若再用吐下法,使其元氣復傷,則腎氣不足以刺激心跳,則會造成心悸,肝氣同樣的再次受傷,肝虛則膽薄,故言其驚,以腎為肝母故也。

l   此條不僅告訴我們少陽中風大概會引起的病理變化,也提醒醫者們,在此時不當再用吐下法,用之則復傷元氣,元氣不足反使體虛而更難處理。

l   既為少陽中風總綱,所以必須再加入少陽必有之證,口苦、咽乾、目眩。然如此也可以知道,想測知自己是否有肝膽病,可由口苦、咽乾、目眩以得知,不要等到臉色發青等等,很嚴重的時候再來胡亂求醫。

少陽中風證病綱()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

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滿,或心下悸,小便不利,

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註】

l   舉凡見到『口苦、咽乾、目眩』之證,再見到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或喜嘔等任何一證者,即可用【小柴胡湯】解其半表半堣夾腹C

l   不管是傷寒、中風,見口苦、咽乾、目眩之證,與弦細之脈者,則可知邪已傳少陽矣。

n   若兼見耳聾,目赤,胸滿而煩者→則知是從中風傳來。

n   若兼見頭痛、發熱、無汗者→則知是從傷寒傳來。

l   今五、六日,更見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則知是中風、傷寒兼具有之證也。

l   病理解析

n   少陽者,肝膽之屬也,主筋,其筋在半表半堣孜﹛A此處的半表半堙A是指筋分布在全身肌肉中,上至手太陰(手太陰皮層→足太陽衛氣層→手太陽榮氣層)表層,下至足太陰(足陽明肉層→足太陰肌層)媦h,之所以如此,故皮、肌肉等,因筋之附著,故富有彈性。亦因此故曰肝膽之經為『半表半堣孛g』也。

n   由半表半堨i知,其往來寒熱者,邪在陰,則作寒,邪在陽,則發熱。然邪氣會在表會在堙A因邪在少陽,充斥於表媔﹛A故無一定性,也因此『往來寒熱之不定』也。此即是所謂『少陽瘧』也,一天會發熱發寒好幾次,無有定性,且次數不定。

u  外併於表,半表不解,則作『熱』。

u  內併於堙A半堣ㄘM,則作『寒』。

n   少陽之脈循胸下,行於兩脅,故少陽有邪,則邪湊其經,病已成型,故『胸脅苦滿』也,基本上初得少陽病,會往來寒熱,但不致胸脅苦滿。

n   『默默不欲飲食』,乃木剋土,肚子感覺怪怪的,不會想吃東西。

n   『心煩』者,木能生火,木中有邪,心為邪擾,則煩也。

n   『喜嘔』,木喜條達,故凡肝膽受邪,則肝氣條達上逆,必會有嘔證。

n   以上皆是【柴胡】應有之證,其餘諸證,時或有之。總宜以【小柴胡湯】主之,各隨見證,以加減治之可也。

【小柴胡湯】

柴胡[八錢]、黃芩[三錢]、人參[三錢]、半夏()[八錢]、甘草()[三錢]

生薑()[三錢]、大棗()[三枚]

(1)上七味,以水五碗,煮取二碗。去滓再煎,取一碗。

(2)溫服一碗,日三服。

【註】

l   記法:草參薑胡棗芩半。

【加減法】

l   若胸中煩而不嘔,肺中有痰者→去半夏、人參。加瓜簍實一枚。

l   若渴→去半夏。再加人參[一錢半]、瓜蔞根(天花粉)[四錢]

l   若腹痛者,多是寒傷→去黃芩,加芍藥[三錢]以安撫其肝木。

l   若脅下痞鞕→去大棗。加牡蠣[四錢]破痞硬之結。

l   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加茯苓[四錢]

l   若咳者

n   寒咳→去人參、大棗、生薑。再加五味子[二錢]、乾薑[三錢]

n   熱咳→去人參改沙參。改柴胡為前胡,降逆止咳。

【方義】

l   柴胡味苦微寒,少陽主藥,以升陽達表為君。

l   黃芩苦寒,以養陰退熱為臣。

l   半夏辛溫,能健脾和胃,以散逆氣而止嘔。

l   人參、甘草,以補正氣而和中,使邪不復入以為佐。

l   調和榮衛,故用生薑、大棗之辛甘,而以為使也。

少陽證辨證法

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註】

l   這條就是提醒醫者,凡傷寒或中風,見『口苦、咽乾、目眩』的【柴胡】證,其他的證隨便見到一證,例如:口苦、咽乾、目眩,兩耳無聞,此時即可知道已經傷到少陽肝膽,如上條不需要如條文一樣每個證都合,見一證便可用【小柴胡湯】加減治之。

不解者,復與之,汗出則解

凡【柴胡】病證,而下之:若【柴胡】證不罷者→復與【柴胡湯】。

                        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

【註】

l   此條主要是在講柴胡湯證,誤下反使其虛,用藥後,其病解之病理變化。

l   凡【柴胡湯】病證,不與【柴胡湯】,而反下之。

l   不變他病,而柴胡證仍在者→可復與【柴胡湯】則解,但以誤下,其人必虛。故解必蒸蒸而熱,振振而寒,邪正交爭,然後汗出而解也。

l   病理解析

n   因為誤下使得體虛,此時邪仍在半表半媔﹛A仍用【柴胡湯】治之,然因體虛故,運藥排邪,必產生代償性體功能,所以然者,則蒸蒸發熱,而因表氣虛,會有微惡寒之感,後邪隨汗出則可解其病矣。

少陽證已解,渴者,為陽明病

服柴胡湯已,渴者→屬陽明。以法治之。

【註】

l   此條是教我們如何辨別邪由少陽反入陽明之法。

l   這條有兩種情形,一為邪氣反由少陽入陽明,二為邪本在陽明少陽,而少陽之邪解而陽明病仍在。然此條所要辨別的是第一種情形。

l   病理解析

n   見【柴胡證】,以【柴胡湯】治之,以解其半表半堣夾腹A然邪解後反而口渴,表示邪氣已經由少陽入陽明,因為入陽明則會耗陽明的水氣,水氣被耗,自然會感到口渴,所以條文言其轉屬陽明證,此時當以陽明證治之。

n   以其治法,當分別其陽明經、腑,見證施治。

u  經者:葛根、白虎等。

u  腑者:承氣、益胃等輩。

表裡俱病,與少陽病別之

得病六、七日,脈遲浮弱,惡風寒,手足溫。

醫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脅下滿痛,面目及身黃,頸項強,小便難者。

與【柴胡湯】後→必下重。

本渴,而飲水嘔者,【柴胡湯】不中與也。

【註】

l   此條是提出一個例子,要我們知道,不可單單看到脅下痛等症,就不管它證,而斷定為柴胡證,並分析柴胡證與太陽證之別,與其病理變化之關係。

l   病理解析

n   脈遲浮弱:遲者,為寒脈;浮者,病在表;弱者,體虛也。

n   已經得病六、七天,又見有表寒且體虛之脈徵,其惡風寒者,表陽虛故惡風寒也,手足溫可知邪尚未入太陰。

n   此時醫者三番兩次的用下法,使得胃中大寒,不得腐熟水穀則不能食,其寒復傷少陽肝膽,肝膽有寒,其經循行過脅下,故會有脅下滿痛等症。面目及身黃是因寒凝身上之氣為水,水濕積於一身之故也。頸項強者,是為病仍在太陽表,全身的氣都被凝成水,根本沒法順行入膀胱,所以無尿可出,故曰小便難也,一來也是因為多次用下法,津液大傷,故無尿。

n   這時候當明辨,是太陽病未解兼黃疸之證,不可看到脅下滿痛,就誤以為是柴胡湯證,若與柴胡湯治之,反而會使下利的情形更為嚴重。反而要用【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一來解太陽表邪,二來化濕除疸矣。

n   妄用下法,使得津液大傷,自然會感到口渴,然胃中大寒,寒氣上逆,所以水入則嘔,此時的嘔,並非肝膽傷之嘔也,是為胃中寒故也,所以這時候不是柴胡湯證,而是胃中寒,食物入胃根本不能腐化,故食入則噦也。若到這時,那麼就得用到【理中湯加丁香、吳茱萸】,溫陽明腑兼溫肝膽也。若為寒濕黃疸,又該用【茵陳四逆湯】。

分別少陽與少陰之不同

傷寒五、六日,頭汗出,微惡寒,手足冷,心下滿,口不欲食,大便鞕,

脈沉細者。

此為陽微結,必有表,復有堣]。

脈沉,亦在堣];汗出,為陽微。

假令純陰結,不得復有外證,悉入在堙C

此為半在堙B半在外也。

脈雖沉細,不得為少陰病。

所以然者,陰不得有汗,今頭汗出,故知非少陰也。

可與【小柴胡湯】,設不了了者,得屎而解。

【註】

l   此處主要是要我們了解陰結與陽結的不同,並且告訴我們,若見陽結而有半表半堣岔牷A即可與【柴胡湯】治之。

l   病理解析

n   頭汗出,微惡寒者→是為風證也。

n   手足冷者→少陰證也。

n   心下滿,口不欲食→這有種可能,一為胃中有寒,不能腐熟水穀,另一種則是大便塞在腸胃道,故心下滿,口不欲食,此處就條文而言,是大便不通所造成的不想吃東西。

n   脈沉細→沉者,有媄狺妖腄F細者,氣不足故也。

n   陽微結者→熱火令其大便鞕,而造成些微的阻塞。

n   此『陽微結』,必有表,復有

u  表者:頭汗出,微惡寒。

u  堛怴G手足冷,心下滿,口不欲食而大便鞕。

n   脈沉者,亦指邪在堣];汗出者,表證的邪氣可以隨汗而出,所以稱陽微,表邪因汗出而較輕微。

n   如果是純屬『陰結』,寒所造成的大便不通,那麼就不會有經表的外證,而邪氣會全入堣]。(此是讓我們比較陰結與陽結之異)

n   既然此『陽微結』之證,有表亦有堙A雖然脈沉細,但不可以看作是少陰病,這是因為今見頭汗出,然陰不得有汗,故知非病少陰也。而此是為半表半堣岔牷A可與【小柴胡湯】和解之,若不了了者,用小柴胡湯沒甚麼動靜,表示說熱火較盛,可與【大柴胡湯】,大便出來即可癒也。

邪入少陽經()

陽明病:發潮熱,大便溏,小便自可,胸脅滿不去者→與【小柴胡湯】。

【註】

l   此條言若有發潮熱與大便溏之相互矛盾之症,然又有胸脅滿之少陽證,可試以小柴胡湯解其表裡不和的狀況。

l   病理解析

n   發潮熱者,是陽明的熱實證,乃因陽明氣不足,腎水為了補充陽明水氣,相對的也不足,此時才會發潮熱,既然如此,怎會發生大便溏之症?實為互相矛盾的症狀,此時見有胸脅滿之狀,可試試用【小柴胡湯】和解堨~不和之邪。但是如果真的可以很確定有表熱,復有奡H之便溏證,那就不是小柴胡湯了,應為【黃連湯】證。

n   條文雖說如此,然以理而言,臨床上不太可能發生,故了解其中所要闡述之病理即可。

邪入少陽經()

陽明病:脅下鞕滿,不大便,而嘔,舌上白苔者→可與【小柴胡湯】。

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氣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

【註】

l   此條主要是以苔來別其有無熱邪入少陽。

l   陽明病,不大便,脅下鞕滿而嘔→是陽明傳少陽病也。

n   若舌上黃苔濇者→為陽明之熱未盡,則當與【大柴胡湯】兩解之。

n   若舌上白苔滑者→是已傳少陽,故可與【小柴胡湯】和解之。

l   病理解析

n   陽明轉屬少陽,陽明尚餘邪,故會大便不通,此時不得以大便通不通,來斷定寒熱,應以舌苔來論定之。脅下鞕滿而嘔,可知邪已傳入少陽,此時若見舌上白滑苔,則非熱邪入少陽,雖說有大便不通,但這熱邪不會很重,所以大便不會塞得很死,且小柴胡湯本身就有些微通大便之功效,故與【小柴胡湯】和解即可。

n   如果舌苔是黃色,此是少陽陽明皆有熱者,那就不是用小柴胡湯,應為【大柴胡湯】證。

n   『上焦得通』→則嘔可止。

n   『津液得下』→則便可通。

n   胃氣因和,而鞕滿除,則身必濈然汗出而解。

n   後面所講的是以小柴胡湯,通其上焦,並調和榮衛則津液可順行,其順行則胃氣和,且大便有津液的潤燥,則大便自可通矣。濈然汗出者,是為邪隨汗出則解也。

熱入血室()

婦人中風,發熱,惡寒,經水適來。

得之七、八日,熱除而脈遲、身涼,胸脅下滿,如結胸狀,譫語者。

此為熱入血室也,當刺【期門】,隨其實而瀉之。

【註】

l   這條所講的是風邪在婦人月經期入侵,而趁其肝血虛時之邪熱入堙A此時當刺期門以治之。

l   病理解析

n   肝主風,此時婦人中風,其同氣相求,故婦人得之中風,則易入血室,尤其是在經水適來(即是經期)之時,更容易熱入血室。

n   中風後七、八天,熱已經退了,然因為風邪耗傷元氣,再加上月經期之熱隨血去,而成虛寒,故其脈遲而身涼,胸脅下滿者,有邪氣在肝膽經,故滿也。胸中有邪氣,則形似結胸狀,譫語者,是為邪氣傷到心主,會胡亂說話。然肝亦受傷,所以也常伴有心慌慌,如見鬼狀的情形。

n   見到如此即可確定是為『熱入血室』,當以針刺【期門穴】,以瀉其肝經之熱邪,此期門乃肝之募穴,肝藏血,取之則可瀉血室中熱邪也。

n   此處所說之【血室】,一般多以女性的子宮解釋,然男性也有可能得到熱入血室之證,由此可知並不一定是子宮,其衝、任二脈,主一身之血,然肝又藏血,所以然者,辨病之時不當只以子宮作為唯一的病所。

【補註】                                            

l   延伸思考:

n   子宮在中醫來講是為肝的系列,乃肝藏血故也,而精室則為腎的系列,當加以別之,既然子宮為肝的系列,那麼婦人在懷孕初起時,會以肝血養胎,此時肝血不足者,會連帶肝氣亦不足,故婦人懷孕喜食酸物,即是食酸以補肝氣故也。

熱入血室()

婦人中風,七、八日,續得寒熱,發作有時,經水適斷者­­­­­­­­­­­­­­­­­­­­­­­­­­­→此為熱入血室。

其血必結,故使如瘧狀,發作有時→【小柴胡湯】主之。

【註】

l   風邪內侵,乘血室虛損內陷入血室,造成經血停滯,必瘀其血於血室內,用小柴胡湯提升其邪外出,不使邪傷血室。

l   病理解析

n   此處的『其血必結』,即所謂的子宮瘀血或肌瘤一類。

l   輕者用【小柴胡湯】升少陽之邪,不令深入。

l   熱結已成實者→【大黃蟅蟲丸】。

l   溫病熱入血室→【竹葉玉女煎】。

l   邪已衰其半→【護陽和陰湯】。

l   熱退血結者→【化瘀湯】,【牡丹皮湯】。

熱入血室()

婦人傷寒,發熱,經水適來,晝日明了,暮則譫語,如見鬼狀者。

此為熱入血室,無犯胃氣及上二焦,必自愈。

【註】

l   寒邪乘血室虛損,下入血室,晝日明了知邪不在陽,暮則譫語,是為邪在陰血,擾心主則如見鬼狀,此時汗、吐、下法皆不可輕用,並以桃仁煎、下瘀血湯輩,下其瘀血,否則終身如狂,雖然令其行經,熱隨血去,病當自癒。但能自癒者,臨床上實在少見!

三陽合病,不可下之

陽明,中風,口苦,咽乾,腹滿,微喘,發熱,惡寒,脈浮而緊。

若下之:則腹滿,小便難也。

【註】

l   這條病症就較為複雜,因為三陽合病,太陽、陽明、少陽同時得病,相對的用藥或治法也就較為複雜。且在提醒合病併病,絕不可單用一法,不兼顧它經之證,則容易引邪入裡也。

l   病理解析

n   陽明:指的是陽明病媄牷A便鞕,或不大便等等的。

n   中風:此指有中風表病。

n   口苦、咽乾者:是為少陽證也。

n   腹滿:陽明媢篜牷C

n   發熱、惡寒,脈浮而緊:此為太陽風寒脈也。

n   微喘者:邪傷肌表,氣耗而細胞缺氧,故喘。

n   由上面的解析可知,風寒傷其肌表,而後內傳陽明、少陽,且表之太陽未解,此時用藥繁亂,難以對證下藥,既然知道三陽經皆有熱邪,我們可以先以針瀉之,令邪氣退減,後見邪氣偏盛於何經,此時用藥就比較簡易,不致雜亂沒方向的亂開藥。

n   此時針應刺何處以瀉其熱?

u  風寒傷太陽者→合谷、後豀、經渠。

u  陽明熱邪者→足三里、崑崙。

u  少陽熱邪者→陽陵泉、太衝(止邪入肝經)

n   審其表裡用藥為何?

u  太陽、陽明病較為顯著者→【桂枝加大黃湯】,兩解之。

u  少陽、太陽病較為顯著者→【小柴胡湯】或【柴胡桂枝湯】隨證施治。

n   條文提醒:三陽合病,不可下之,因為兼有它經之證,若以下法,則引邪皆入陽明,所以然者會腹更滿,邪氣盛則大耗津液,而小便量少也。

三陽合病之治病準則

陽明病:

(一)脈浮而緊,咽乾,口苦,腹滿而喘,發熱,汗出,不惡寒,反惡熱,身重。

若發汗:則躁,心憒憒,反譫語。

若加溫鍼:心怵惕煩躁不得眠。

若下之:則胃中空虛,客氣動膈,心中懊憹,舌上胎者→【梔子豉湯】主之。

(二)若渴欲飲水,口乾舌燥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三)若脈浮,發熱,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者→【豬苓湯】主之。

陽明病,汗出多而渴者→不可與【豬苓湯】。

                      以汗多,胃中燥,【豬苓湯】復利其小便故也。

【註】

l   此條比照於上條,多列出變證之治則,與提醒學人三陽俱病,不可妄用汗、下與溫針法治之。

l   病理解析

n   脈浮而緊→此為風寒兩傷之脈也。

n   口苦、咽乾→少陽病證。

n   腹滿而喘,發熱,汗出,不惡寒,反惡熱,身重→是為陽明病證也。

n   前面所講的三陽合病,若用以下治法,皆有誤,學者當慎:

u  如果用發汗法,這對表證有效,然陽明的媢篜牷A少陽證未解,表虛反而會使邪氣內陷,身體在對抗病邪需要許多元氣來抵抗,今卻用發汗法,使得表陽大虛,元氣被瀉出去,此時代償性體功能會產生(後援軍),所以會感到煩躁不安。心憒憒者,汗為心液,表陽大耗所以必傷心主,故也。其神明乃心所主,所以然者,會神昏譫語。

u  如果用溫針,那陽明媦騿A豈不是火上加油,火邪先入心,火旺則心怵惕,且陽不入於陰則煩躁不得眠。

u  若用下法,沒錯把裡面的熱邪給瀉下了,但也一同將表邪給帶入裡,胃受邪氣所傷,且一再的傷,胃氣被耗盡,故胃中空虛,然熱邪由胃上衝入肺,熱邪鬱在胸肺中,則心中懊憹,因為有熱會烤黃舌上的舌苔,若到這個時候,那就變成【梔子豉湯】證了。

u  如果今天用下法,其人體功能尚可,而表邪因為下法也一併被帶入陽明經,然身體仍不斷的產生熱來抗邪,造成陽明經大熱,其熱大耗津液則口乾舌燥,一直想喝水,這是為【人參白虎湯】證。

u  若今天用下法,使得脈浮、發熱、渴欲飲水,且小便不利者,這是藥氣將堥董ㄤ嗽m下,而表邪內陷至小腸腑,小腸有熱則耗水,使致無尿可出或尿量短少,脈浮而發熱,可知邪仍在太陽,然熱耗胃氣所以會很想喝水,此是為【豬苓湯】證。

è  這一條比照陽明病,汗出多而渴者,在經者是【白虎湯】證,在腑者為【增液】、【承氣】等證,而非【豬苓湯】證,而這裡是以汗多,熱邪由手太陽入小腸腑,而成的腸胃道有熱邪,用【豬苓湯】通利水道以滋胃燥。

n   然上面所說的都是後來的變證,那本病應如何治療呢?

u  同上條條文所說針刺,再與藥治之。

è  太陽表邪者→合谷、後豀、經渠。

è  陽明熱邪者→足三里、崑崙。

è  少陽熱邪者→陽陵泉、太衝(止邪入肝經)

è  後若有硬屎在腹中,可與【增液】或【承氣】等輩治之。

【豬苓湯】

豬苓(去皮)、茯苓、阿膠、澤瀉、滑石()

各三錢。

(1)上五味,以水四碗,先煮四味,取二碗,去滓。

(2)再納阿膠烊消。

(3)溫服,日分三次服。

【註】

【方義】

l   二苓:滲瀉,既疏濕熱,而不留壅瘀。

l   澤瀉:通利水道。

l   滑石:性滑,去熱而利水。

l   阿膠:質膏,養陰而滋燥。

三陽俱病之治則

陽明中風,脈弦浮大,而短氣,腹部滿,脅下及心痛,久按之氣不通,鼻乾,不得汗,嗜臥,一身及面目悉黃,小便難,有潮熱,時時噦,耳前耳後腫。

刺之小瘥。

外不解,病過十日,脈續弦者→與【小柴胡湯】。

                  脈但浮,無餘證者→與【麻黃湯】。

若不尿,腹滿,加噦者→不治。

【註】

l   這條條文同前二條,皆是三陽俱病治證,治則類似於前二條,然強調關格證之嚴重性,提醒醫者見三陽俱病,就要及早治療,勿令拖延而致大病也。

l   病理解析

n   脈弦浮大:弦者,少陽脈也;浮者,太陽中風脈也;大者,陽明脈也。

n   腹部滿:其氣耗則氣短,陽明媢瞗A故腹部滿。

n   脅下痛:兼有少陽病證,肝膽經繫於脅下,所以會脅下痛。

n   心痛,久按之氣不通:木病,然木火相生,所以脅下痛會再兼有心痛。疼痛則以手按之,反使氣血更不通快。

n   鼻乾:陽明經有熱邪,經脈經過鼻旁,故會鼻乾。

n   不得汗:元氣大虛,使得無汗可出。

n   嗜臥:氣被邪氣所耗,衛氣不足以供應細胞則缺氧,所以會很想睡覺。

n   一身及面目悉黃:此為不得汗且小便不得利,水氣不能出而鬱在陽明經,故全身面目俱黃,而為黃疸。

n   小便難:太陽經表之邪入其膀胱腑,熱則脹,故尿不得出。

n   潮熱:邪傷衛氣,使腎水不足,故黃昏時有潮熱。

n   時時噦:陽明邪氣入腑,氣上衝咽喉故噦。

n   耳前耳後腫:少陽經脈循行於耳前耳後,邪熱氣循於內,熱脹,故發腫也。

n   分別上述之病證

u  太陽病→脈浮、短氣、不得汗、小便難。

u  陽明病→脈大、腹部滿、鼻乾、一身及面目悉黃、潮熱、噦。

u  少陽病→脈弦、脅下痛、心痛、耳前後腫。

u  以針刺法刺之,以瀉其三陽俱病之熱邪

è  太陽:合谷、經渠、後谿、崑崙。

è  陽明:足三里。

è  少陽:太衝、陽陵泉。

n   外不解、病過十日:如果以針刺法刺之,或置之不理,而病尚未痊癒,過十天左右。總之就是看後面的病偏勝於哪一經,以其經治之即可。

u  脈續弦者,少陽脈也→以【小柴胡湯】治之。

u  脈浮,而沒有其他明顯病症的,是為太陽病也→以【麻黃湯】、【桂枝湯】等辨證施治。

u  若已經到尿不通,腹部滿,然而又一直呃氣,此是『關格證』,所謂格者,飲食不得入也;而關者,是大小便不通也,這可是會使人喪命黃泉的,醫者不可不慎。

u  不尿腹滿為五苓散證屬熱,但噦者為胃中寒氣上逆,清熱不可,溫寒也不可,簡直無計可施,等到病出現此證時,是沒法醫治的死證,其他都還有得治,莫到病情嚴重再醫治,若到關格證,那麼就算找到名醫也無用了。

太陽病,醫反下之之變證

太陽病,下之:

(1)  其脈浮,不結胸者→此為欲解。

(2)  脈促者→必結胸。

(3)  脈細數者→必咽痛。

(4)  脈弦者→必兩脅拘急。

(5)  脈緊者→頭痛未止。

(6)  脈沉緊者→必欲嘔。

(7)  脈沉滑者→邪熱利。

(8)  脈滑數者→必下血。

【註】

l   病在太陽,誤下之,為變不同者:皆因人之臟氣不一,各從其化而入,故不同也。

l   病理解析:

n   脈浮,不結胸,欲自解:

u  脈浮:表示邪尚在表,未因下法而內陷,故不結胸。

u  邪已被下法所除些許,邪轉弱,內寒外熱,寒熱終將平衡,故欲自解。

u  表仍有邪在,只是邪未內陷,最好還是用【桂枝湯】以解表。

n   脈促者,必結胸:

u  脈促:脈跳動快速、卻忽一停,為熱結胃體、胃經,與胸部。

u  結胸:熱邪入胃體,會有腹脹、胸痛手不可近之結胸。

u  宜大、小陷胸湯。

n   脈細數者,必咽痛:

u  脈細:腎氣不足。

u  脈數:為熱。

u  脈細數:可知,此屬陰虛火旺之證。

u  咽痛:風傷足太陽,使衛氣不足,則無以下滋腎水。然反下之,胃氣因而更不足,無以補其衛氣,則腎水更加不得滋潤。邪熱又由陽明直入少陰,少陰受火傷,而水不足以制火,再加上腎水無以上潮滋潤咽喉,心火反爍咽喉,故咽痛也。

n   脈弦,兩脅拘急:

u  脈弦:足少陽膽脈,與足厥陰肝相表裡。

u  兩脅拘急:肝主風,而反用下法,風邪趁虛入堙A耗足少陽水氣,使其經脈所主之筋,燥而拘急,是為兩脅拘急。

u  宜小柴胡湯。

n   脈緊,頭痛未止:

u  脈緊:衛中有寒。風本為陽邪、會發熱,不應見寒證脈。但因用苦寒藥下,使胃氣轉寒,寒氣隨胃氣上入肺再轉入足太陽,此寒氣勝過本風傷衛所生之熱,使脈象轉為寒證的緊脈。

u  頭痛未止:足太陽氣轉寒而凝,然除了頭痛未止外,甚者亦會一身盡痛,因寒凝氣,而無氣以潤筋,故也。

u  宜桂枝薑附湯。

n   脈沉緊、嘔:

u  此誤下之變證,與上證有類似,皆為藥氣之寒所傷,然此條為傷到胃腑,上條為寒凝胃氣也。

u  脈沉緊:沉為在堙C沉緊者,胃中有寒。

u  嘔:胃陽欲抵抗,故嘔。然亦因胃寒,而寒不化物,食物不得下行,不得食,食之則腹脹或嘔。

u  宜理中湯、桂枝人參湯。

n   脈沉滑,協熱利:

u  脈沉滑:邪熱內陷陽明。

u  風傷衛,衛生熱以抗之,然用下法,使邪內陷入陽明經,造成胃經有熱,熱與身上胃氣併出,故協熱利,腐臭如爛泥。

u  宜葛根芩連湯。

u  臨床上,肛門塞劑,與下法有異曲同工之

  喝奶的小娃兒,腸胃已偏寒涼,發燒後用肛門塞劑(下法),引邪入裡,同時激發胃中寒氣,造成全身冰冷、身冒冷汗、且痛得哇哇叫(衛中有寒,脈緊),甚則嘔吐(胃中有寒,脈沉緊)

  小娃用肛門塞劑後,引邪內陷,變成協熱利(脈沉滑),卻被認為是腸病毒,真是豈有此理,怎可拿人命來開玩笑!已有好多用塞劑,造成死亡的案例。

n   脈數滑,下血:

u  數者為大熱,滑者本為熱脈也。此時由風耗氣轉為熱傷榮,熱脹破微血管,而為腸風下血。

u  此下血可分為四種:

1.  下後熱邪陷入胃經,胃經大熱,使之大汗出、大煩渴、脈洪大者,人參白虎湯主之。

2.  下後熱入胃腑,使胃體潰瘍,而下血者,桃仁承氣湯主之。

3.  下後熱入下焦(廣腸),而下血者,宜白頭翁湯。

4.  下後熱邪內陷,造成三焦大熱者,宜黃連解毒湯。

u  若為蓄血證,其人如狂者,抵當湯主之。

反下之之變證()---表證未除,而胃中有寒

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

表堣ㄧ悛怴A【桂枝人參湯】主之。

【註】

l   這條是罵人學藝不精,看到感冒發燒就亂下、數下(肛門塞劑也算),胡搞瞎搞,造成外熱內寒。

l   病理解析:

n   此條重點在『數下之』:下藥苦寒,不斷用之,使胃中有寒。

n   協熱利:此處的『熱』,是體功能為對抗下法的寒氣所產生的熱。並非逐表邪而產生的熱。

n   心下痞硬:數下之,胃中寒氣加上體功能抗寒的熱氣,兩相夾處,造成心下痞硬。此為寒熱互槓所致,而非媯磞茖葭略]。

【補註】

l   由表證未解可知,其人體功能夠強,邪未內陷。然數下之,終究傷元氣,故脈微弱。

皆成痞證的寒熱在胃,何以辨之:

 

桂枝人參湯

甘草瀉心湯

辨證點

脈微弱

脈有力

病理

表證未解,邪未內陷,但數下之,使埵傢譬H。表熱內寒。

寒邪誤用下法,外邪全部內陷。體功能起而抗之,使內熱與外寒積在胃體內。

脈象

數下之,元氣大傷,故脈微弱。

外寒邪與體熱湊在一塊,形成實證,脈象有力。

藥理

發表+

不理體功能之熱

溫寒+瀉熱

寒熱進退,依證施治

 

經云:桂枝湯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與葛根黃芩黃連湯。此則又與桂枝人參湯。何用藥有溫涼之異?

 

葛根黃芩黃連湯

桂枝人參湯

症狀

喘而汗出、協熱利、脈促

協熱利、心下痞硬、脈微弱

辨證點

表證漸退,陽明經內熱已成

有表證,有內寒證

病理

→風邪傷衛之大熱,大部分內陷陽明胃經。

→病在太陽少,在陽明多。

→雖數下之,邪未內陷。

→表有風邪傷衛之熱。

→埵酗U藥之寒+體功能內熱。

協熱利

此熱為『外邪熱』

此熱為『體功能的熱』

藥理

瀉熱/清熱:解陽明經表。

(胃經)/(胃腑)兩解。

發表(太陽)+(陽明胃腑)

備註

此時未必是外邪熱,若為傷寒或風涼,則為體功能抗外邪的熱。

此時必是體功能的熱,因外邪沒內陷。

 

【桂枝人參湯】

桂枝[四錢]、炙草[四錢]、白朮[三錢]、人參[三錢]、乾薑[三錢]

上五味,以水先煮後加四味;納桂,微煮,去滓。溫服,日再服,夜一服。

【方義】

l   外熱內寒,所以用『桂枝人參湯』外發表邪、內溫藥寒。

l   桂枝、甘草:解表。

l   白朮:和胃。

l   人參:補所耗之體功能。

l   乾薑:溫散下藥之寒。

反下之之變證()---邪在太陽,寒凝水氣嗆肺

太陽病,下之:微()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仁湯】主之。

喘家作【桂枝加厚朴、杏仁】佳。

【註】

l   微喘者,乃風中夾微寒,寒凝水氣、嗆肺而作咳,無痰→桂枝加厚朴杏仁湯。

l   病理解析

n   此處的『喘』,應加『咳』。→係因風涼之寒,凝水氣嗆肺,會有咳證,而喘乃係寒凝衛氣,入細胞之氣不足則缺氧,故喘。

n   在此當知寒凝氣的寒,有兩種可能,一為風涼的寒,一為下藥之寒。

n   表未解:仍有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等證。

n   用桂枝以解未解之表,用厚朴破水凝之氣,以杏仁沉降肺中水邪。

【補註】

l   夾寒者,無汗喘咳,大青龍湯證。

l   喘家:謂素有喘病之人,遇太陽中風而喘者,桂枝湯皆宜用之,加厚朴杏仁為佳也。

【桂枝湯加厚朴杏仁湯】

於桂枝湯方內,加厚朴[三錢],杏仁[五錢],餘依桂枝湯方。

【方義】

l   桂枝湯:溫胃,化水為氣。

l   厚朴:破氣。

l   杏仁:沉降水氣。

反下之之變證()---虛證之熱邪入肺

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若汗出,微惡寒者→【去芍藥方中,加附子湯】主之。

【註】

l   病理解析:

n   脈促:脈跳得很快,忽然停一下,再繼續跳,此是熱結胃中。

n   結胸:熱在胃堣巹摀﹛A熱性脹,脹則痛,此時會痛得手不可近。

n   若汗出、微惡寒者,汗出則耗胃氣,元氣不足,造成惡寒,此為表陽虛,故而用附子補陽,桂枝補衛氣。

n   去芍藥:芍藥之性酸濇,在此會阻礙肺氣沉降瀉熱,故不宜用之。

【補註】

l   辨證須知

n   惡寒:風一吹就受不了。

n   微惡寒:感覺背脊涼涼的。

n   汗出惡寒:表邪強。

n   汗出微惡寒:表陽不足。

l   脈促胸滿,為邪陷胸中的結胸證:

n   實證,脈促有力、氣上衝咽喉不得息→太陽之邪全部入肺→肺離嘴巴最近,把邪全部吐出就好了→【瓜蒂散】。

n   虛證,脈促無力→乃因病尚在表,卻用下法瀉胃氣,肺氣趁虛入胃,邪再趁虛由太陽轉屬肺→大部分邪尚在表,故仍用桂枝湯,然因少部分邪在肺,為免酸斂之品的芍藥妨礙肺氣運作,故去白芍→【桂枝去芍藥湯】。

n   若為表陽虛,則汗出、微惡寒、感覺背脊涼涼的→加附子以溫表陽→【桂枝去芍藥湯加附子】治其表。

    病在太陽不發表解肌,反用下法去瀉胃氣,使邪氣下沉入胃。肺空了,則邪由陽明轉入肺中。然病邪不一定全由太陽轉入肺,會因身體狀況不同而散在肌表、肺、胃之間。

n   若邪全轉入胃腑(胸隔間),則脈促、結胸、頭汗、小潮熱→【小陷胸湯】。

n   若邪大部分入胃經,則脈促、喘而汗出、不惡寒、協熱利→【葛根黃芩黃連湯】。

n   若邪全在太陽,且風中微寒,則寒凝水氣,嗆肺而作咳、微喘、無痰→【桂枝加厚朴杏仁湯】。

反下之之變證()---實證之熱邪入肺

病如桂枝證:頭不痛,項不強,寸脈微浮,胸中痞硬,氣上衝咽喉不得息者,此為有寒也→當吐之,宜【瓜蒂散】。

【註】

l   病如桂枝證:乃頭項強痛,發熱汗出,惡風脈浮緩也;今頭不痛,項不強,則非桂枝證也。

l   寸脈微浮,是邪去表未遠:已離其表也。→除非經驗豐富,否則難以抓出寸脈浮(足太陽之浮)與寸脈微浮(肺之浮)之別。

l   胸中痞硬,氣上衝咽喉不得息:是邪入堨撞`,而在胸中,必胸中素有寒飲之所致→意即,肺部有水寒之氣。

l   病理解析:

n   由頭不痛項不強,可看出邪不在太陽,而寸脈微浮,此時寸脈應作肺脈看,可知邪已入肺,然邪之水寒泛化為痰入肺中,故胸膈會有悶脹感(辨證點),而因為有痰,則肺氣無以順利下行,反而上衝咽喉,致使呼吸困難。

n   此處水寒之氣泛化為痰,實乃寒凝胃氣而為飲,為痰涎。

【補註】

l   宜以【瓜蒂散】吐之因:

n   寒飲在胸,不在肌腠→解肌之法,無可用也。

n   痞硬在胸,而不在心下(胃體),→攻堣妒k,亦無所能。

n   惟有『高者越之』一法→使胸中寒飲,一湧而出。

【瓜蒂散】

瓜蒂(熬黃)[一錢]、赤小豆[一錢]

(1)  上二味,各別搗篩,為散已,合治之。

(2)  取一錢匕,以香豉一合,用熱湯七合,煮作稀糜。

(3)  去滓,取之和散,溫頓服之。不吐者,少少加服,得快吐乃止。

(4)  諸亡血虛家,不可與瓜蒂散。

(5)  虛人,當吐而胃弱者,應以【參蘆散】吐之。

【註】

l   夏天吃的香瓜,其蒂即為瓜蒂,很苦(越苦效果越好喔!),取下,曬乾,研粉,備用之→藥房買不到喔,因為太便宜了。

l   比較瓜蒂與梔子之功:

n   傷寒→瓜蒂,吐肺中之痰。

n   熱火傷→梔子,吐胸肺之虛熱。

l   用藥後之辨證:

n   吐不止者→蔥白湯解之。

n   良久不出者→含砂糖一塊即吐。(此法會比加大劑量好些,畢竟此方損胃氣)

n   若頭額兩太陽痛者(腦漏)→令病人噙水一口,出黃水(腦中細胞腐敗物,很臭),即愈。

【方義】

l   瓜蒂→苦以越之。

l   赤小豆→酸以湧之。

l   吐去上焦有形之物,則水得舒暢,天地交而萬物通。→此時的『天』是指上焦的肺。肺不壅塞,得以肅降,腎水有源頭的滋養,則體內的水氣就得以疏佈自如。

【參蘆散】

人參蘆[~二錢]

(1)  研為末,水調下一、二錢。

(2)  或加竹瀝和服(竹瀝滑痰)

【方義】

l   病人虛贏→故以參蘆代黎蘆、瓜蒂,宣猶帶補,不致耗傷元氣也。

反下之之變證()---無表證之餘邪入肺

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

若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註】

l   下後若沒有太陽表證,則邪不在太陽經,已由經表轉入肺臟,此時不可以再用桂枝湯解表,應與麻杏甘石湯,除肺中之邪熱。

【補註】

l   不得為條文所拘束,看到下後就不能再用桂枝湯,實指無太陽表證的不可與,若表證仍在,邪氣沒因下法而內陷者,仍須以桂枝湯主之。

l   比照用桂枝湯後的辨證→汗後,不可更與桂枝湯。汗出、喘而無大熱者,麻杏甘石湯主之。與這條比較,不管以前發生過甚麼樣的症狀,或做過甚麼樣的治療,臨證時,見到汗出而喘、無大熱,是肺中有邪熱,就應該下麻杏甘石湯,不要因為以前的種種成因,反而影響臨證的用藥方向。

l   整理:

n   傷寒、中風,汗出而喘,無大熱者,麻杏甘石湯。

n   陽明病下之,餘邪反入肺,汗出而喘無大熱,麻杏甘石湯。

n   溫病入陽明胃腑,下後餘邪入肺,麻杏甘石湯。

n   邪不在肺則禁用。

辨氣上衝,可否與桂枝湯---邪在肺,而氣上衝

太陽病,下之後:其氣上衝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

                若氣不上衝者→不可與之。

【註】

l   此條病邪仍在足太陽,肺中無壅塞之氣,亦無痞硬。

l   病理解析:足太陽之邪反壅入肺,由肺衝出,上衝咽喉。

【補註】

同為邪在肺中,氣上衝咽喉,如何辨別『桂枝湯』與『瓜蒂散』證

    →以胸中是否脹痛、呼吸困難分別之:

 

桂枝湯

瓜蒂散

辨證點

胸中無壅塞

胸中痞硬,呼吸困難

症狀

足太陽邪氣反壅入肺,胸中無壅塞(無痰故也),是為無形虛證。

表寒入肺中,體功能起而抗之,胸中痞硬(胸中脹痛,會覺得呼吸困難),是為有形實證。

脈象

寸浮洪(足太陽之浮,更接近表皮)

脈微浮,為肺之浮(和足太陽之浮,差距在0.2mm,約3~4張紙)

 

反下之之變證()---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1)

太陽病,重發汗而復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發、小有潮熱。

從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湯】主之。

【註】

l   太陽病已重發汗,大耗水氣後,又復用下法,津液大傷,造成:五、六天大便不出,嘴巴乾而渴,在黃昏三至五點的時候會有潮熱,胸口到小腹不能按,因為都給邪熱塞住,氣無法順,按會痛得受不了。此為大結胸證。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重發汗而復下:邪雖在表,不可重發汗,然水因大汗而大耗,津液已經大傷,又變本加厲的再用下法,津液會更傷。

n   不大便五六日:因津液大耗,使得胃腑過於乾燥,無液潤腸。

n   舌上燥渴:胃中過於乾燥,沒有充足的衛氣以供腎水,則無液上潮。

n   心下至少腹:胸腹之上、中、下皆壅塞。(所以此處應改為胸至少腹)

n   硬滿痛,不可近者:意指脹痛,痛甚,拒按。

l   吳人駒曰:一腹之中,上、下邪氣皆盛,證之全實者,其脈常沉伏,氣不足,則脈體反小,不可生疑畏,惟下之,而脈自漸出也。

l   方有執曰:此明結胸,有陽明內實疑似之辨。蓋不大便,燥渴,日晡潮熱,從心下至少腹,滿而痛,皆似陽明內熱。惟小有潮熱,不似陽明大熱之甚。所以陽明必以胃家實為主,而凡有一毫太陽證在,皆不得入陽明例者。

l   程知曰:太陽結胸兼陽明內實,故用大陷胸湯,由胸脅以及腸胃,皆可蕩滌無餘。若但下腸胃結熱,而遺胸上痰飲,則非好的治法矣。

【補註】

l   胃中實,不大便者

承氣湯輩與大陷胸湯比較

病 證

  

  

大陷胸湯

『太陽病』,風邪下陷入胸膈,胃經、胃腑津液傷。

不大便五六日,由胸膈至少腹硬滿痛,小有潮熱。

大承氣湯

 

『陽明病』,中風入足陽明胃腑,胃中實,熱旺水耗,不大便者。

繞臍痛,整個腹部疼痛

小承氣湯

肚子堙A一塊塊、分散開的硬屎痛。

調胃承氣湯

腸道轉彎處堙A零星硬屎,下利清水或汙水或少量的積聚。

 

【大陷胸湯】

大黃(去皮)[五錢]、芒硝[二錢]、甘遂(另碾)[二分]

(1)  上三味,以水六碗;先煮大黃,取二碗,去滓。

(2)  納芒硝,煮一二沸;再納甘遂末。

(3)  溫服一碗,得快利,止後服。

【註】

l   甘遂用以破氣行水:

n   重發汗加上下法,水都已被耗光了,為何還要用甘遂?

n   因為土剋水,土邪太旺,水氣不得下行,泛化為痰(火旺水耗,使胃液轉泛為痰),故用甘遂以破氣行水,清熱逐痰,引熱從尿出。

n   生粉,為非常強的利水藥,用之當慎。

【方義】

l   此方用於三焦俱實的大結胸證,若只有心下到少腹,硬滿痛者,不可用也。

l   甘遂為君:苦寒,行水直達膀胱,引胃經,胸肺之熱由小便出。

l   芒硝為臣:鹹寒,輭堅。

l   大黃為使:苦寒,蕩滌瀉胃腑之熱。

反下之之變證()---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2)

結胸者,項亦強,如柔痙狀→下之則和,宜【大陷胸丸】。

【註】

l   熱邪積在胸至少腹時,病勢已很嚴重,用【大陷胸湯】急攻之。

l   水氣積在胸、肺、胃經、心下者,雖是熱邪夾雜,但邪輕不重,乃水結胸也,易引邪內陷,故用【大陷胸丸】丸劑以緩攻之。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項強,頭痛;結胸:項強,頭不痛。(與太陽本病分別之)

n   結胸證的項強,只是脖子附近筋拘急、痠痛。

n   柔痙是整個背的大筋拉緊而抽痛,此屬太陽部位。

n   有汗為柔痙,無汗為剛痙。

l   大陷胸丸→結胸,氣不上衝;與瓜蒂散證:結胸,氣上衝不得息。

 

結胸項強、太陽病項強、柔痙、瓜蒂散證比較

 

結胸項強

太陽病項強

柔痙

瓜蒂散證

頭痛

χ

ü  

 

χ

整個背大筋拉緊而抽痛

χ

僅脖子附近的筋拘緊、痠痛

 

ü  

 

氣上衝不得息

χ

 

 

ü  

 

【大陷胸丸】

大黃[半斤]、葶藶子()[半斤]、芒硝[半升]、杏仁(去皮尖、熬黑)[半升]

(1)  上四味,擣篩大黃、葶藶二味。

(2)  納杏仁、芒硝,合研如脂。和散,取如彈丸一枚。

(3)  別擣甘遂末一錢匕。白蜜二合,水二升,煮取一升。

(4)  溫頓服之,一宿乃下。

(5)  如不下,更服,取下為效。

(6)  禁如藥法。

【註】

【方義】

l   此治水濕積在胸肺間,乃為西醫所云胸積水之類。

l   大黃:苦寒以瀉熱。

l   芒硝:鹹寒以輭堅。

l   杏仁:苦甘以降氣,利肺氣。

l   葶藶、甘遂:取其行水而直達。葶藶,瀉肺中水濕。甘遂,瀉經脈水。

l   白蜜:取其潤滑而甘緩。

【補註】

l   肺積水:

n   寒性肺積水→【小青龍湯加石膏】。

n   水結胸者→【大陷胸丸】。

n   熱性肺積水→【葶藶大棗瀉肺湯】。

結胸---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熱)(3)

傷寒六、七日,結胸熱實:脈沉而緊,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湯】主之。

【註】

l   一般而言,傷寒內陷,脈沉而緊,應為痞證,何以此處言結胸?

n   此條關鍵在『傷寒六、七日』:因為傷寒已過六、七日,體功能起而抗之,寒已為熱氣化開,由於腠理密閉,餘熱不得出,而轉入胃中上入胸肺。若是傷寒初起,不會有此證。

n   若其人素有內熱,內(其人素有內熱)(體功能之熱)兩熱相合,才會成為結胸證,【大陷胸湯】主之。

n   若其人素無內熱,僅可能成為【承氣湯】證。

n   若僅為傷寒化熱不得出,未成結胸,則用【葛根芩連湯】。

l   熱實為痞,故脈象為沉而『數』,非條文所述之沉而緊。

l   痛處應是:胸至少腹硬滿痛,非心下痛而已。

結胸---邪入肺入胃(肺、胃經、胃皆有寒)(4)

寒實結胸,無熱證者→與【三物白散】。

【註】

l   此條應與實熱結胸的大陷胸湯證相參照之。

l   病理解析:

n   此寒實結胸,硬痛位在胸肺、胃經、心下。

n   無熱證者,因為沒有體功能可以生熱以排邪。

n   為寒邪所致,故脈象沉緊。

l   既為寒邪,何為結胸?

n   此為體虛不能抗寒化熱,致使寒邪直接內陷胸膈。

n   外寒邪造成的胸膈硬痛,痛不可按,故為結胸。

【補註】

l   實熱結胸與寒實結胸,臨證須如何辨別?

n   寒實結胸→寒性緊縮,感覺胸口內縮被壓抑感,會喜歡深吸氣,吐氣反而會不舒服。

n   實熱結胸→呼氣時肺部肋骨緩解,故會較舒緩些,熱性撐脹,感覺肺部被撐得緊緊的,故不得太息。

l   王太醫註:結胸證,身無大熱,口不燥渴→則為無熱實證,乃寒實也。

n   此註解有誤,那有無熱實證這種說法?無熱怎可成實證?其實寒實者,是為寒氣凝結。

下表為體虛不得抗寒,致使寒邪內陷,但病位不同之比較

 

三 物 白 散

枳 實 理 中 湯

組成方

Ø 桔梗:病位在胃的上膈(胸肺間),引藥上浮。

Ø 貝母:化寒燥痰。

Ø 巴豆:斬關奪門的熱將軍。

Ø 枳實:寬腸胃。

Ø 理中湯(參、朮、草、薑)

Ø 人參:補元氣。

Ø 白朮:燥濕。

Ø 炙草:和中。

Ø 乾薑:溫中。

病理

體虛不能抗寒,寒邪直接內陷胸膈

體虛不能抗寒,寒邪直接內陷腸胃

作用點

胃脘之寒,

肚臍上摸起來冷冷的。

腸道之寒,

偏於下腹寒。

脈象

脈沉緊

脈沉遲

l   痰:

n   寒則氣凝,熱旺水耗,胃中津液乾則泛化為痰,故寒熱均可泛化成痰。

n   白色起泡者:小青龍湯、參蘇飲證、九味羌活湯證...等。

n   冬天傷寒得痰,白白的,很黏稠,屬因寒引起的燥痰,須用溫化不可洩火。

l   寒性便秘

n   寒秘:五積散。

n   寒實結胸:三物白散。

n   嚴重的寒秘:三物備急丸(既然名為『備急』,故不可輕用,但偶爾用幾分清清腸胃道也是不錯)

【三物白散】

桔梗[三分]、巴豆(去皮心,熬黑,研如脂)[一分]、貝母[三分]

(1)  上桔梗、貝母二味為末;納巴豆,更於臼中杵之。

(2)  以白飯和服,強人半錢匕,贏者減之。

(3)  病在膈上,必吐;在膈下,必利。

(4)  不利,進熱粥一杯;利過不止,進冷粥一杯。

【註】

l   強壯者,三味藥加起來,一次用二、三分即可。

l   此方乃寒實結胸之峻劑,用之當慎。

【方義】

l   巴豆為君:極辛極烈,攻寒逐水,斬關奪門,所到之處,無不破也。

l   貝母為佐:開胸之結而化痰。

l   桔梗為使:載巴豆搜逐胸邪,悉盡無餘。

結胸證之治則()

結胸證,其脈浮大者→不可下。

                    下之,則死。

【註】

l   此條是提示一個治療的重要觀念:一誤尚可期,再誤催人命。

l   結胸證係病在裡,而下之。然已成結胸證,而脈浮大者,表示大部分的病仍在外,應當解表,若再誤用下法,邪氣必趁虛再內陷,使病勢更重。若體功能還撐得住,未必會死。

l   此處所指的下法是指用承氣湯輩下之,而若真見脈浮大者的結胸,只可用大陷胸丸,不可用大陷胸湯,因邪在胸肺還沒有內陷,若用之,反使邪陷入少腹。

結胸證之治則()

結胸證悉具,煩躁者→亦死。

【註】

l   此條講結胸證的症狀都出現,再加上其人煩躁,表示五臟皆傷,其人難有活口。

l   病理解析:

n   結胸證悉具者,忽然煩躁,表示邪內陷胸膈,已然傷及心、肺,並間接傷到胃。若其人煩者,為腎之代償性體功能起;躁者,係肝的代償性體功能起而抗邪。結胸證悉具,煩躁者,等於五臟俱傷,難有生者。

【補註】

l   王太醫註()

n   結胸證悉具→謂硬滿而痛,結在膈之上下也。

n   悉具者→謂胸之下,少腹之上,左右兩脅,無不硬滿而痛。

l   王太醫註()

n   較之大結胸為尤甚,此時宜急下之,或有生者。若復遷延,必至邪勝正負,形氣相離,煩躁不寧。下,亦死;不下,亦死矣。

辨結胸與痞

病發於陽,而反下之→熱入,因作結胸。

病發於陰,而反下之→因作痞。

所以成結胸、痞者,以下之太早故也。

【註】

l   此條講結胸與痞證之別。

l   病理解析:

n   陽者,風邪也。陰者,寒邪也。

n   一般而言,寒邪內陷,體功能之熱起而抗之,心下痞硬,按之濡,而成『痞證』。

n   衛分外邪熱直接內陷,熱脹而硬痛,甚者手不可近,則為『結胸』。

n   但是體功能不足以抗寒者,或其人素有內熱,所產生的變化,就不單單只有痞證這麼簡單了。再加上病位不同,陷入胸膈或是陷入胃腸,就更熱鬧了。

n   總而言之,體功能之熱作怪,終究是自身的防禦機制,還會有所收斂,按之濡,是為痞證。若是外邪作怪,無論是風化熱、或是寒邪直接內陷,都是按之硬痛,甚者手不可近,是為結胸。

n    

外邪

身體狀況

病位

方劑

體虛不能生熱抗寒,致使寒邪直接內陷。

胸膈(胸肺)

寒實結胸→三物白散

足太陰

輕者利→

理中湯(便溏)

四逆湯(下利清穀)

寒傷脾

重者臟結→枳實理中湯。

體功能熱起而抗邪,熱把寒滅。而餘熱內陷,且其人素有內熱,兩熱相合,為熱實結胸。

結胸

大陷胸湯

寒邪內陷,體功能起而抗之,心下硬痛,按之濡,是為痞證。

胸膈(胸肺)

瓜蒂散

胃腸

依寒熱強盛之勢給予→瀉心湯輩

衛分外邪熱直接內陷,熱脹而硬痛,甚者手不可近。係熱實結胸。

胸膈至心下、少腹

依結胸程度給予→陷胸湯輩

 

【補註】

結胸VS痞證

 

  

  

定義

風邪內陷

寒邪內陷

症狀

衛分外邪熱直接內陷,熱脹而硬痛,甚者手不可近。

()邪內陷,體功能之熱起而抗之,心下硬痛,按之濡。

程度

外邪脹痛,不會考慮病人是否難受,很囂張。

體功能會考慮自身感受,所以會收斂。

治法

Ø 由胸膈至少腹滿痛,大陷胸湯。

Ø 心下(胃體)硬痛,小陷胸湯。

Ø 胸膈硬滿痛,頭汗出者,為水結胸,大陷胸湯。

Ø 結胸、項強如柔痙狀熱甚於上者,宜緩攻之,宜大陷胸丸。

Ø 體熱>外寒:直接瀉熱大黃黃連瀉心湯、三黃瀉心湯(因無寒,故不用乾薑)、少陽誤下或由少陽轉入的半夏瀉心湯。

Ø 外寒>體熱:甘草瀉心湯(內有黃連黃芩等寒藥以瀉熱,而乾薑以溫寒)

Ø 寒若凝氣為水,則為生薑瀉心湯證。

Ø 瀉心湯有五種,第五種為附子瀉心湯,主治熱氣未退,元氣已傷的痞證。

 

辨結胸與疸

太陽病,脈浮而動數,浮則為風,數則為熱,動則為痛。

頭痛,發熱,微盜汗出,而反惡寒者→表未解也。

醫反下之:

動數,變遲,膈內拒痛,胃中空虛,客氣動膈。

短氣,躁煩,心中懊憹。

陽氣內陷,心下因硬→則為結胸,【大陷胸湯】主之。

若不結胸:但頭汗出,餘處無汗,躋頸而還,小便不利→身必發黃。

【註】

l   此處講表未解,而醫反下之所產生的結胸與疸病之變證,並以此相互比較。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脈浮而動數:

u  浮→風邪脈。

u  數→熱邪脈。

u  動→諸痛脈也,一身盡痛。

n   頭痛,發熱,微盜汗出,而反惡寒者→表未解也:

u  頭痛、發熱→太陽證。

u  熱蒸於陽,則陽虛自汗;熱蒸於陰,則陰虛盜汗。

u  陰虛當惡熱,今反惡寒,故知此非陰虛盜汗,乃表未解之盜汗,微微而出也。

n   表未解也:

u  當從外證未解先解外下手,然外證外解,不可下也,下之則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湯』。

n   表未解也,醫反下之:反變成『結胸』或『濕熱性黃疸』。

u  結胸

動數、變遲:因下法的藥過於苦寒,使得脈象由代表風熱的動數轉為寒證的遲脈。

膈內拒痛,胃中空虛,客氣動膈。短氣,躁煩,心中懊憹:下藥之寒,乘著下後胃中空虛之時,滯留在橫膈膜附近,造成胃痛、手不可近,呼吸時也因此痛得受不了,故氣息短促。又此處接近心臟,心主不得安寧便會煩躁、懊憹(若邪傷心,就不止是懊憹可以一語帶過囉!!)

陽氣內陷,心下因硬:表陽邪熱之氣趁虛而入,心下胃體因而脹痛,是為結胸證,【大陷胸湯】主之。

u  不結胸,反成疸

頭汗出,餘處無汗,躋頸而還:陽邪雖旺、陰氣未傷。

小便不利,身必發黃:若小便不利,濕無處可洩,濕熱合化,身發黃,則為濕熱性黃疸,【茵陳五苓散】輩主之。

【茵陳五苓散】

茵陳[六錢]、豬苓[三錢]、茯苓[五錢]、澤瀉[三錢]、白朮[五錢]、肉桂[二錢]

l   為末,每服三錢。服後飲熱水,汗出則愈。

【註】

l   此處的小便不利,因膀胱有熱,故亦可用『導尿利水法』以利其尿。

【方義】

l   主要是治濕熱發黃、小便不利煩渴的黃疸證。

l   茵陳:發汗利水,泄陽明濕熱,故為治黃主藥。

l   二苓:甘淡入肺,而通膀胱。

l   澤瀉:甘鹹入腎膀胱,利水道。

l   白朮:苦溫,健脾去濕。

l   肉桂:辛熱,熱因熱用,引熱入膀胱以化其氣,使濕熱之邪,皆從尿出。

辨結胸與瘧

傷寒十餘日,熱結在堙A復往來寒熱者→與【大柴胡湯】。

但結胸,無大熱者,此為水結在胸脅也,但頭微汗出者→【大陷胸湯】主之。

【註】

l   這一條是教人分辨大柴胡湯證與大陷胸湯證。因為兩者都會有胸脅苦滿、大便秘結的症狀。

l   病理解析:

n   大柴胡湯證,因媯畢頃騿A使腸胃道水氣大耗的大便閉結,而大便塞在腸胃道熱邪壅在肝膽經所造成的胸脅苦滿。

n   大陷胸湯證,表堥S有大熱,但因重發汗或下法,致使津液大耗,而胃中過於乾燥,使之大便閉而熱邪雍塞在胸至少腹間,故也會胸脅苦滿。

l   比較大柴胡湯證與大陷胸湯證:

n   少陽病的【大柴胡湯】證:熱結在堙B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大便閉結。

n   水結胸的【大陷胸湯】證:表媯L大熱,水停於胸、胸脅苦滿,水氣上飄至頭,但頭微汗出

l   辨證點在於『往來寒熱』與『頭微汗出』。

辨結胸與藏結

問曰:病有「結胸」,有「臟結」,其狀何如?

答曰:按之痛,寸脈浮,關脈沉,名曰「結胸」也。

      舌上白胎滑者,難治。

何謂藏結?

答曰:如「結胸」狀。

      飲食如故,時時下利,寸脈浮,關脈小細沉緊,名曰「藏結」也。

【註】

l   此條文的『舌上白胎滑者,難治』應搬到『名曰結胸也』之後。因為結胸為熱病,不該為白滑苔。白滑苔為胃中有寒濕之苔,所以,結胸者若出現白滑苔,表示胸膈有熱並兼有胃中寒濕。身上同時有寒熱,故難治。反觀臟結本為寒病,所以出現白滑苔是正常的。

l   病理解析:

n   結胸(白滑苔)→熱在肺、胃與胃經,然心下又有寒濕的難治之證。

n   藏結→寒凝氣血所造成的腫瘤。

n   臟結,寸脈浮,關脈小細沉緊:胃與肝膽一派的虛寒脈象。

n   此處寒熱交錯在身上,治療方向應參看溫病條辨,然溫病裡有提到『其從熱化者,下之以苦寒;未從熱化者,下之以苦溫。大黃附子湯』。

結胸VS藏結

 

結胸

藏結

病理

衛分外邪直接內陷,熱脹而硬痛胸膈、心下、少腹。

體虛不能抗寒化熱,致使寒邪直接內陷,寒傷脾。

病位

三陽腑病

三陰臟病---主要還是在太陰脾

脈象

寸脈浮,關脈沉

寸脈浮、關脈細小沉緊

觸診

按之痛

按之濡

辨證

實熱

寒實

不大便

時時下利

媥繹諢A故不能食

堛霾瞗A故飲食如故

不能太息(熱脹)

喜太息(寒凝)

白滑舌苔

結胸之熱兼有胃中之寒濕,此苔白滑乃為胃中寒濕之徵。

寒凝於內臟,故會見寒濕苔。

治則

當從溫病條辨,下之以苦溫法,可用【大陷胸湯加附子、乾薑,再重用人參以護元氣】,亦可用【黃連湯】或【瀉心湯】法,寒熱互用,惟效果略差,臨證視其偏勝以合證用藥。

溫寒、除濕即可,如附子理中湯、枳實理中湯...等等,隨證施治。

 

【補註】

l   郝萬山講傷寒論裡有如下說法:

n   臟結:內臟陽虛,陰寒內凝,正衰邪實。

n   結胸:邪氣和痰水結于胸膈脘腹。

u  寒實結胸:寒邪與水飲結于胸膈脘腹。

u  熱實結胸:

Ø 大結胸:熱邪和水飲結于胸膈脘腹。

Ø 小結胸:熱邪和水飲結于心下。

l   寒實結胸之病勢不若臟結之重。

l   非上不得入,下不得出之關格證,當細察之。

藏結---體虛,寒邪直陷入脾()此屬傷寒

藏結,無陽證,不往來寒熱,其人反靜,舌上胎滑者→不可攻也。

【註】

l   此條在講治療臟結不可以攻病,應該以溫法來解。

l   病理解析:

n   臟結:本為寒凝結,故為無陽證

n   不往來寒熱:邪不外傳,故無傷及少陽也。

n   其人反靜:代償性體功能沒有起來。

n   舌苔滑白:寒凝之氣,引發寒濕之病,胸肺胃中有寒。

n   故可溫不可攻也:

u  一派寒證,溫之惟恐不及,當然不可攻。

u  此處有臟結,需以枳實寬腸利胃,引寒邪衝破藏結往下走,故主以【枳實理中湯】,而不用【附子理中湯】。

藏結---體虛,寒邪直陷入脾()此屬傷寒

病脅下素有痞,連在臍旁,痛引少復,入陰筋者→此名藏結,死。

【註】

l   病理解析:

n   脅下素有痞:肝膽有傷而脾臟也傷。

n   連在臍旁:脾胃有傷。

n   痛引少腹:病邪已殃及腎。

n   入陰筋:邪深入厥陰肝經,肝主筋,故也。

n   宿結之邪,與新結之邪,交結而不解;三重要陰臟俱結,故主死。

【補註】

l   黃帝內經云:『治臟者,半生半死。』故雖言死證,若救治得法,仍有生者。

反下之之變證()---邪在心下(胃體)

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滑→【小陷胸湯】主之。

【註】

l   此條邪熱在心下(胃體),病勢較輕,當與大陷胸湯證辨別之。

l   病理解析:

n   邪淺、熱輕,只在胃中,故脈浮滑而非大陷胸的沉實。

n   太陽病已重發汗、大耗水氣後,按之則痛,不按不痛。

n   故用小陷胸湯,以除胃中痰氣、熱氣即可。

【小陷胸湯】

黃連[二錢]、半夏()[三錢]、栝蔞實[五錢]

(1)  上三味,以水三碗。

(2)  先煮瓜簍,取二碗,去滓。

(3)  納諸藥,煮取一碗,去滓。

(4)  溫服。

【註】

l   記法:蔞半連

【方義】

l   主要是在除胃中的熱火與痰氣。

l   黃連:瀉熱。

l   半夏:導飲。

l   栝蔞:胃中有火,使胃液泛化為痰,用之以除痰。

辨邪入陽明經,妄用下法之變證

太陽病,二、三日:不能臥,但欲起→心下必結。

                  脈微弱者→此本有寒分也。

反下之:若利止→必作結胸。

        未止者,四日復下利→此為協熱利也。

【註】

l   太陽病二、三日,是太陽轉屬陽明之時,此時表未解,應考慮桂枝湯加葛根,若妄用下法,則會轉變為結胸、協熱利等壞證。

l   太陽病二、三天後,邪轉陽明,感到胃腸出問題,硬硬脹脹的,無法安臥,想要坐起。

l   脈較為虛弱者,表示本身胃體較寒,再加上邪寒,寒不能化物則胃脹。

l   若見胃脹就認為是陽明病,而用下法:

n   若拉肚子,會自己停者,表示體功能尚足,不讓衛熱深陷,外邪停在胸肺之間(胃體),變成結胸→大小陷胸湯。

n   體功能較差者,衛分熱邪深陷陽明胃經,拉肚子拉不停,而且大便腐臭如爛泥者。這是外邪熱,加上體功能抗病邪而產生的熱,夾雜體內濕氣的協熱利,此為葛根芩連湯主之。(病在太陽及陽明,為何不是桂枝加葛根湯?因為桂枝加葛根湯,主治太陽表邪多於陽明堥腹C但此處,超過50%的邪入陽明,故以葛根芩連湯折其先鋒、衰其半。)

邪傷太陽十餘日後之辨證

太陽病,十日以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

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湯】。

脈但浮者→與【麻黃湯】。

【註】

l   病十天以上,體功能抗病邪而大耗,邪也退祛不強,脈現浮細,人也因為要用休息來恢復體力而嗜臥,外邪將解矣!

l   若見胸脅滿痛,則為邪轉入少陽,宜以【小柴胡湯】和解之。

l   若見脈浮者,是仍有外邪,無汗可用麻黃湯,有汗可用桂枝湯清解,惟邪已退,人虛弱,不可用重劑,當減其量復加人參以補元氣。

 

 
 



風病論治

真中風:腦血管病變

1.  虛而招風:食指、拇指不自覺抽動,三年內必有風病。〔羌活愈風湯〕

2.  腎水虛虧(消渴):食指拇指不自覺抽動,急防痙厥。〔二甲複脈湯〕

3.  內發痰火:痰涎壅盛〔稀涎散〕→〔滌痰湯〕→〔三生飲〕

4.  肝風上揚:勿動,刺其十宣穴出血如豆大,以瀉其熱,後隨證施治。

5.  五脫證見:勿放血,誤放血必死。必須急補其虛。

6.  肝風內動:食指、拇指不自覺抽動〔清榮湯加羚羊角、鉤藤、丹皮〕。

7.  長年面紅耳赤(色如豬肝):水不足以制火〔知柏地黃丸〕。

8.  凡初中,宜先用〔通關散〕取嚏,有嚏可治,無嚏多死。口噤者,用〔開關散〕,擦牙軟之。痰涎壅盛,無汗表實,用〔三聖散〕。有汗裡實,用〔瓜蒂散〕,或用〔全蠍散〕吐之,此皆吐之輕劑也。甚則用〔五元散〕、〔巴礬丸〕吐之。

9.  風邪中絡之人,形氣實者。〔烏藥順氣散〕

10.風邪中絡之人,形氣虛者。〔大秦艽湯〕

11.風邪中經。〔換骨丹〕

12.風邪中經、中絡之人,形氣虛者。〔小續命湯〕

13.因虛招風,中人經絡而病半身不遂者。〔黃耆五物湯〕

14.形氣俱虛者。〔搜風順氣丸〕

15.風邪中臟,形氣俱實者。〔牛黃清心丸〕

16.風邪中臟,形氣俱虛者。〔參附湯〕

17.經絡閉證。〔千金還魂湯〕

18.臟腑閉證。〔奪命丹〕

19.中風熱。〔袪風至寶丹〕

20.腎虛內奪。〔地黃飲子〕

 

 

類中風:狀似中風,但非中風

1.  食中:吐之則愈

2.  中惡:屍腐菌傷人〔蘇和香丸〕,次以〔調胃平氣散〕

3.  中氣:氣厥〔五磨飲子〕

4.  寒中:飲烈酒,醒後〔回陽救急湯〕

5.  濕中:鑿井工、漁民、淋雨人〔羌活除濕湯〕

酒鬼〔羌活滲濕湯〕

6.  暑中:飲大蒜水或溫熱水,令汗出,醒後〔人參白虎湯〕→〔清暑益氣湯〕→〔清絡飲〕

7.  中虛:〔補中益氣湯〕〔生脈補精湯〕

8.  虛中氣:〔八味順氣散〕

9.  中風痰盛,體肥不渴者。〔星香散〕

10.前後不通者。〔三物備急丸〕

11.實兼痰者。〔奪命散〕

12.實氣中。〔木香調氣飲〕

13.寒中,腹痛諸證。〔附子理中湯〕

14.火中之證。〔涼膈散〕

15.暑中陰邪,寒外暑內。〔香薷飲〕〔藿香正氣散〕

16.暑中陽邪,初中昏憒不醒者,急以熱物熨臍,蒜汁合水灌之即醒。繼以〔辰砂益元散〕

 

中風:風邪耗傷足太陽之衛氣

風涼    〔桂枝湯〕三錢,咳者:〔加厚朴、杏仁〕

風涼變證

一.反煩不解:刺風池、風府,再與〔桂枝湯〕

二.大汗出,手足瘛瘲,四肢微急,難以屈伸〔桂枝加附子湯〕

三.餘邪反壅入肺,咳嗽稀涎,無大熱,汗出而喘,呼吸急促〔麻杏甘石湯〕

四.皮下水腫〔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白朮〕

五.虛熱入肺,使胃壅塞,飲水即吐,尿不出(熱於膀胱)

〔五苓散〕+導尿法:坐浴法(冷水浴)

坐蔥法

蔥管導尿法

循經入

一.熱邪入肺:肺中氣轉濃,則泛化為痰,痰涎壅盛〔瓜蒂散〕吐之

                                        虛者:〔參蘆散〕吐之

二.邪入胃入肺:(肺、胃、胃經皆有熱)

熱則脹,則胸滿悶,不得太息,結胸證〔大陷胸湯〕

三.邪入胃體:(心下)〔小陷胸湯〕

初入陽明:〔桂枝湯加葛根〕,吐者:加半夏

       已入陽明:〔葛根芩連湯〕,吐者:加半夏、生薑

          ※協熱利:下利腐臭如爛泥(清熱除濕)

全入陽明:大汗出、大煩渴、脈洪大、高熱〔白虎湯〕

虛者:〔人參白虎湯〕

四.熱入主脈:

入胃經:→口瘡〔甘露飲〕

→牙痛〔清胃散〕

→牙齦腫痛〔甘露飲+清胃散〕

→牙痛痛至頭痛〔清胃散加葛根五錢、白芍三錢

入乳房:→氣脈脹破:腫痛或有硬塊〔和乳湯〕

→血脈脹破:紅、青、青紅腫痛〔桂枝茯苓丸〕

※乳癌:黃葵搗汁辦黑糖敷

五.越經證(自閉症):〔導赤各半湯〕

六.鼻乾不眠〔柴葛解肌湯〕

七.正偏頭痛、眉綾骨痛〔川芎茶調散〕

八.胃中風火,口唇泡疹,嘴角尤甚〔錢乙瀉黃散〕

 

 

風熱入胃

一.熱邪入胃耗水:便秘(火性)

〔調胃承氣湯〕:零星大便阻塞腸道

〔小承氣湯〕:零星大便阻塞腸道(量少)

〔大承氣湯〕:滿肚便,套腸,屎中毒

久病轉虛,不得運藥〔新加黃龍湯〕

二.熱結旁留,下利污水〔調胃承氣湯:炙草一兩、大黃三錢、芒硝一錢

三.熱脹破微血管:

胃潰瘍:→直接出血、腸風下血〔桃仁承氣湯〕

→腸壁出血(有紅斑)蓄血證〔扺當湯〕

重則血黏大便(黑屎),雖硬但滑〔犀角地黃湯〕

熱隨血去,久病必虛〔炒黃連(厚腸胃)、白芨(細胞再生)、海螵蛸

(斂瘡口)等分共細末,飯前每服三錢

幽門腫,上攻吸門(食道逆流)〔通幽湯〕

十二指腸潰瘍(幽門桿菌,潰瘍腐肉)〔涼膈散〕

化膿翻胃,噎膈(胃癌)〔人參利膈丸〕

吐不止〔汞硫散〕

伏火(胃中久積之火)

口唇紅、消食、手腳汗〔瀉黃散〕

熱入下焦

陽陷入陰傷腎水:

躁擾不得寧(失眠)〔黃連阿膠湯〕

(消渴)水耗,熱亦減退,肝木傷則麻痺〔連梅湯〕

邪少虛多:水大耗,熱火已退(消渴而不熱)〔加減復脈湯〕

※甚則耳聾,因腎開竅於耳故

※誤用:〔小柴胡湯〕者死

熱邪入足少陽

但熱不寒〔柴胡桂枝湯〕=〔柴桂各半湯〕

深入少陽,肝不藏血,則痢(協熱痢)〔黃芩湯〕

→口苦咽乾、目眩〔小柴胡湯〕

→脾臟火:〔左金丸〕→久病腫大,往來寒熱(瘧母)〔鱉甲煎丸〕

→挾濕〔龍膽瀉肝湯〕

→足陽明(大便不通)〔大柴胡湯〕→傷肝〔當歸龍薈丸〕

→傷肝〔瀉青丸〕→肝硬化〔當歸龍薈丸,牛黃為衣〕

→木旺水滯,腹積水〔十棗湯〕

 

 

風溫    〔桂枝湯〕六錢,咳者:〔加厚樸、杏仁〕

風溫變證

一.邪上浮,滯於手太陰肺經〔銀翹散〕(sars

二.餘邪入肺(火刑金),傷氣燥咳〔桑菊飲〕※民方:茄冬葉搗汁,蜜和服

燥咳,肺氣不得下行,則痿、喘、嘔〔喻氏清燥救肺湯〕

入手陽明大腸經〔竹葉石膏湯〕

久病傷血,氣血兩燔,〔玉女煎去牛膝,改熟地為細生地、加元參〕

→血從上溢(出血性登革熱)

      〔銀翹散加犀角地黃湯〕

〔銀翹散去荊芥、豆豉,加大青葉、細生地、丹皮、元參〕

→熱脹破血球,吐粉紅血水(噬血性登革熱)〔清絡育陰法〕或有生者

榮血熱

一.急驚風:引發肝風內動,可能引發腦溢血〔清榮湯加鈎藤、羊羚角、丹皮〕

二.口乾舌燥,甚則口吐白沫,黏滯不舒〔雪梨汁〕〔五汁飲〕

 

心中有熱(心主不可傷,傷者死,故心包代心主受邪)

一.傷血〔清榮湯〕

二.傷心〔清宮湯〕

三.無菌性腦膜炎,高燒〔安宮牛黃丸〕〔紫雪丹〕〔至寶丹〕

    瀉腦火:八卦黃去刺打汁拌蜜服

    熱入陽明與下焦者,比照中風法治之

 

傷風:風邪雜於衛氣中,令其混濁,故傷風者,咳嗽痰涎、鼻塞流涕、頭痛惡寒壯熱外感與內傷混合為病,謂之傷風。

四季傷風

春風

※春挾濕氣,春屬肝木、主升發

.初春:寒氣仍重,春氣已升(瀉利)〔局方神朮散〕

.入春:寒氣未散,春溫已現(溫氣則火性上炎,故常兼有吐證)〔九味羌活湯〕

.感風者:自汗出,鼻流清涕〔桂枝湯加前胡、細辛、桔梗、防風〕

.春暖花開,傷於春風(花粉過敏):噴嚏、自汗、咳嗽、眉綾骨痛〔川芎茶調散〕

.挾寒:春日寒風傷肝〔金沸草散〕

引發扁桃腺腫〔柴胡清肝湯〕

秋熱之風〔消風散〕

秋涼之風〔參蘇飲〕

冬寒之風〔大青龍湯〕

※失治:循經入裡,入陽明、少陽(陽明少陽合病)〔柴胡升麻湯〕

 

傷風變證

外邪已退,內傷未愈

一.痰氣在胃:→痰飲〔二陳湯〕

→痰飲夾火者〔溫膽湯〕

→胃弱〔六君子湯〕

→胃虛寒〔香砂六君子湯〕

→胃中有熱痰〔小陷胸湯〕

→胃中有濕熱痰〔順氣消食化痰丸〕

二.痰循經脈擴散:

j入胃經,眼下有黑影(脂肪肝、心包油)〔半夏白朮天麻湯〕

k入肌肉四肢〔二朮湯〕→夾火者〔(指迷)茯苓丸〕

l結成硬塊(白色,脂肪瘤)〔消核丸〕

  m常在乳房旁,因胃經所過之故〔杉木炭、血餘炭、糯米飯搗敷〕

n黃痰所結(粉瘤)〔灸破之〕

三.由胃入肺引咳→初起:〔瓜蒂散〕吐之

→痰在肺:〔清肺散〕加減(無表證)

四.生熱火(肺中有痰)

    j熱痰(黃而不膠):〔清氣化痰丸〕

    k膠痰:〔礞石滾痰丸〕

五.順肺氣下行入腎:

    j肺入腎:〔子母兩富湯〕熟地、麥冬、白芍五錢、炙草一錢、柴胡一錢

  k全入腎:〔六味地黃丸〕〔安腎丸〕〔大菟絲子丸〕

  l腎入肝子時咳(陰虛咳)〔川芎兩錢、當歸兩錢、白芍三錢、熟地一兩、麥

一兩、款冬三錢、五味子二錢、知母兩錢

六.走足少陽:

j風痰〔青州白丸子〕

k風痰,夾瘀血者〔白金丸〕

l入心,痰迷心竅→癲癇〔辰砂散〕

→痰火型中風〔稀涎散〕、〔滌痰湯〕、〔三生飲〕

     jl皆有癲癇症

 

 


傷寒論新編---傷寒篇

前言

    風傷衛,寒傷榮,各從其性,這是傷寒論總論的一大敗筆。風傷衛是其常,風傷榮是其變,乃體功能排邪生熱,此熱傷血致衄,或為斑疹,風熱邪直接傷榮衛的消風散、清上防風湯、人參敗毒散之類,何言風不傷榮?人身肌表屬手太陰肺經,肺主天氣,不惡寒(天越高越冷,此天地之道)而惡溫熱,故溫病始於手太陰。寒由表入,必先傷衛再傷榮,這本書卻沒有談到寒傷衛的部份,是遺漏還是被刪,無從查起,以致於註解荒腔走板,編排順序與病的變化令後學者不知所從,現在又受近代西醫學影響,變成一團亂,只好重新排列,使病的變化有一定的脈絡可循。同時補足寒傷衛的部份,以供參考。

寒凝衛中之水氣

寒傷衛則凝氣而行滯,故形寒脈緩,經絡拘束,不渴,舌淡或白滑而為寒濕,溫之即化,【桂枝薑附湯】主之。

【註解】

l   寒邪由表入足太陽,凝氣為寒濕,氣血不能順行,故經絡拘束,以桂枝通行表陽,白朮燥濕,乾薑以溫中,用熟附子者,以腐者入腎以溫足少陰。

l   說明:

n   寒傷足太陽,直接入背主經脈而入小腸腑下足少陰。

n   以循經脈下行未波及足陽明,所以不生熱抗邪,故不發燒而無熱。

n   背為寒氣所拘故惡寒。

n   邪入足少陰腎,則腎氣為寒所束,上達於頭卻無法順行於經脈而下行,鼻流清涕,用熟附子的原因在此。

l   總而言之,此證為背惡寒,鼻流清涕,氣阻壅肺則咳,寒凝在表,脈反不浮,誤用小青龍病必不除。反成壞病,如:咽痛足陽明生熱上行,溫化太陽層,然足太陽經脈皆在背,而背惡寒,口中和,腎中有寒,當溫之,【附子湯】主之,附子湯溫少陰之由在此。古人因勞動量大,即使此證也因勞動發汗而病除,也有可能因此被忽略,反觀現代人,缺乏運動和勞動,故亦有此證。若邪盛殃及手太陽波及足陽明,必生熱以抗寒,然邪循經傷及手少陰,此麻黃附子甘草湯證,邪再下行入腎則為麻黃附子細辛湯證,這才合病之變化,否則少陰病反發熱,病由何來,故大膽修正,以利後學也。

【桂枝薑附湯】

桂枝[六錢]、乾薑[三錢]、生白朮[三錢]、熟附子[三錢]

(1)以水五杯,煮取二杯,去滓。

(2)再煮取一杯,溫服。

【方義】

l   桂枝:通表陽,並溫經。

l   白朮:燥濕健脾。

l   乾薑:溫中散寒。

l   附子:入腎而溫足少陰經。

傷寒概論

須熟知其表媦h次,才能理解其病理變化

         手太陰肺經

足太陽膀胱經 衛     細胞            足少陽 (筋表)

          手太陽小腸經 榮            小腸     足厥陰 (筋裡)

足陽明胃經         

          足太陰脾經         手少陰心經

足少陰腎經 骨                       膀胱  

 

 

 


一.寒傷足太陽,衛氣凝,無氣潤筋,筋絡拘束,【桂枝薑附湯】。

二.寒傷足太陽,寒凝衛氣為水,而身腫成皮水者,【越婢湯】。

三.寒傷兩太陽,氣血凝,一身氣血瘀,用【桂枝二越婢一湯】。

四.寒傷兩太陽,胃氣足以溫化衛氣,而寒獨留在手太陽,【麻黃湯】。

※若寒氣由太陽經入肺,或由口鼻直入肺,以致肺中寒而哮喘者,【麻黃湯】。

※高熱惡寒,頭痛,身痛,脈不浮而數者,【麻黃湯重加人參】。

五.寒傷兩太陽,胃生熱溫化衛氣,致衛中有熱,榮中有寒,【麻桂各半湯】。

六.寒傷兩太陽,胃生熱溫化衛氣,致衛中有大熱,【桂二麻一湯】。

※五、六皆有如瘧狀,一身癢,此乃寒熱並存故也。

※一至六因變證快,故以溫風灸之,為良。

七.寒傷太陽經,寒邪循經入小腸腑,【萆薢分清飲】。

八.寒傷太陽經,亦直入足少陰,表理皆寒而無汗者,【麻黃附子細辛湯】。

九.寒邪由榮入血脈,傷手少陰,【麻黃附子甘草湯】。

十.寒邪由榮入血脈,體功能生熱滅榮中之寒,餘寒留在血脈中,【當歸四逆湯】。

十一.     寒傷太陽經,體功能起而抗之,寒邪滅,而餘熱入膀胱腑,【五苓散】。

※若成飲水即吐的『水逆證』,當先以【導尿利水法】,再與【五苓散】。

十二.     寒傷太陽經,體功能起而抗之,寒邪滅,而餘熱入小腸腑。

1.  熱耗腑中水氣,小便短少者,【豬苓湯】。

2.  熱耗腑中水氣,小便紅赤熱痛者,【導赤散】。

3.  熱耗腑中水氣,小便淋濁者,【五淋散】。

4.  熱耗腑中水氣,成氣淋、膏淋、石淋、血淋者,【琥珀散】。

5.  大熱脹破腑中微血管,而成下血者,【桃仁承氣湯】。

6.  大熱脹破腑中微血管,而成血瘀『蓄血證』,【抵當丸】【抵當湯】。

7.  熱火已退,有結石者【六角英】。

8.  寒傷小腸,造成無法分清濁,而尿有泡,有浮油者,【萆薢分清飲】。

9.  熱傷腎,造成清濁不分,而尿中有泡,有浮油者,【白茯苓丸】。

十三.     寒邪內陷,足陽明生熱不足以抗之,求之於臟腑,其人煩躁,【大青龍湯】。

十四.     寒邪入足陽明經,寒熱併存(太陽多陽明少),【葛根湯】。吐者,加半夏。

1.  寒熱之氣上浮於肺,【梔子乾薑豉湯】。

2.  寒熱之氣下沈於胃,【甘草瀉心湯】。

3.  寒氣過重,下入胃體,凝胃氣為水而嘔者,【生薑瀉心湯】。

4.  寒氣過重,或熱不足以抗寒,下利便塘者,【理中湯】。

※若殃及足厥陰,成朝食暮吐者,加丁香、吳茱萸。

※若殃及少陰,【附子理中湯】。

※若胃虛傷及足厥陰,【千金養肝茶】。

  虛性肝硬化者【加味異功湯】。

5.  寒氣過重,或熱不足以抗寒,下利清穀者,【四逆湯】。

6.  寒氣過重,復傷足太陰,下利嚴重者,【白通湯】。

7.  傷及足太陰,成陰盛格陽,下利者,【白通湯加人尿、豬膽汁】。

8.  傷及足太陰,亦殃及手足少陰,三陰皆受寒所傷之輕者,【附子理中湯】。

9.  寒直入足太陰,傷及足少陰,而有下利,或筋惕肉瞤,氣無以潤筋,【真武湯】。

※此時若寒凝氣不動,成便秘者,【五積散】。

10.寒直入足少陰,或循足太陽經入腎者,【附子湯】。

11.寒傷足太陰,影響手少陰【通脈四逆湯】。

12.寒傷手少陰,殃及足太陰、少陰【當歸四逆湯】。

13.寒邪直中足太陰,中寒昏厥,四肢厥逆,【救急回陽湯】。

14.寒邪由足太陰轉入足厥陰,或直入厥陰,朝食暮吐者,【吳茱萸湯】。

15.寒邪直入陽明胃腑,直中陰寒,上吐下泄,【參附湯加茯苓】。

16.直中故,而殃及足厥陰,木剋土,則目青,口嘔清水,【救腑回陽湯】。

17.直中故,進而傷及足厥陰,陰寒中臟,【蕩陰救命湯】。

18.寒氣直入足厥陰,兩脅痛極,【寬肝湯】。

十五.     寒邪入足陽明,熱將寒除,餘熱滯於足陽明,【葛根芩連湯】。吐者:加半夏、生薑。

1.  餘熱入肺,【梔子豉湯】吐之,或【導尿利水法加五苓散】。

2.  餘熱入胃,【大黃黃連瀉心湯】。

3.  餘熱上入肺下入胃,【梔子厚朴湯】。

十六.     寒邪入足陽明,熱將寒盡除,大熱滯於足陽明,【人參白虎湯】。

1.  大熱入肺,少氣,【梔子甘草豉湯】。

2.  大熱入胃體,【三黃瀉心湯】。

3.  大熱入胃體,耗氣,造成表陽虛,而背惡寒者,【附子瀉心湯】。

4.  大熱入肺、胃體、胃經,結胸者,【大陷胸湯】。

5.  大熱入胃體之變證

(1)熱邪入胃耗水:便秘(火性)

a.調胃承氣湯:零星大便阻塞腸道。

b.小承氣湯:零星大便阻塞腸道(量少)。

c.大承氣湯:滿肚便,套腸,屎中毒。

d.久病轉虛,不得運藥,新加黃龍湯主之。

(2)熱結旁流,下利污水,調胃承氣湯(炙草一兩、大黃三錢、芒硝一錢)主之。

(3)熱脹破微血管:

a.胃潰瘍:→直接出血、腸風下血,桃仁承氣湯主之。

          →腸壁出血,有紅斑,蓄血證,扺當湯主之。

b.重則血黏大便,黑屎,雖硬但滑,其人喜忘,犀角地黃湯主之。

c.熱隨血去,久病必虛,炒黃連(厚腸胃)、白芨(細胞再生)、海螵蛸(斂瘡口)等分共細末,飯前每服三錢。

d.幽門腫,上攻吸門(食道逆流),通幽湯主之。

e.十二指腸潰瘍(幽門桿菌,潰瘍腐肉),涼膈散主之。

f.膿翻胃,吐血,噎膈(胃癌),人參利膈丸主之。

g.不止,汞硫散主之。

十七.     大熱循經入下焦變證

1.  陽陷入陰傷腎水,躁擾不得寧,失眠,黃連阿膠湯主之。

2.  熱痢下重,欲飲水者,白頭翁湯主之。

3.  久痢,便膿血者,桃花湯粥主之。

十八.     寒入下焦,下利清穀〔赤石脂禹餘糧湯〕。

        ※其下利不止者,利其小便,改以〔四苓加草果厚朴湯〕。

十九.     冬天手足逆冷,惡寒甚者,白朮附子甘草湯主之。(無表證,其病在裡)

後論

邪傷及足陽明之外者,稱為表病,因足陽明必引動體功能以抗寒邪,其人必發熱,而手背熱,即手背熱較手心熱更高者,若為太陽之邪,必頭痛項強,脈浮惡寒,邪由腑出表時,又會出現表證,當依表證治之,表證不退則邪阻經脈,若只從事溫裡,則裡氣旺而經脈阻,肺夾其中,其人必咽痛,甚者喉腫。若無表證,邪在陰,卻發表溫理兩治,則傷無過之表,腠理大開,雖有一二日之康復,必再受邪侵,而病更重,以體功能已為前病所傷故也,醫者不可不慎,手背不熱者,忌用表藥,以小青龍湯證為例,秋濕內伏於胃,復感寒邪於外者宜之,若只是內傷秋濕的咳嗽,鼻流清涕,就只要用半夏、炙草、乾薑、五味子,外加生薑散水濕,有腰痛或少陰證時,再加細辛、茯苓、白朮,體虛者更加人參,萬不可誤加麻黃,之類發表,否則腠理開,更易感邪。必須兼有頭痛項強、惡寒、脈浮、手背熱,才可用麻黃、桂枝,此太陽、少陰表裡辨證必須清楚者,方不致誤!學者當謹記,餘者自行推演辨證。

傷寒病證總綱    

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

名曰「傷寒」。

【註】

l   此條為傷寒太陽證總綱,所以要和太陽病之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合起來看,後面條文有太陽病者,當須如此。

l   太陽受外邪侵擾,體功能好的會迅速生熱以排邪,較差的會較慢生熱或沒反應,而不管有沒有生熱排邪,產生惡寒發冷、身體疼痛、嘔逆,且脈緊,此時當知已被寒氣所傷。

l   病理解析:

n   太陽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請參看中風篇˙太陽病總綱)

n   或已發熱、或未發熱:體功能起則發熱,而發熱時脈可能會浮數;未發熱者是因體虛,體功能沒反應或體功能反應較慢。

n   惡寒:寒凝氣,氣不得行,元氣不足,故惡寒。

n   體痛:寒凝太陽氣血,氣血瘀凝無以潤筋,則會周身疼痛。

n   嘔逆:寒凝胃氣,胃氣不得順行入肺,反壅入胃,故嘔逆。

n   脈陰陽俱緊:外邪入體,與體功能相混為氣盛,脈浮強而有力,謂之緊;因傷在經表,故為脈浮。(傷寒者,脈象初為脈浮緊,化熱後轉為浮數)

【補註】

l   傷寒初起傳變

文字方塊: 火性上炎,開始嘔逆
é
必發高燒
因腠理密閉,熱不得出,
é
全身體痛
缺氧,呵欠連天,
é
寒則凝,凝則氣血不通
é
惡寒
é
腠理密閉(未發熱)
é
寒傷榮

l   『已發熱』者→寒邪束於皮毛,毛細孔緊閉,體功能產生的熱出不去,鬱在其中,此時會發高熱。

l   按:熱氣傷人之脈則洪大,當與傷寒初起的脈鑑別之。

辨傳與不傳()

傷寒一日,太陽受之:脈若靜()者→為不傳。

                    頗欲吐,若煩躁,脈數急者→為傳也。

【註】

l   第一天太陽受寒邪所傷,脈如果是很平和的,表示邪已被體功能排出。反之若想吐,而且煩躁,脈跳很快,表示病邪還在體內與元氣抗爭。

l   此條脈若靜者的『靜』,當用『平』字較佳。靜者,停止安靜也,此為死脈。平者,平和如常,此為無病之脈。為了不讓後學誤解,當與平字為良。

l   病理解析:

n   脈若靜()者,為不傳:脈平和表示體內沒有邪氣,既然如此哪來的傳變呢?

n   頗欲吐:手太陽之寒,若影響到足太陽,足太陽經有邪,則胃氣無法順利疏布到足陽明經、反壅在胃中,會造成氣逆、想吐。

n   躁煩,脈數急:體功能乃五穀之精,來自胃氣。此處煩躁,是胃的煩躁,乃係陽明經生熱不足以抗寒邪,而求之於胃腑以生熱,凝聚代償性體功能,反擊外寒。脈轉熱,開始動盪反擊,脈象變為數急,表示寒邪已入陽明。此時可與大青龍湯。

【補註】

l   足太陽風證須通過手太陽才能傳經入足陽明;手太陽寒證,則直接傳入足陽明。

l   由此條『脈若靜者,為不傳』當了解,『氣先病,血後病』之理,其理何在?當知病邪出入時,氣強者(第一道防線)早就在衛()氣層將它排出,根本就不會讓它傷到榮()氣層,那又怎會繼續傳變,傷及其他經絡或臟腑呢!

l   王太醫註:『初病,或嘔不止,頗欲吐,若躁煩,脈急數者,宜以【大青龍湯】,發表解熱,以殺其勢。或表埵頃鶱猁怴A則當以【雙解散】,兩解之。』宜以大青龍湯這裡正確,大青龍湯是治其寒邪內陷入陽明,代償性體功能起而抗寒,煩躁者。然雙解散則有誤也,雙解散→(麻風荊薄芎)解表病、(芩滑梔膏翹)清熱、(芍歸)養血、(草朮桔)平氣,是治風寒兩傷兼有溼氣,埵酗j熱,而氣血又傷時用的,學者須當明辨也。

辨傳與不傳()

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證不見者→為不傳也。

【註】

l   此條在說如果受寒氣所傷,過了二三日沒有見到陽明和少陽證,表示病邪沒有往媔Э隉A而邪仍留在太陽或是被體功能給排出體外。

l   陽明證:不惡寒,反惡熱,身熱心煩,口渴不眠等證。

l   少陽證:寒熱往來,胸脅滿,喜嘔,口苦,耳聾等證。

【補註】

l   程知曰:傷寒一、二日太陽,二、三日陽明,三、四日少陽,四、五日太陰,五、六日少陰,六、七日厥陰,此第言其常耳。(此為六經之傳變也)

l   華陀曰:傷寒一日在皮,二日在膚,三日在肌,四日在胸,五日在腹,六日在胃。(此為由肌表傳入臟腑也)

寒傷兩太陽,榮衛皆受寒所傷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此無陽也。

不可()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

【註】

l   此條為寒邪傷兩太陽,凝榮衛之氣血,使得一身氣血瘀凝,宜用桂枝二越婢一湯。

l   『不可發汗』四字,當改『微發汗』或『不可大發汗』。何也?此病邪仍在表,不以汗之,何能除邪,既然用桂枝越婢,可知此是發汗之藥,此時的發汗是微汗,故可用『微發汗』。然不可大發汗,是指用麻黃之類的藥使腠理大開,此時大汗會使表陽大虛,邪易趁虛而入,故亦可用『不可大發汗』以改之。

l   病理解析:

n   體功能起而抗寒則發熱,外邪內侵,耗元氣則會惡寒而脈微弱。此處的熱多寒少,指的是寒邪內侵而體功能產生的熱足以抵抗,使邪氣無法進入而不傷及陽明,若為寒多熱少,則為寒邪內陷矣!然而雖說元氣足以抗外邪,但氣畢竟已經被消耗到某種程度了,所以不可以再大發汗,只可微汗排邪,若大發汗則很有可能會有亡陽之危。

【桂枝二越婢一湯】

桂枝[二錢]、芍藥[三錢]、甘草[二錢]、石膏(碎、綿)[三錢]、麻黃[一錢]、大棗[兩枚]、生薑[三片]

(1)上七味,先煑石膏成一碗半。

(2)再納他藥煎成八分。

(3)本方當裁為【越婢湯】、【桂枝湯】合之。

(4)今合為ㄧ方,乃【桂枝湯】二分,【越婢湯】一分。

【註】

【方義】

l   【桂枝湯】:溫補太陽衛外之氣。

l   【越婢湯】:溫榮中寒凝之氣。

寒傷兩太陽,寒邪獨留手太陽---<麻黃湯>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

【麻黃湯】主之。

【註】

l   此條是在講寒傷兩太陽,胃氣足以溫化衛氣層,而寒邪獨留在手太陽(榮氣層),此時以麻黃湯主之。

l   病理解析:

n   頭痛:因火性上炎,而頭暈乃至頭痛。此為後腦痛。

n   發熱:表有寒邪則腠理密閉,體功能為抗寒而起的熱不得出,故會高熱。

n   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氣血被寒氣所凝,一身瘀凝,壅塞在經絡,細胞氣血交換不順,再加上無足夠的氣血以潤筋,故會一身盡痛。

n   無汗:腠理密閉,汗水不得出,體熱亦不會疏散。

n   ():氣血被寒氣所凝結為水,則衛氣不得順行,無氣可以供應細胞,細胞缺氧,故會喘。如果凝結的水反壅入肺,嗆肺則作咳。

u  依病的輕重或為氣喘、或為咳嗽之喘。

u  然五臟六腑皆有咳證,而肺咳就是用『麻黃湯』主之。

n   由上可知,傷風感冒之進程:

u  第一階段:無故打哈欠、睏倦、疲勞。

u  第二階段:頭暈、身體腰背肌肉痠痛。

u  第三階段:發燒、頭痛、骨節痛。

u  第四階段:流鼻水、咳嗽、拉肚子、嘔吐。

è  第一階段就要趕緊用溫風(吹風機)灸之,不要拖拖拉拉變成壞病再來跳腳,當灸【風池、風府、風門、肺俞、關元】汗出則癒。

【麻黃湯】

麻黃(去節)[三錢]、桂枝[二錢]、甘草()[一錢]、杏仁(湯浸,去皮、尖)[五錢]

(1)上五味,以二至三碗水,微煮。

(2)令香氣大出即取服。

(3)頻飲,以使藥力接續。

(4)被覆,取微似汗。

(5)不需啜粥。

(6)餘如桂枝法將息。

【註】

l   (1)現在的麻黃,均已泡製過,不用煮了。

l   病位在肌表,故微煮取其氣,香氣大出即取服,且為使藥力能接續,須頻飲。

l   為何麻黃湯方不須啜粥以助藥力?

n   桂枝湯證:自汗出,會造成元氣虛,喝熱稀粥再養胃氣以補衛氣。

n   麻黃湯證:為實邪,腠理密閉,未傷元氣,故不用喝粥。

l   若寒邪由呼吸入肺,凝胃氣化痰飲而成的哮喘,也是用麻黃湯。惟服湯後,並無發汗之事實,只是散肺中之寒而已。

【方義】

l   麻黃為君:性溫辛苦,開腠理以洩熱,溫手太陽之餘寒。

l   桂枝為臣:溫補因寒凝衛中的水氣。

l   炙草為佐:甘平,佐桂枝,和內而拒外。

l   杏仁為使:苦溫,使寒凝的邪水能下入膀胱

【補註】

l   孰知此湯:

n   合【桂枝湯】→名【麻桂各半湯】。

用以和太陽榮寒衛熱之證。

n   去杏仁加石膏,合【桂枝湯】→名【桂枝二越婢一湯】。

用以解太陽感寒,一身氣血瘀凝者。

n   若陽盛於內,汗出而喘,無大熱→又有【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以解散太陰肺家之邪。

n   若陰盛於內,而無汗者→又有【麻黃附子細辛、甘草湯】。

以溫散少陰腎家之寒。

n   【金匱要略】以此方,去桂枝。

n   【千金方】以此方桂枝,易桂→皆名【還魂湯】:

用以治邪在太陰,猝中暴厥,口噤氣絕,下咽奏效。

n   而皆不溫覆取汗。

邪已入肺,病初入陽明

陽明病,脈浮,無汗而喘者→發汗則愈,宜【麻黃湯】。

【註】

l   邪氣已由太陽殃及足陽明,轉入肺中,所以以麻黃湯解肺中邪之餘,仍須再加葛根清陽明之邪。

l   病理解析

n   陽明病:脈應浮大,且必自汗出,此時卻無汗,可知表仍有寒,寒邪將腠理密閉,以致汗不得出,故仍須用麻黃開腠理。

n   脈浮:表示病仍在肌表,沒有全部入堙A然而表又有寒邪,病證初起,應會間有緊脈。

n   無汗而喘:寒氣封住腠理,使汗不得宣洩以排邪,而寒邪入肺,凝肺中水氣,肺主一身之氣,肺中氣被凝為水,則無法把氣正常疏佈至全身細胞,細胞缺氧,故會喘。而既然肺中有水氣,若嗆肺而咳者,可再加厚朴,破水氣。

n   由以上解析可知,此時用藥宜【麻黃湯加葛根】。咳重者,再加厚朴。

傷寒宜汗之與否

(1)  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

(2)  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

何以知之?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

【註】

l   此條講見到脈浮緊,是為太陽傷寒,寒凝無氣潤筋所以身體疼痛,這時候宜用麻黃湯這類的藥物,以發汗法來解除病證。假如這時右尺腎脈跳得很慢,表示陰液(腎水)已不足,不可以再用發汗法,讓腎水更加消耗。因為寒氣傷榮血,必定會造成水氣凝結,而榮氣中的氣被耗掉所以會血少。

l   病理解析

n   (1)脈浮緊者,為寒傷榮,會全身疼痛,宜【麻黃湯】汗解之。

n   (2)若出現尺中遲的現象,表示腎中已有寒。由於寒則氣凝,腎氣不足以推動心臟(心包)運作,致使榮氣也不足;換句話說,就是心陽不足,其人素有心臟病。而汗為心液,榮氣既然不足,就不可再用汗法,強發心陽之汗。也可解釋成→麻黃湯會從腎中掘井發汗,然腎氣已經不足了,再取水發汗,則心臟跳動會更加遲緩,甚至停止跳動。腎水為生命泉源,若耗乾可是會死人的。

u  尺中:腎脈。

u  脈遲:寒證。

n   治法:表證傷寒、媄珛ル輕H:『麻黃湯重加人參』與『桂附地黃丸』分開服。若是榮血不足的左尺寒,而不是腎中本寒者,則可用小建中湯慢慢養心陽,溫氣以逐榮中之寒,吃個三帖,不瘥,則覆厚衣物棉被,汗出即解。

u  不可用

小建中湯:此方乃桂枝湯加減,用以發表,再加上飴糖以建中州,蓋土能剋水,故腎中本寒者不可用。

炙甘草湯:用於寒傷心陰,致脈結代、心動悸時。

ƒ麻黃湯病重用人參:用於脈結代、心動悸,於傷寒症狀極為強烈時,可重用人參護心主、補元氣,然此法並不能解決『尺中遲』。

真武湯:並無發表之功。

n   救治:若復發汗,造成腎水大耗,急以【三甲復脈湯】大劑的補水,急救之。

【補註】

l   由此條條文可知,以下數種人,不可用【麻黃湯】:

n   心臟疾病患者,不可用【麻黃湯】強發少陰之汗。

n   貧血患者若以發汗法,由於汗為心液,缺血的問題將更嚴重。

l   傷寒有陰陽兩法

n   貧血患者,宜用【炙甘草湯】補陰之法。

n   胃陽虛,造成腎水不足者,宜以【小建中湯】補陽之法。

u  此方乃桂枝湯加減,再加上飴糖→桂枝湯補衛氣,而飴糖在建中州。從源頭補充體力而滋腎水,用則可養榮血。

u  但腎中本寒者不可用,否則反使土剋水也。

不可太過發汗

陽脈微,而汗出少者,為自和也;汗出多者,為太過。

陽脈實,因發其汗,出多者,亦為太過。

太過者,為陽絕於堙A亡津液,大便因鞕也。

【註】

l   病理解析

n   陽脈微:脈浮無力而微也。→指的是『中風脈』。

n   陽脈實:脈浮有力而盛也。→指的是『傷寒脈』。

n   雖然只有有力無力之差,但治療方向就有所差別。

n   病中風者,邪在足太陽,耗衛分水氣,故應以桂枝湯化胃中水氣,來補足排邪所耗的衛氣,既然如此,桂枝湯只是加強自身的衛外之氣,好讓邪氣能順勢排出,所以然者,今只可令微汗,邪隨汗出即可,若造成大汗,則為太過。

n   病傷寒者,寒邪令腠理密閉,而體功能為了排邪,持續生熱產生能量,所以脈會浮而有力,所謂浮緊也。此時應該以麻黃開其腠理,使邪氣得以隨汗而出,所以然者,可發其汗,然今可發汗,但又不可大汗,總而言之,過與不及都不好,過之則大汗耗其津液,不及則無以解其邪。

n   如今不管是傷寒還是中風,汗出太過,必大耗其津液,津液者水氣也,此時榮衛不調,榮火勝於衛水,一來水被大耗,二來又因榮衛不調,而火旺水耗,如此一來腸胃道必乾燥,則大便必轉燥鞕也。

宜用麻黃湯之時機

脈浮者,病在表→可發汗,宜【麻黃湯】。

脈浮而數者→可發汗,宜【麻黃湯】。

【註】

l   此條講可用麻黃湯之時機,今見脈浮者,知其病在表,宜用麻黃湯開腠理,發汗以排邪。見有脈浮數者,知元氣起而排邪,以麻黃湯助其勢,將邪逐出體外。然而雖有【麻黃湯】之脈象,然亦須有麻黃湯證才可用。

【補註】

l   由此條文更深層思索,用麻黃湯有四條路徑

n   第一條路徑→脈浮者,寒傷兩太陽,毛孔俱閉,體功能未起者兼有緊脈,此時用麻黃湯。

n   第二條路徑→脈浮而數者,榮中有寒,此為寒傷兩太陽,胃氣有足夠的能量可以溫其衛氣層,其熱由陽明經入肺,再入衛氣層溫化,然榮氣層仍然有餘寒,此時用麻黃湯開腠理以洩多餘的熱量,亦溫化手太陽層的寒氣。

n   第三條路徑→承上條,胃氣生熱以抗寒,寒邪未退,但胃熱已足以造成胃氣泛化為痰,痰壅積在肺中則哮喘,用麻黃湯解手太陽與肺中之邪。

n   第四條路徑→寒邪由鼻入肺,凝肺中氣為水,嗆肺成哮喘者,亦以麻黃湯主之。

n   第四條,哮喘病四季皆可用麻黃湯,而第一第二條只有在冬天才可以用。

n   第三條當注意,跟瓜蒂散證很相似,瓜蒂散證乃為,寒邪已經完全被體功能溫化了,然胃氣生熱過剩,反大熱鬱在肺中,而熱耗胃中水氣,以致泛化為痰,痰壅阻在肺則喘者,差別在生熱的程度,與肺中是否有寒氣,臨證須當明辨。

l   按:桂枝湯證亦是病在表的脈浮,所以不可一見到脈浮就用【麻黃湯】。反之,若確為麻黃湯證,亦不死守『緊』之一字。用麻黃湯之重點在『無汗』,有汗則邪不在手太陽絕不可用。

l   為何麻黃湯的脈象會有浮緊與浮數之別?當知體功能起而抗邪,則生熱入衛氣層,脈受體熱的影響當然會由緊而變數,然而初起受寒所傷,脈被寒所凝束,故會有緊脈。由此可知並非熱病才會是數脈,傷寒亦有之,反觀看病診斷時,不應以脈象為單方向的依據,當四診合參,脈與證互相參看,勿令誤也。

表未解,脈浮弱,宜桂枝湯

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

【註】

l   此條所說外證未解,是為陽明生熱把寒滅,其餘熱留於衛中,耗其水氣,故宜以桂枝湯補其衛氣。而因元氣已耗,所以脈會變弱。

l   脈浮弱者,病從手太陽趕到足太陽,宜【桂枝湯】。

l   脈浮緊者,邪仍在手太陽,亦不宜【麻黃湯】,以前已用【麻黃湯】,腠理已開故也。

l   其脈不浮者,元氣不足也,如此則改用【再造散】,麻桂二劑均不可用,乃因復用發表,必使體更虛也。故必用攻補兼施之劑。

表解後,復感外邪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宜【桂枝湯】。

【註】

l   傷寒,已用麻黃湯發汗後,病邪已解,但過一陣子,卻又開始覺得煩躁,脈由浮緊轉為浮數。身上津液因發汗所傷,無法擋住風熱類病邪。或是熱邪已由手太陽轉屬足太陽。總而言之,病在足太陽,不堪再任用麻黃,應改以【桂枝湯】補氣驅邪。話說如此,若復見脈浮緊者,病剛好又受風寒,表示體虛,此時可與【再造散】,提升元氣以排邪,勿令邪再趁虛而入。

l   『更』:改也,言當改前法。

l   浮數:每分鐘的脈跳超過85次,且輕輕摸就感受得到。

特別案例

太陽病,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

八、九日不解,表證仍在,此當發其汗,【麻黃湯】主之。

服藥已,微除,其人發煩,目瞑;劇者,必衄。衄乃解。

所以然者,陽氣重故也,(【麻黃湯】主之)

【註】

l   寒傷榮,八、九天後還沒解決,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表示這個人體功能相當好,身上雖然有邪,但一直在肌表,沒有內陷。因為病仍在表,故以【麻黃湯】發汗。

l   藥吃了,病勢較好,但整個人卻感覺到發煩、眼睛不想張開。這是因為病久了,體功能抗寒之熱耗傷陰水,使得血轉濃、血中有熱。而汗為心液,此時再發汗,會讓熱邪傷心主。

l   熱在榮中,邪傷心主,致使人發煩。嚴重的,熱脹破微血管,就會流鼻血。當熱隨血去時,傷寒就自動好了。

l   即使是熱隨血去,也要跟著用【龍腦雞蘇丸】、【清榮湯】,或是【犀角地黃湯】,好好把血中的熱清乾淨。下次傷寒,才不會因血中有熱,而熱上加熱,更容易出血。或用草藥的【含羞草根】一兩,加肉護胃,水煎服。

【補註】

l   傷寒生衄之傳變

文字方塊: 熱隨血去,病乃解
é
重則脹破微血管
é
煩
é
汗為心液,傷心主
é
再發其汗
é
熱傷陰水,血轉濃
é
七八日不解
é
寒傷榮

l   陽氣重:陽邪兇,邪熱在血中。

l   出血曰衄:鼻衄、肌衄、咳血、腸胃出血等,皆是。

l   張兼善:『麻黃湯主之』五字,不當在陽氣重之下,豈有『衄乃解』之後,而用麻黃湯之理乎?其說甚是。況服藥已之上,病無所服何藥之文,宜將五字移於其上始合。

衄者,熱隨血去則愈

太陽病,脈浮緊,發熱,身無汗→自衄者,愈。

【註】

l   同上條,寒邪傷身,體熱滅寒,而內有餘熱,熱脹破血管,造成出血熱隨血去,則病自愈。

【補註】

l   熱隨血去則愈,故中醫稱出血為紅汗。

l   王太醫註:若當汗不汗,名曰『失汗』。失汗,則寒閉於衛,熱鬱於榮。初若不從衛分,汗出而解。久則必從榮分,衄血而愈也。

l   為何感冒就流鼻血?

n   其實是前一次感冒,邪未清除乾淨的緣故。

n   鮮紅帶暗紫的鼻血都還無所謂,但帶有白漿者,往往是腦氣下注,會出人命的!趕緊用【安宮牛黃丸】大清其熱。

n   還有一種叫『腦漏』者,也要盡快處理,其人頭額兩太陽穴痛者,令病人噙水一口,以【瓜蒂散】一字吹入鼻中,出黃水(很臭的腦汁),即愈。

脈浮緊,衄者,宜麻黃湯

傷寒,脈浮緊,不發汗,因致衄者→【麻黃湯】主之。

【註】

l   傷寒而不用汗法,終將引發出血,要在未出血前,及早用麻黃湯發汗,不要讓邪入榮中。若等到出血了,就得用【龍腦雞蘇丸】、【清榮湯】,或【犀角地黃湯】等,隨證治之。

陰陽自和者,必自癒()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若亡津液,陰陽自和者,必自愈。

【註】

l   不論中風或傷寒,若汗、吐、下,或亡血、亡津液者,後來見陰陽榮衛之氣皆平和者,表示說身體又恢復到平合康泰的狀況,沒有被誤治所傷,不必施治,都可自然痊癒。

l   雖說如此,必大傷元氣,且此條乃是指體健者而言,若體弱者經誤治,很容易成為壞病,所以診病時仍當細審明辨,切勿存僥倖的心態,若是如此遲早會鬧出人命大禍的。

陰陽自和者,必自癒()

問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

答曰:脈浮而緊,按之反芤→此為本虛,故當戰而汗出也。

      其人本虛,是以發戰。以脈浮,故當汗出而解也。

      若脈浮而數,按之不芤→此人本不虛。

      若欲自解,但汗出耳,不發戰也。

問曰:病有不戰,而汗出,解者,何也?

答曰:脈大而浮數,故知不戰,汗出而解也。

問曰:病有不戰,不汗出,而解者,何也?

答曰:其脈自微。

      此以曾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以內無津液,此陰陽自和,必自愈,

      故不戰,不汗出,而解也。

【註】

l   此條講體健者與體虛者之差異,與其面對病邪的不同反應。

l   生病時,為何顫抖發汗,會使病癒而解?今傷寒,應當脈浮緊,反摸到芤脈,表示其人平素本虛,所以身體為了排邪,則會凝聚體功能,而顫抖汗出。如果摸到的脈浮數,且按之不芤,表示體功能尚足以排邪,可知其人不虛,可自癒的,只會汗出,而不會戰汗。

l   生病時,為何不會顫抖,而汗出就可以痊癒?由脈大而浮數,可知其人體功能還算不錯,所以不需像體虛的人,以顫抖來凝聚體功能排邪。

l   那麼為何不顫抖,又不汗出,也可以痊癒?其人脈象如果很微弱的,表示之前已經用過汗吐下,或放血等等治療法,使得津液大耗,這時如果見到榮衛調和,必然會自己痊癒,所以不會顫抖汗出,也不必擔心病不會痊癒了。

l   病理解析

n   發『戰』:其人體虛,故身體為了抵抗外邪,而凝聚體功能,則會戰汗。

n   脈大而浮數:脈大表示元氣強,浮數者,元氣生熱將病邪排出之徵。

n   其脈自微:微者,弱也。表示正邪兩虛,邪氣僅剩不多,但元氣也被消耗殆盡。

n   最前面與最後面所說的病自解,一個是本身體虛藉由戰汗而自解,一個是因汗吐下,或放血等等的治療法而痊癒的,皆使身體大虛,雖然病癒,當須大補元氣,避免邪趁虛而入。

病欲解

問曰:傷寒三日,脈浮數而微,病人身涼和者,何也?

答曰:此為欲解也,解以夜半。

      脈浮而解者→濈然汗出也。

      脈數而解者→必能食。

      脈微而解者→必大汗出也。

【註】

l   同上條,並加以解釋脈浮數而微之個別差異。

l   傷寒三日,病人為何會脈浮數而微,且身熱自退?此是病將癒的徵兆,然病會在半夜時痊癒。其人脈浮的,病在表,會由汗把邪排出。其人脈數的,因排邪生熱耗元氣,會想吃東西。其人脈微的,體功能會盡最大的力量將邪排除,元氣虛腠理不固,所以會大汗出。

l   病理解析

n   解以夜半:病生於陽,則夜半癒;反之,病生於陰,則白晝癒。(參看中風篇˙體健者,何時癒())

n   脈浮:病在表,自汗則邪隨汗出。

n   脈數:陽明生熱排邪,必耗元氣,故必能食。

n   脈弱:體功能與邪氣,皆被治療法(汗吐下等)所傷,或為了排邪而元氣大耗,都會造成陽虛大汗。

【補註】

l   王太醫註

(一)  脈浮而數,按之無力→當發戰,汗出而解。以其人本虛故也。

(二)  脈浮而數,按之有力→當不發戰,但汗出而解者。以其人本不虛故也。

(三)  脈自微。曾經發汗,若汗、若下、若亡血。不發戰、不汗出而解。以其人邪正皆衰,陰陽自和故也。

(四)  傷寒三日,未經汗、吐、下、亡血也。脈浮數而微,病人熱減,身和。此謂欲解,解以夜半者。陽病,至陰時則和也。

病欲解,而仍有媯

太陽病,未解,脈陰陽俱停→必先振慄,汗出而解。

但陽脈微者→先汗出而解。

但陰脈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

【註】

l   同上條,進而分別陰、陽脈微時之差異與治則。

l   病理解析

n   脈陰陽俱停:不是脈不跳動,而是指脈變弱變小,小到不容易感覺到有脈。若脈真的停了,那是殯儀館的事了。

n   振慄汗出:戰汗。

n   陽脈:浮脈。

n   陰脈:沉脈。

n   陰脈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此時陰脈,指的是沉部裡脈,意指津液大耗,既然津液大耗,用調胃承氣湯而有攻無補,此虛人何能勘受?應以『以補代攻』之法,下之。可與【增液湯】、【益胃湯】等輩,補水潤腸。若內有熱火而難以下者,可與【增液承氣湯】攻補兼施,切勿單攻而無補,其必傷人。

n   由此推之。如不下利,欲下之者,增液輩主之。然陽脈微者,當汗出而解,若不自汗,而欲自汗者,宜【再造散】或【補中益氣湯】加減。此時不可再與麻黃桂枝輩,傷其表陽。

表病已解,虛而惡寒者

發汗,病解,反惡寒者,虛故也→【芍藥甘草附子湯】。

【註】

l   用麻黃湯發汗後,病邪已解,但反而開始惡寒者,是表陽虛,體功能下降:

n   穿暖衣即可解。

n   或用【芍藥甘草附子湯】。

l   病理解析:

n   『麻黃湯』可深入腎中,掘井發汗,常會令人虛。

【補註】

l   臨床經驗:若表陽虛以致氣血瘀凝,產生靜脈瘤、靜脈曲張、靜脈瘀血等,投以【芍藥甘草附子湯】,皆有良好的療效。

l   惡寒的種類

n   元氣虛、表陽虛:穿暖衣使其溫暖即可,或是不穿會冷穿了會熱。

n   風傷:避風即解。

n   寒傷:雖處密室,仍惡寒。

l   冬天體虛者常有的毛病:

n   天寒身冷:【芍藥甘草附子湯】。

n   手足逆冷,惡寒者:【白朮附子甘草湯】、【附子理中湯】。

n   手足逆冷嚴重:【四逆湯】。

n   怕冷諸藥不效,可與:【扶弱丸】。

【芍藥甘草附子湯】

芍藥[三錢]、甘草()[二錢]、附子(炮去皮)[二錢]

(1)以上三味,兩碗熬一碗喝,去滓,分溫三服。

【註】

l   麻黃湯可深入榮中發汗,易大耗元氣,表陽易虛;故邪解後,常會用到【芍藥甘草附子湯】,溫元氣之寒。

【方義】

l   芍藥為君:歛氣補表。

l   附子為臣:佐芍藥,溫少陰之寒。

l   甘草為佐:補虛和中。

【補註】

l 芍藥:得桂枝則發表,得附子則補表。

辨不惡寒之變證

發汗後:

(1)  惡寒者→虛故也。

(2)  不惡寒,但熱者→實也。當和胃氣,與【調胃承氣湯】。

【註】

l   (1)同上條條文。(表陽虛,穿暖衣即解,或與以芍藥附子甘草湯)

l   (2)手太陽之寒,進入足陽明,陽明生熱把寒氣給滅,而多餘的體熱由陽明經進入胃腑,使腸胃道轉實。此時胃中有熱,令胃氣和有幾種方法,不應一見胃中有熱,就用調胃承氣湯攻之,如此乃殺雞用牛刀,傷人於無形矣。

n   胃中乾,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或與【五汁飲】輩等,甘寒退熱效更佳。

n   胃中火氣更勝者,可與以【增液湯】、【益胃湯】等,滋陰補水,養水化熱。

n   若不得已,體功能太強生熱過多,造成便秘者,此時可與【增液承氣湯】,攻補兼施,畢竟治表病時,已造成津液大耗,不當再次傷害它,而單用攻法。

l   用【麻黃湯】解手太陽之寒後。

n   元氣虛者:惡寒,與【芍藥甘草附子湯】。

n   平人:一切恢復正常。

n   胃熱:足陽明體功能起而抗寒,但反應過度,手太陽之寒已解,胃熱乃實,大便秘者,與【調胃承氣湯】。

表病已解,虛而體痛者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

【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註】

l   此條是講病後,因體功能太弱,使得元氣尚未恢復,無氣潤筋,所造成的周身疼痛,此時用【桂枝新加湯】主之。

l   病理解析

n   汗後身疼:發汗表病已解,但因元氣大耗,尚未復原,氣血不能適時的供應細胞,則會身體痛。

n   脈沉遲:榮衛之氣不足,則脈中榮血流量變少,也無力將脈管往上頂,所以會出現沉遲之脈。

l   【桂枝新加湯】與【芍藥甘草附子湯】有何分別呢?

n   【桂枝新加湯】:補足衛外之氣,使榮衛平衡,氣血足以正常供應細胞,其中芍藥、甘草的劑量也較【芍藥甘草附子湯】重,以止痛。用桂枝以補其衛氣,生薑加重劑量,散其體虛寒所不能化的邪水,用人參三錢補諸虛。由此明顯可知,【桂枝新加湯】重在補衛氣,解源頭之患,而非溫經止痛。

n   【芍藥甘草附子湯】:溫心陽固表,斂氣歸經,氣不外散,寒足以溫化,則惡寒自止。其中以芍藥酸收斂氣,使氣得以內守而不外散,甘草調和胃氣,附子入少陰心腎,溫君相二火以化虛寒。由此可知重在溫經,而此湯亦有身疼痛、脈沉遲等證,何也?寒凝經脈、血虛,故也。

【補註】

l   喻昌曰:脈沉遲者,六部皆然,與尺遲大異。尺遲乃素虛,此為發汗所虛。

l   汗後必表陽虛嗎?

n   【香薷飲】:發汗排暑邪。書云:香薷最令人虛,汗後不可再用。

n   運動後容易感冒,也因流汗使得表陽虛,故也。

l   進一步思考:若僅『身疼痛,脈沉遲』?

    透過問診,若病人說

n   服過中藥:若是麻黃湯發汗所留下的尾巴,用【桂枝新加湯】。

n   服過西藥:那就是寒上加寒,引邪入埵茼赤滲g狀。

u  附子湯:病在足少陰經脈,或寒直入腎。

u  附子理中湯:寒在胃中。

【桂枝新加湯】

桂枝[一錢]、芍藥[四錢]、甘草[兩錢]、人參[三錢]、生薑()[四錢]

大棗()三枚

(1)上六味以水兩碗煎一碗,去滓。

(2)分溫服,如桂枝法。

【註】

l   此方:即【桂枝湯】,倍芍藥、生薑,加人參也。

【方義】

l   桂枝湯:補汗後表陽虛寒,調和榮衛。

l   加人參:補諸虛也。

l   倍芍藥:為中醫的止痛藥。

l   倍生薑:溫散寒水之氣。

【補註】

l   中醫常用的止痛藥

n   芍藥、甘草:止腹中痛、周身肌肉痛,止結石痛亦良。

n   片子薑黃、海桐皮:止濕阻經竅之痛,有疏經通脈之功。

表病仍在,當發汗,不可下

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衛,寒則傷榮。

榮衛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而不可下也。

【註】

l   此條乃治病準則,再次強調病在表時,當汗不當下,若下之則易成壞病矣。

l   由脈浮緊我們可得知,是為傷寒傷人的表徵,然風傷衛,寒傷榮故,榮衛皆傷,榮衛中氣血被寒所耗,致使氣血不足以潤筋,會全身骨節煩痛,這時當知要以發汗法,來排表邪,而不可用下法,使邪氣內陷。

l   進一步思考:脈浮則為風,脈緊則為寒,所說如此,然脈浮亦有病在表之義,若是風寒兩傷造成煩躁不安,此為大青龍湯證,若脈浮只在表者,則有可能是麻黃湯等證,由此可見,臨證時不可墨守成規,當變通,不要被條文綁死,多方思考,才可用藥明確而無誤也。

汗下後,內外俱虛()

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脈微細。所以然者,以內外俱虛故也。

【註】

l   若不好好遵守上一條的治病原則,且下後復發汗者,身體元氣大虛,會發陣陣的冷顫,脈十分的微細,由此可知表堶捄磥]。

l   再次提醒,若有表病者,當先解表,而後有媄狺~可下之,然不可下而下,下後又復發其汗,不僅引邪入堙A且發表汗又傷表陽,此時若邪已因汗下而退者,當大補其元氣兼固表陽,免得邪因虛而復入。

汗下後,內外俱虛()

太陽病,先下,而不愈,因復發汗:以此表堶捄瞗A其人因致冒。

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

得堨憬M,然後復下之。

【註】

l   同上條,太陽表病當汗不汗,反先下之,此病不會因此而癒,然又復發其汗,這時造成內外兩虛,腎水無以正常上滋巔頂,則會頭暈昏眩。如果昏冒,且見自汗出,表示雖然元氣因誤治而轉虛,但也因此把邪氣一併排出體外,榮衛平和,則有機會可以自己痊癒。然而這是因為表病已經解除了,此時仍然見到媄狴撓悎氶A應當以【五汁飲】、【增液湯】、【益胃湯】等輩,補水以祛其餘熱,則可解也。

l   吳謙註解:『得堨憬M,然後下之→宜【調胃承氣湯】。由此推之,得表未和,然後汗之→當以【桂枝湯】和之,自在言外矣。』此註解當改之,何也?既然患者都因汗下而表堶捄瞗A今見埵鳥l邪,不當見埵釣葩N用調胃承氣湯攻之,補都唯恐不及了,哪能如此妄攻呢!所以當以增液輩等,以補代洩之法。再來看看表未和,然後汗之,此句言以【桂枝湯】解表?此時表堣j虛了,雖表未解,不應再與【桂枝湯】,桂枝湯乃補衛外之氣,然衛外之氣當由胃產生胃氣以供應之,今表堣j虛,如源頭缺水,供應由何而來?用之,則治其標也。若要治本,當與【六神散】養脾胃亦散外邪,源頭(脾胃)修補好了,才有源源不絕的體功能與外邪相抗。

【六神散】

人參[二錢]、白朮(土炒)[二錢]、茯苓[二錢]、甘草[一錢]、山藥[二錢]、扁豆[二錢]、生薑[三片]、大棗[二枚]

(1)上八味,以水三碗兼一碗。溫服。

【註】

l   此方乃四君子湯之加減。

l   此方治表堶捄瞗A元氣不足,而表證去又發熱者。

l   世醫到此,盡不能曉,或再用涼藥,或再解表,或謂不治。此表堶捄瞗A氣不歸元,而陽浮于外,所以再熱,非熱證也,宜用此湯加粳米煎,和其胃氣,則收陽歸內,而身涼矣。熱甚者,加升麻、知母,名曰銀白湯。

【方義】

l   人參甘溫:大補元氣。

l   白朮苦溫:燥脾補氣。

l   茯苓甘淡:滲濕泄熱。

l   甘草甘平:和中益土。

l   山藥、扁豆:理脾而強胃。

汗下後之變證()---元氣大傷,胃中虛寒

下之後,復發汗:

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微,身無大熱者。

【乾薑附子湯】主之。

【註】

l   下之又發汗,胃中轉虛,使得白天煩躁且睡不著,晚上便顯得沉靜好眠。不會嘔逆、口渴或發燒,也沒有表病的症候,而脈象微小且沉,此時【乾薑附子湯】主之。

l   病理解析:

n   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此為孤陽在外,陰盛格陽的假陽證前兆,尚未格陽,陽與陰當和,然實為陰盛,所以白天會煩躁不眠,而夜晚顯得平靜不煩。此處是初起陰盛格陽,較輕,陽仍可歸陰,若重則會食不得入,便不得出,此是會死人的。莫視小病而不治,等變壞病才來跳腳,那神仙也難救矣。

n   不嘔、不渴、無表症、身無大熱:由此可知表堥S有任何病邪,只是因汗下所造成的體虛而已。

n   脈沉微:體虛,氣不足則脈沉而微小。

n   如此胃中虛寒,故用乾薑附子溫中散寒即可,若可再加灸中脘,則其效更佳也。

【補註】

l   吳謙註解:以【乾薑附子湯】→助陽以配陰。蓋以陰雖盛,而未相格;陽氣微,而不得依附也。

【乾薑附子湯】

乾薑[三錢]、附子(去皮,生用)[五錢]

(1)上二味,以水三碗,煮取一碗,去滓。

(2)頓服。

【註】

l   此方主治胃中虛冷。

【方義】

l   乾薑辛溫:溫胃除寒。

l   附子大熱:回陽益衛,壯真火而逐虛寒。

汗下後之變證()---元氣大傷,陰盛格陽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

【註】

l   此同上條,言先汗後下,而下之太過所造成的病變。

l   病理解析

n   發汗後,又過用下法,會造成內外兩虛,而外無陽內有寒的陰盛格陽。此時身體為了要把仍不解的邪氣排出,會產生代償性體功能,故會煩躁不安。

n   內有寒故以【四逆湯】溫之,用茯苓利寒凝的邪水。

【補註】

l   吳謙註解()

當以【四逆湯】→壯陽勝陰。

更加茯苓→以抑陰邪。

ƒ佐人參→以扶正氣。

l   吳謙註解()

【大青龍】證,不汗出之煩躁→乃未經汗下之煩躁,屬實。

此條病不解之煩躁→乃汗下後之煩躁,屬虛。

ƒ然脈之浮緊,沉微,自當別之。

恐誤其人,故諄諄言之也。

【茯苓四逆湯】

茯苓[六錢]、人參[一錢]、甘草()[二錢]、乾薑[三錢]

附子(生用,去皮)[三錢]

(1)上五味,以水三碗,煮取一碗,去滓。

(2)溫服,頻飲,以令藥力接續。

【註】

l   主治利胃中水濕,兼溫其寒。

【方義】

l   茯苓為君:感太和之氣化,伐水邪而不傷陽。

l   四逆為臣:散水濕而溫脾胃。

l   人參為佐:生氣於烏有之鄉,通血脈於欲絕之際。

【補註】